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真實世界資料首次用於FDA用藥批准,RWE能否成為醫藥資訊化的新浪潮?

2019年4月4日,FDA基於真實世界資料(RWD, real world data)批准了輝瑞的愛博新(Ibrance)一項新適應症:與芳香化酶抑制劑或氟維司群(fulvestrant)聯合,可用於治療患有HR +、HER2-轉移性乳腺癌的男性患者。

FDA此次批准主要基於美國電子健康記錄資料,以及IQVIA保險資料庫、腫瘤大資料公司Flatiron的乳腺癌資料庫、輝瑞全球安全性資料庫收錄的Ibrance上市後在真實世界的男性患者的用藥資料,而非臨床試驗或臨床表現評價。

通常來說,FDA對藥物的審批是基於其開放性Ⅲ期臨床試驗,但對病例非常少見且療效相當顯著的藥物,也可以單臂試驗作為審評依據,即使是生物類似藥的審批,也需要嚴格的等效臨床表現評價。這是FDA首次基於真實世界資料審批的藥物適應症,顛覆了我們對傳統藥物審評的認知。

但此次批准並非毫無預兆。2016年,美國國會通過了《21世紀治癒法案》,法案明確了FDA可以在合適情況下使用真實世界資料,作為醫療器械及藥品上市後研究及新適應證開發的審批證據。一時間,真實世界研究(RWS, real world study)立刻引爆了熱點,成為製藥巨頭領域拓展的重要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FDA聘任臨床資料整合公司Flatiron Health的CMO Amy Abernethy擔任首席副專員,FDA前任局長Scott Gottlieb表示,“Abernethy擁有真實世界證據應用和高效、創新的臨床試驗的豐富經驗,這將有助於FDA改善臨床藥物的審評政策,加速審評程序。”時隔三年,真實世界資料最終成功應用於FDA的藥物審評,這是真實世界研究在藥物審批領域的里程碑。

那麼,真實世界資料是什麼,除了藥物新適應症審評,還有怎樣的應用前景,市場空間有多大,製藥企業如何在這個賽道佈局?在本文中,動脈新醫藥將對真實世界研究(RWS)賽道進行掃描盤點,文章主要內容有:

1、RWS是醫藥資訊化的新趨勢,應用前景可期

2、不同角度切入的RWE行業玩家,商業模式各有千秋

3、剛剛起步的國內RWS行業,發展潛力巨大

RWS是醫藥資訊化的新趨勢,應用前景可期

提及真實世界研究,首先要區分RWS、RWE、RWD 這幾個常見概念。RWD不是在實驗環境中收集的包括隨機對照試驗(RCT)在內的資料,而是一種觀察資料,通過多種途徑獲得的,與患者調查、臨床試驗和觀察性佇列研究等患者健康狀態和醫療行為相關的資料。

資料來源包括電子健康檔案、醫療索賠資料、醫療產品或疾病登記資料庫、家用及移動裝置收集的患者資訊等。RWD的目標是生成RWE。

RWS行業中另一個常見的詞彙是真實世界證據(RWE)。真實世界資料不等同於真實世界證據。FDA對真實世界證據的定義為,通過對真實世界資料進行分析,獲得的醫療產品在實際用途、潛在用途或風險的臨床證據。嚴格的說,只有真實世界證據才能作為臨床相關審評的證據。

RWS是對臨床常規產生RWD的進行系統性收集並進行分析的研究,隨機對照臨床試驗( RCT)則是最高級別的循證證據,經常作為藥品審批上市、臨床診療指南/共識更新的證據。RWS與 RCT並非對立,而是互補的。

圖片來自《真實世界研究指南》

事實上,從2015年開始,國際陸續頒佈了RWS行業的相關指南,包括Good Pharmacoepidemiology Practice (GPP), ISPOR RWD 指南, US FDA Device RWD指南等,逐步定義了RWS行業的相關概念,提出了RWE的資料要求、RWE的應用場景等。

資料來源:《真實世界研究指南》、動脈網整理

在明確RWS的應用方向的基礎上,RWS應用也逐漸明晰。在商業領域,RWS主要有三類應用:

1、探索新的適用人群,近期Ibrance獲FDA審批,用於男性乳腺癌治療,是RWS此類應用的具體表現;

2、探索新的適用劑量,藥物的固定劑量通常是基於I期研究的劑量爬坡實驗,即達到預設頻率的劑量耐受性毒性(Dosage limited Toxicity),但I期研究的樣本量過小,藥物劑量受人種、年齡、性別等因素往往有所不同,而RWS可通過海量的診療資料,探索出最有效獲益區間的使用劑量;

3、探索藥物使用週期,補充藥物臨床資料,對於免疫療法,RCT只能證實療法是否有效,難以確定機體產生免疫記憶的時間,而RWS則可以通過累積的不同治療時間的療效去尋找合適的治療時間,此外,RWS還可以用於積累腫瘤患者的長期生存資料,探索腫瘤療法的患者5年、10年生存率;

在臨床研究領域,RWS也能產生對科學及臨床有意義的見解,近日,在一項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上的最新研究中,來自美國臨床大資料公司Flatiron Health和基因組大資料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的研究人員利用大型臨床基因組學資料庫,證實了以前已知的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基因組學特徵與臨床結果的聯絡,並證明了利用病人日常護理過程中獲得的真實世界臨床基因組資料,加強對新型疾病相關生物標誌物的理解。

RWS發展正當時,製藥巨頭積極佈局

自《21世紀治療法案》頒佈以來,製藥巨頭也紛紛追趕RWS的風口。2018年2月,羅氏以19億美元收購了Flatiron Health,6月,羅氏再添大宗收購,以24億美元收購了Foundation medicine。

Flatiron Health專注於開發臨床資料平臺,將社群腫瘤學家、學者、醫院、生命科學研究人員和監管機構的患者資料連線共享,並利用這些現實資料設計臨床試驗以及前瞻性研究。

而Foundation medicine致力於建立癌症患者基因組資料庫,並與已知的靶向治療、免疫療法和臨床試驗相匹配,利用這些資料幫助設計臨床試驗、新藥研發以及制定個性化治療方案。其FoundationCore™世界最大的癌症基因組資料庫之一,擁有超過20萬個匿名癌症患者基因組資料。

僅在2018年,羅氏就斥巨資收購了兩家腫瘤大資料公司,臨床資料與基因組資料的的整合也讓羅氏在切入RWS有了堅實的後盾。除羅氏以外,百時美施貴寶、賽諾菲等製藥巨頭也把RWS納入戰略規劃。

2019年2月,賽諾菲參投開發真實世界證據(RWE)平臺及其結果分析的Aetion的B輪融資,此前,賽諾菲將RWE納入戰略規劃,並設立了RWE專案(RWE&CO)。賽諾菲的RWD平臺擁有全球3億患者的資料,覆蓋318個疾病領域,完成了40多個RWE專案。

2018年計劃在超過11個治療區域增加209個專案。賽諾菲的副總裁Juhaeri Juhaeri表示:“RWE將有力推動賽諾菲最大程度利用患者臨床資料價值,擁有彌合臨床開發和患者護理之前差距的巨大潛力。”

2019年3月,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和Concerto HealthAI宣佈合作,將在臨床試驗設計中使用RWD和AI技術。BMS還與羅氏的Flatiron Health合作,為其藥物審批、申報建立真實世界的資料標準。

當然,製藥巨頭紛紛佈局RWS賽道,一方面是用於正在開發藥物的臨床試驗設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解決藥物上市後,醫療保險支付方和PBM的成本問題,例如,賽諾菲和諾沃( Novo)等糖尿病製藥商一直面臨PBM定價和談判的壓力,因而轉向RWE,宣傳其產品的未來潛力。

不同角度切入的RWE行業玩家,商業模式各有千秋

RWS行業雖然起步較晚,但仍有許多海外企業發現其未來潛力。總的來看,RWS賽道的企業分為兩類,一類自建臨床、基因組等資料庫,並利用資料庫提供RWE服務;另一類聚焦在資料分析、提供醫療保健解決方案。

海外RWS企業一覽表

這裡以Tempus和Cota healthcare為例,瞭解RWS公司的業務模式和發展方向。

Tempus

Tempus成立於2015年,通過向醫院、腫瘤學家、癌症中心等提供廉價的基因測序、資料結構化、病理影象分析和生物建模服務,自建腫瘤基因組學+臨床資料庫。到2019年,Tempus已經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癌症資料庫之一,擁有將近1/3的美國癌症資料庫。

Tempus的業務模式也得到了投資者和合作夥伴的認可,短短三年時間,Tempus就獲得3.2億元融資,估值超20億美元,躋身獨角獸之列;此外,在與Flatiron和IQVIA的競爭中獲勝,Tempus與CancerLinQ(美國腫瘤學會的子公司,FDA的腫瘤臨床資料庫合作伙伴)達成合作,為FDA提供癌症RWD。

Cota healthcare

Cota healthcare成立於2011年,致力於為醫療服務提供商、生命科學公司、保險公司提供資料和技術解決方案。Cota主要提供兩類服務:1、RWD分析及提供解決方案,其CNS系統使用簡要的數字程式碼,根據基因組分析、腫瘤型別等資訊對患者和疾病資訊精確分類,從而分析、視覺化RWD;2、結構化臨床資料,Cota直接面向客戶,將不準確、不完整的非結構化轉化為精確的資料。

小結

不難發現,Tempus和Cota healthcare的創業思路有某種驚人的相似,都基於同樣的前提,即癌症患者的治療方案並沒有合理、準確的資料支撐,尤其是並沒有充分利用相似患者的RWD。

但兩者的商業模式也存在重要差異,例如,Cota認為,醫療服務提供方和支付方(主要是保險公司)具有改善患者治療結果的動力,因此,他們願意為此付費;相比之下,Tempus的模式更多的建立在Google的模型,即提供廉價的服務,以此收集建立海量資料庫,最後利用資料庫實現價值商業化。

無論是直接面向醫院、藥企、保險公司提供RWD分析服務,還是通過資料商業化服務,都是RWS的未來頗具潛力的發展方向。

剛剛起步的國內RWS行業,發展潛力巨大

反觀國內,RWS行業才剛剛起步。2018年8月,在第八屆中國腫瘤學臨床試驗發展論壇上,吳階平醫學基金會和中國胸部腫瘤研究協作組(CTONG)攜手釋出了《2018年中國真實世界研究指南》,這是中國首個RWS指南。

近日,Nature釋出了北京協和醫院的RWS報告。報告詳細描述了2015年8月1日到2018年1月1日在北京協和醫院接受PD-1免疫治療的晚期肺癌患者資料,這是我國有關免疫治療的RWS的首篇報告。這兩件重大事件,也標誌著我國開始踏入RWS新領域。

國內的RWS賽道上,也有公司開始著手佈局。生命奇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級腫瘤臨床研究中心天津腫瘤醫院合作,共同建設了全國首家“腫瘤精準醫學大資料中心”,並在2016年年底推出了國內第一款商業化精準醫學大資料平臺VitArk。

VitArk利用成熟的高通量NGS測序體系結合自主研發的基因panel及解讀庫,測量患者的基因組變異和轉錄組表達水平,併為醫生解讀其臨床意義。

生命奇點國內領先的醫學文字NLP技術團隊,則可以準確高效地進行語義理解和後結構化資訊提取,將大段文字轉化成直接可進行統計和分析的變數。支援處理臨床數十億條記錄、數千億資料項的海量資料。

通過將結構化的臨床資料和豐富的分子資料相結合,生命奇點為臨床研究提供高質量的真實世界資料,以及資料驅動的循證醫學證據產生、療法和療效評估、不良反應分析、診療指南和文獻庫查詢、臨床決策支援等多種業務。

並通過強大、便捷的資料視覺化工具和資料探索分析工具,構建基於AI技術的學習型醫療體系,為醫療機構的臨床研究、臨床決策支援、運營管理等各方面提供有價值的RWE。

生命奇點VitArk醫療大資料平臺

利用真實世界資料研究,生命奇點和醫院合作開展了幾十項研究者發起的臨床科研合作(IIT),並已產出多篇高影響因子論文。範圍涵蓋心血管疾病、慢性腎病、呼吸系統疾病、實體瘤、淋巴瘤、急診、重症、藥學、護理等多個領域。

例如,在一個多中心、長時間的回顧性佇列研究中,生命奇點和醫院的科研團隊發現,對於接受手術切除的早期腎癌患者,利用病理蠟塊檢測特定基因突變,結合實驗室檢驗結果,可以準確地識別術後一年內即復發或轉移的患者。

這些患者如果進行密切監測並在復發轉移後得到及時干預,其5年生存率可以達到93%。但未及時干預的患者的5年生存率僅為52%。

又如,利用迴圈神經網路對重症監護室的波形資料的分析,生命奇點和醫院的科研團隊建立了一套準確預測患者病情是否適宜轉出的模型,可以將重症監護室的利用率提高超過20%,同時減少5%的死亡率和48小時再入率。

腫瘤是影響國民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也是全世界持續努力希望攻克的難題。生命奇點精準醫學大資料平臺的建設有望更好地支援各種腫瘤相關的研究和臨床轉化以及臨床決策,加強臨床資訊與分子生物學、基因組學等多學科的融合,幫助臨床專業人員發現疾病背後的祕密,探索RWE,提高臨床醫學研究效率,推進個性化精準醫療的實現。

生命奇點創始人劉立宇表示:“我們將持續探索,不斷積累資料治理的經驗和教訓,探索國內醫療大資料治理的先行之路,為行業貢獻自己的經驗。唯有資料治理紮實深入,醫療大資料的應用和AI的應用才可能真正落地。”

國內RWS行業還在探索階段,但行業前景十分廣闊,一方面,國內的臨床資料收集相對國外較為容易,並湧現出了許多基因組和醫療大資料企業,這些企業開始逐漸探索將臨床資料與基因組資料結合,獲取 RWE並應用於臨床試驗設計、個性化醫療方案制定等;另一方面,國外RWS也展現了里程碑的成果,給國內藥物審批和臨床試驗研究樹立了風向標。

我們期待著國內賽道的醫療大資料企業把握好發展契機和方向,繼續發力,取得更多成果。網站、公眾號等轉載請聯絡授權

巔峰賽事,就在本次!長按識別,參與報名~

直擊2019基層醫療

★ 2019基層醫療,誰在“裸泳”,誰在“深潛”?

★ 12大領域30個專案榜上有名,2019基層醫療創新實踐優秀案例正式頒發

★ 智慧家庭醫生專題報告:調研工作站落地進展,解決家醫服務五大痛點,效率提升5~10倍

點選“閱讀全文”,每天都有新發現!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