理財

【專欄】藍馳創投&普華永道:新形勢下的稅務新挑戰,創業公司如何應對?

【獵雲網北京】5月16日報道

減稅降費措施實施以來, 2018年中央稅收增速由前4個月的16.8%回落到後8個月的5.2%[1] ,全年共減免稅收約1.3萬億元[2]。

2019年一季度,全國稅收收入增速6.1%,比去年同期增速回落11.7個百分點,全國累計新增減稅3411億元[3]。 2019年4月1日,新一輪深化增值稅改革措施實施,預計2019年全年計劃減稅近2萬億元[4]。

與此同時,財政支出屢創新高。

2018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達到220906億元,同比增長8.7%[5]。2019年一季度,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8629億元,同比更是增長15%[6]。

近日,藍馳創投聯合普華永道基金投後管理稅務團隊,就近期稅務趨勢和熱點進行了線下交流。我們著重討論了:

減稅降費大背景下,財政收入增速放緩,財政支出卻不斷增速,敞口將由誰來承擔?

傳統稅務的“放管服”職能中,“管”必將成為重中之重,稅收稽查力度是否將不斷加大?

面對稅務籌劃的複雜程度不斷升級,創業公司該如何做好應對?

我們希望這次交流能為初創企業的創始人提供一些思路。

分享者介紹

以下為部分內容的節選,如涉及到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請以相關監管部門的正式檔案或意見為準。

近期稅務熱點分享,個稅改革+CRS = ?

2018年,中國承諾進行首批“統一報告標準”(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簡稱CRS)下金融賬戶涉稅資訊交換的時間節點。同年9月,內地完成首次與香港的資訊交換。

2019年,新個稅法實施。除了新個人所得專案體系和新綜合扣除機制等各項變革外,還新增了獨立交易原則、受控(個人)外國企業規則和一般反避稅條款等反避稅規則。

這對於海外架構的創始人而言意味著什麼?

以常見的紅籌架構下創始人境外股權結構為例,此前中國稅務機關一方面較難掌握相關資訊,另一方面缺乏法律依據進行有效稅收徵管。CRS拓寬了中國稅務機關掌握高淨值人士海外金融資產資訊的路徑,而個稅反避稅規則則為中國稅務機關加強針對高收入高淨值個人及其涉及的境內外交易及架構安排的稅收監管提供了法律基礎。

涉稅資訊透明化的不斷增強是國際稅務發展的趨勢。創始人在搭建境外安排或實時審視現有安排時,需要對與境外資產及其相關的所得來源和組成、個人的身份(如是否是中國稅收居民)等進行深度剖析,準確識別關鍵風險點,評估稅務風險,進而合理籌劃以提高稅務有效性。

OECD實質性活動要求,離岸架構是否會被撼動?

最近在歐盟和經合組織不斷施壓下,不少避稅天堂,包括英屬維京群島和開曼群島,已經完成了關於實質性活動要求的國內立法。

根據相關法規,如不滿足相關實質性活動要求,註冊在避稅天堂的相關實體將會面臨懲罰性措施(如罰款、登出登記),或低稅國政府將企業資訊自動交換至企業的直接控股公司、最終控股母公司和最終受益人所在地的主管稅務局。

目前各低稅國家(地區)的法規對純控股公司(紅籌架構下常見的特殊目的公司)的實質性活動要求尚算寬鬆。以開曼為例,通過其註冊代理人提供的一站式服務目前來看即可滿足相關要求;相比較而言,對於其他地域流動性活動,如公司總部、智慧財產權持有、分銷中心、服務中心、融資等,法律要求企業應在開曼當地從事核心收入創造活動,有實體辦公地點/經營場所/儀器裝置,有足夠且合格的員工,併發生足額的營業支出。

非日常稅務重要事項,創業公司的應對之道

創業公司在發展壯大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經歷某些重大事項,如公司架構重組、公司扭虧為盈、創始人退出等等,與這些重大變革相伴,往往存在需要特別關注的稅務事項。

分享的主軸圍繞一家虛構的獨角獸企業集團——紫月集團展開:

它是一家有著典型小紅籌架構的TMT獨角獸企業,計劃在美國上市,有顯著的研發職能。目前處於B+輪融資,估值10億美金。

架構上,紫月集團最上層是一個持股平臺,名為紫月開曼,即未來上市主體,創始人股東及投資人通過各自的設立在英屬維京群島的特殊目的實體持有紫月開曼的股份。紫月開曼的下面是一個註冊在香港的控股中間層公司,名為紫月香港,紫月香港持有兩個中國境內外商投資企業,兩個外商投資企業通過協議控制的方式,控制兩個內資企業的實際運營。

紫月集團架構偶發事件一:某創始人退股假設某創始人因為自身原因退出公司,對於這個退出的創始人而言是否有稅務影響?

從結構上看,對於這個創始人,不同的退出方法可能會涉及不同的中國稅務考慮。比如如果該創始人通過其控股的BVI公司轉讓紫月開曼的股權,則該轉讓可能屬於間接轉讓中國居民企業的交易,這部分交易涉及的轉讓所得可能涉及10%中國企業所得稅。

除此以外,這裡需要引起額外關注的是,BVI本身收到這部分轉讓收益之後,是否會被認定為中國受控居民企業甚至是中國稅務居民企業,在目前的稅務環境下這將會非常關鍵,直接會影響這一退股交易是否會產生額外的中國個人所得稅的影響。

小編提醒:

上述股權交易在最壞的情況下,對於該退出的創始人來說最終需要承擔的實際稅負率可能會高達40%!而從以往案例來看,退出的創始人與公司協商的退出價格都是到手價,換句話說,這部分他應該承擔的稅務成本,最後都有可能轉嫁給公司來承擔。

在該類紅籌結構下,創業公司在提高稅法遵從程度的情況下,積極探索在現在的稅務徵管環境下結構優化的可能性。

偶發事件二:境內股權重組紫月集團處於成長期時,因為S市給予了非常慷慨的總部經濟政策。紫月集團管理層研究決定,將大部分的業務遷移至S市,同時也計劃把國內的公司全部轉移到S市下面的子公司去。看上去是左手倒右手的交易,但有沒有中國稅務的影響?

原則上來說,所有涉及中國境內公司的股權重組,都是應稅交易。交易價格都應該根據被轉讓的公司股權的公允價值來確定。但這種左手倒右手的交易,是有機會按照不徵稅的特殊稅務處理。

小編提醒:

曾有企業在做類似重組交易的時候,理論上是滿足不徵稅條件的,但因為沒有和稅務機關協調溝通好,導致重組交易受阻。實踐中,與稅務機關的充分溝通尤為關鍵。

偶發事件三:企業盈利時稅務優惠的探索紫月集團已經進入了盈利期。而且在消化了前期各個運營實體的歷史虧損後,整體有效稅負率已經略高於25%。管理層也在考慮是否要適當做一些稅務籌劃降低有效稅負。

原則上來講,稅務籌劃不是一個獨立的體系,它的選擇和運用一定要和企業本身業務相結合。有一些處於節稅目的而牽強上馬的稅收籌劃專案,往往先天不足,不但整個籌劃方案難以落地,就算勉強維繫,則存在顯著稅務瑕疵,絕不可取。所以稅務籌劃一定要以業務為基礎,量身定製。

小編提醒:

在稅務優惠政策的選擇上,一般而言:有地域性稅務優惠及行業性稅務優惠兩種。

地域性上,最近大熱的大灣區,如前海,橫琴等地有稅率優惠。這些地區的特點是政策連續性較好且能穩定執行。

行業類稅務優惠中,有研發職能的企業可以考慮高新技術企業。高新技術企業一般由多個部門聯合審定,包括科委和稅務局等,重點關注企業的研發費用、高新技術產品銷售收入、研發人員等指標。企業為維持資質需要每年都有合格的研發費用投入,對企業是一項較大的挑戰。當然,這也是稅務優惠籌劃的關鍵。

關於稅收優惠,用稅務專業術語來說,需要企業在結合業務價值鏈驅動因素做好轉移定價,即用一種合理的方法將利潤更多地留存在具有匹配職能的公司中。

比如,紫月集團內公司A沒有享受稅收優惠,而B公司享受稅收優惠,則A公司以收入的一個百分比向B公司支付特權使用費。這樣操作是否稅務合規的關鍵因素在於,公司B是不是具備與之取得的收入相匹配的職能,以及承擔相應的風險。如果公司B承擔的職能和風險很少,但又獲得了絕大部分的利潤,就存在稅務風險。

創業公司的稅務管理,應在創始人層面得到重視

確定目標 – 在行動前考慮清楚目標,因為小的差異會在執行層面被放大,並且在執行過程中也會涉及風險甚至導致衝突。

周密規劃 – 對公司目前稅務申報管控體系、稅務合規性理念、財稅人員配置、稅務優惠適用性、稅務稽查應對機制等方面進行周密評估規劃,進行鍼對性方案設計和可行性研究,定性定量充分評估,再供決策。

比如,需瞭解稅務稽查的方法以做雙隨機為主,即抽取隨機的企業、行業做稽查;常用的分析方法包括:稅負分析法、控制分析法、發票比例綜合分析法、現金流分析法、合理性分析法等。

團隊配合 – 各種大規模稅務管控專案構建和落地時將涉及許多團隊,包括會計、財務、稅務和法律等團隊。來自高層的有效領導在此過程中必不可少。

知識傳遞 –定期組織相關研討和分享會,幫助在某一事項落地之後,相應的稅務特效能夠得到維護。

【備註】:

[1]資料來源:國家稅務總局釋出的《開啟高質量推進新時代稅收現代化新徵程——全國稅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

[2]資料來源:新華網釋出的《國新辦就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的具體舉措舉行新聞釋出會》,http://www.xinhuanet.com/talking/20190115z/index.htm

[3]資料來源:新華社釋出的《3411億元!一季度全國減稅“成績單”出爐》,http://www.gov.cn/xinwen/2019/04/23/content_5385520.htm

[4]資料來源:新華社釋出的《一季度稅收收入增速回落 減稅效應顯現為經濟加動能》,

[5]資料來源:財政部發布的《2018年財政收支情況》,

[6]資料來源:財政部發布的《2019年一季度財政收支情》,http://www.gov.cn/xinwen/2019/04/16/content_5383536.htm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