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癌症防治”與“防火防盜防壞人”】

最近陸陸續續地聽完了浙江大學生命學院王立銘教授的13場講座——《眾病之王的解決方案(解決頂級難題的整體策略)》,介紹到目前為止人類應對癌症的預防與治療方法和已取得的成果。

聽完了之後若有所思,將其主要內容簡要複述如下(並不全面準確,感興趣的可以自己去得到App上聽原始講座):

(1)癌細胞不是從天而降的,而是由人體自己產生的,人體細胞在分裂過程中,總會產生極少量的癌細胞。

所以我們雖然可以殺死特定的癌細胞,但舊的死去,講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產生,不可能從源頭上徹底停止“生產”癌細胞。

(2)癌細胞其實是細胞在分裂過程中“出錯”而出現的,是一種失去了控制的細胞,它們搶佔大量的營養物質,瘋狂地進行自我繁殖和擴散,讓大量正常的細胞無法存活,讓各種器官失去作用,最後導致整個機體的死亡。

(3)癌細胞的出現,其實可以看成是“基因變異”的一種表現形式,而“基因變異”,正是生命演化的關鍵。如果沒有“基因變異”,其實這世界上也不會有人這種生物的出現。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癌似乎就沒那麼可怕了

人們應付癌症的手段也是與時俱進的,主要有兩種法子:

最簡單的思路,就是先想辦法識別出它們,將癌細胞與正常細胞區分開來,然後研製藥物,或採用各種外部手段,“精準殺死”癌細胞。在這個研究方向上,科學家們正在不斷地搜尋,力圖找到能更精準地識別癌細胞的方法,設計出更精巧的“導彈”,裝載有效藥物對癌細胞進行定點清除。

更有效的方法,是想法“標識”出癌細胞,然後“啟用”人體的免疫系統,讓人體的免疫系統自己去消滅它們。

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癌細胞也在不斷地尋找更好的偽裝方式,通過變異獲取更強的生存能力。

這是一場“生存之戰”,其實癌細胞也是在為自己的生存而戰鬥,站在“癌細胞”的立場上,這行動沒毛病。

這場戰爭,持續人的終生。

如果人因癌症而死亡,就是癌細胞取得了決定性的優勢,不過宿主(人)死了,癌細胞也隨之完蛋,這就是遊戲最後的結局。

所以,這場遊戲,沒有贏家。

如果將人體比作人類社會,將癌細胞對應到現實生活中的小人、壞人、惡人,就發現兩者之間實在是太相像了。

小人、壞人、惡人和癌細胞類似,都是極度自私自利,所有的一切行動都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哪怕這種行為會導致整體的崩潰,也在所不惜,即所謂“在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此話據說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講的)。

小人、壞人、惡人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其高階階段是學會了“偽裝”,以“正人君子”的面目出現,表面上“仁義道德”,背地裡其實在一刻不停地追逐個人私利,沽名釣譽,虛名和實利都要佔全。

擺在明面上的自私自利行為,僅是初級階段的小人、壞人、惡人,而渾身光環的“偽君子”,才是高階的小人、壞人和惡人,最難對付。

偽君子通常心理素質“超強”,如果對其僅僅進行道德譴責,往往軟弱無力,他們根本就不會在乎。

偽君子通常很聰明,他們行走於“灰色地帶”,遊走於法律和規章制度的邊緣,如泥鰍一樣滑不溜手,並且是推卸責任的高手,一般擁有高超的語言藝術,偷換概念、轉移話題、指鹿為馬、以細節否定整體、綁架他人或群體等技巧用得溜熟,兩面三刀,媚上欺下,但在不知實情的旁人看來,其形象又顯得很光鮮正面。

借鑑治癌的思路,對於最難對付的“偽君子”,第一就是要揭開他的“偽裝”,之後,他就因為騙不了人而功力大減,被強制降級為初級階段,現在就好對付多了。但要真正幹翻他,必須能找到其致命弱點並拿到實錘,比如從政的貪汙腐敗,經商的偷稅漏稅官商勾結構建利益共同體,搞科研的抄襲造假騙取國家科研經費,……,這時,“社會的免疫系統”(比如紀委、法院等)就能啟動,對其進行“精準手術”,“定點清除”。

真正厲害的偽君子,是有節制的,他撈歸撈,但不過線,對於這種懂得利用現有體制獲取個人的最大利益的聰明人,除非他自己貪念膨脹到過了度,利令智昏自尋死路,他們通常是人生贏家。

正如癌細胞的產生是生命過程的必然現象,人類社會中的“好人”和“壞人”也是長期共存並相互衝突和爭鬥的。

其實人類社會更復雜,現實生活中的“好”和“壞”之間的界限往往是模糊的甚至是相對的,中間有很大的灰色區域,而且還可以相互轉換。

社會是極其複雜的,正如老話所言: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過不了良心這關,就當不了小人、惡人和偽君子,當個有底線的普通人,也挺好的,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但不管怎樣,千萬別當“小白兔”,這世上喜歡吃“小白兔”的“大灰狼”,太多了。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