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淨慧長老:《心經》,到底厲害​在哪裡?

  《心經》,到底厲害在哪裡?

  1、壽自在

  2、生自在

  3、色自在

  4、心自在

  5、智自在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剩?臘閎舨?廾鄱喙剩?奈薰野??薰野?剩?抻鋅植潰?獨氳叩姑蝸耄?烤鼓??。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

  《心經》說什麼?

  《心經》說什麼?有四項內容:

  一、大智慧。《心經》就是講的大智慧。

  二、破執著。《心經》要我們徹底地把我執、法執破除乾淨,連破除乾淨的這種意念也不要存在。

  三、到彼岸。破除了執著才能到彼岸,但是也不要有到彼岸的心,因為《心經》告訴我們,無智亦無得。

  四、大自在。在大智慧的指引下,究竟涅??,圓滿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一切都在般若空慧的指引下,來落實這些修行的理念。

  一、大智慧

  所謂大智慧,按照佛法的解釋,智與慧是有區別的。所謂通達有為之事相為智;通達無為之空理為慧。智有照了之功,慧有鑑別之用;智慧明瞭諸法,慧能斷惑證真。這就是佛家講的大智慧的含義。

  《心經》就是一部講大智慧的的經典。《心經》是讀誦最廣的一部經,也是字數最少的一部經,更是佛典中最重要的一部經。

  古代的佛教大師說,《心經》是萬法的根源,是六百卷《大般若經》的精要。《心經》的意義高遠,無人能到。只有菩薩以大智慧深觀自在,自證證人,才能夠獲得《心經》所說的大智慧,到達彼岸。

  這部經之所以重要,不是由於別的原因,而是經中所說的“般若”精義,將佛教的理論核心揭示無遺,究竟圓滿。

  佛教思想的核心是“緣起性空”。如何才能理解“緣起性空”的道理,必須通過甚深的般若觀照,勘破萬法的假相,照見“色、受、想、行、識”五蘊皆空,突破重重障礙,掃清萬里烏雲,現出晴朗的天空。

  這晴朗的天空,就是我們的心地,然後般若慧日高懸,大地繁華似錦,一切生命自由自在,這才是我們自心一片安詳的佛國淨土。

  智慧有如此功效,我們學習《心經》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般若的思想是佛法的根本見。只有在般若思想指導下所修習的一切善法才是無為、無漏的善法。

  《大智度論》說:

  所謂有般若在世,則為佛在。所以者何?般若波羅蜜是諸佛母。諸佛以法為師,法者,即是般若波羅蜜。若師在、母在,不名為失利。所以者何?利本在故,是故說般若波羅蜜在世,佛亦在世。(《大智度論》卷一百)

  我們從這段經文可以知道般若的重要性。般若在,就是佛在,能見般若,就是見佛,就是見法。般若為佛母,更是我們眾生斷惑證真的根本所依。所以說“得見般若,即為見佛”。

  本經所說的般若妙智慧是我們自性中本自具足的一種無漏慧,完全由真心流露出來。所謂離過絕非,正常真實,純淨無染,唯正無邪,應用無窮,指導人們離苦得樂,超越生死,同登彼岸。

  般若的功能、般若的作用,在我們佛法中具有首要的地位。我們所說的見地,就是指般若見。因為般若能瞭解諸法緣起性空的道理,能破除我執、法執,掃除內心的一切執著、一切障礙。

  所以“諸佛及菩薩,能利益一切。般若為之母,能出生養育。佛為眾生父,般若能生佛,是則為一切,眾生之祖母。”

  般若是佛母,是我們一切眾生的祖母,所以說“諸佛及菩薩,聲聞辟支佛,解脫涅??道,皆從般若得。”有般若就有佛,因為般若是佛母。般若即是法寶,佛以法為師,佛從法出生。所以說佛法以般若為根本,般若在世即為有佛。

  由此可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就是出生諸佛的經典。

  《心經》上說:“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佛所證得的無上正等正覺,就是究竟圓滿的佛果之稱。沒有般若就沒有佛。沒有佛,法從何來呢?因此說般若為佛母,般若為成佛之本。

  二、破執著

  破除執著就是突破自我的障礙,就是突破生命的侷限性。

  我們的生命有種種的侷限,這些侷限有的是從無始以來自己的善惡業報所感,有的是我們在現世生中,由於六根與六塵相接而產生的種種分別心、執著心,久而久之形成的非常深厚的執著和障礙。

  《心經》告訴我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照見五蘊皆空”就是破除執著。因為執著的根源是生命,執著的土壤是生活。從什麼地方倒下的就從什麼地方起來。不但凡夫染汙的五蘊皆空,聖賢清淨的五蘊亦空。

  五蘊即是生命的總相,是內根身、外器界的總相,也即是人類的生命活動。所謂生命活動,即是身、口、意三業和行、住、坐、臥四威儀的表現形態,也即是我們所說的生活。

  生命的要素即色、受、想、行、識。色、受、想、行、識的活動就是我們所謂的生存。離開了這五個要素,我們所謂的生命、生活就無從談起。

  而五蘊又是遷流不息、無常無我的,時時處在變化之中,無常之中。所以說五蘊是生命,五蘊是生存,五蘊是生活,但又不能夠執著這些。

  生存的內容和形式儘管多種多樣,但概而言之都是生存與生活的表達方式。是故人類的一切活動無不是生活。

  《心經》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提示我們要正確面對我們生命的活動,也就是要正確面對我們生命的實相。

  《心經》說的“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這裡的“照見”,就是般若的觀照力,般若的功能。

  “五蘊”是我們的生活內容,“皆空”是通過觀照的力量突破生命的侷限性(各種煩惱)所顯示的真理,空的究竟內涵即是涅??。

  這“照見五蘊皆空”六個字濃縮了佛法的所有內容,既有功夫,即“照見”二字;也有見地,即“皆空”二字;而且所要轉化的物件也非常具體,即“五蘊”二字,也即是我們人類生活的本身,或者說生活的當下、生命的當下。

  學佛修行,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如何面對我們生命當下的困惑,當下的煩惱。因為離開了當下,你要找我們的生命,找我們的生存,找我們的生活,是找不到的。千經萬論、歷代祖師都強調要在當下這一念心中來落實修行的要求。

  這種觀照的功夫,禪的功夫,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要達到“五蘊”與“空”不二的境界,即經上所揭示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種精神與物質、煩惱與菩提、生死與涅??平等不二的聖者的境界。

  只有禪與五蘊,空與五蘊,照見與五蘊,處於高度統一狀態,才能夠真正促進身心的淨化,轉變身心的煩惱。所以,《心經》說的第二個內容就是破執著。破執著很具體,不是空洞的,一定要從當下一念做起。

  三、到彼岸

  破除了執著,所顯示的無漏智慧就是彼岸,就是涅??。能觀之智與所觀之理不二即是涅??。所以彼岸並非遙不可及,會心當處即是。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此岸與彼岸有八萬四千裡之遙,非也!此岸在當下一念,彼岸還是在當下一念。一念頓悟,眾生即佛。

  般若一詞在漢語中沒有相當的詞語,勉強可以翻譯為智慧,但是佛家的智慧是大智慧,妙智慧,主要指的是二空所顯示的真理,是無為無漏的,是破除一切執著,遠離一切二元對立的真正的大智慧。波羅蜜譯為到彼岸。到彼岸就是人生的解脫,涅??的證得。

  《大智度論》講:

  云何名為般若波羅蜜?答曰:諸菩薩從初發心求一切種智,於其中間,知諸法實相慧,是般若波羅蜜。(《大智度論》卷十八)

  了知諸法緣起性空的實相的智慧,才是般若波羅蜜。了知諸法實相的智慧,要從照見五蘊皆空的實踐中體證而來。

  佛法所說的波羅蜜一共有六種,也就是有六種到彼岸的法門。這六種波羅蜜以般若波羅蜜為先導,其餘五種波羅蜜為輔助。所謂“五度如盲,智慧為眼目”。所謂六波羅蜜就是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智慧也就是般若波羅蜜。六度是菩薩修行的法門,是菩薩到彼岸的法門。

  剛才講到五度如盲,像瞎子一樣,只有般若,只有智慧才如同眼目。有眼目才能使六度真正成為到達彼岸的法門。

  佛典中在強調般若的重要性時指出:

  若佈施無般若,唯得一世榮,後受餘殃債;若持戒無般若,暫生上欲界,還墮泥犁中;若忍辱無般若,報得端正形,不證寂滅忍;若精進無般若,徒興生滅功,不趣真常海;若禪定無般若,但行色界禪,不入金剛定;若萬行無般若,空成有漏因,不契無為果。(《宗鏡錄》卷九十)

  由此可見,修一切法門,都要以般若為眼目。所以我在提倡生活禪的正見時,反覆強調我們信仰佛法,要以般若為正信的眼目,我們的信仰、修行一定要在般若的指導下才不會走彎路,才不會成為有漏的因。

  一般的講,生死為此岸,涅??為彼岸,煩惱是中流,般若是船筏。乘般若船筏,越煩惱中流,離生死此岸,到涅??彼岸。這個過程都在我們當下的一念完成。

  大家一定要體會這個意思,只有在當下一念完成,修行才真正時時刻刻有證量,時時刻刻有受用。如果把一切寄託在死亡以後,那你永遠不會有受用,永遠不會有證量,而且修行的信心也不容易建立起來。

  怎樣才能勘破煩惱,超越生死呢?必須如實觀察一切諸法緣起性空的實相。在緣起性空法則的觀照下,了知一切法非常非無常,非苦非樂,非我非無我,非有非無,消融一切對立面。

  但是也不能執著有我無我、非斷非常這些觀點。如果執著這些觀點,又會成為障礙,即所謂法執。我執是障礙,法執也是障礙。

  應該怎麼辦呢?應該“舍一切觀,滅一切言語,離諸心行,從本以來不生不滅,如涅??相,一切諸法亦如是,是名諸法實相”。(《大智度論》卷十八)涅??即是寂滅,寂滅就是煩惱永滅。

  涅??的境界本來是我們人人本具,個個不無,只因為有煩惱的障礙,所以涅??的境界顯示不出來。

  為什麼我們不能執著涅??呢?因為涅??既是本自具足,不從外得,所以涅??顯示出來只是本有的東西,好像鏡面的光明一樣。我們心地的這面鏡子被塵垢所蓋覆,通過修行使這面鏡子垢盡光現。所以我們不要有執著,有執著就是障礙。

  我們能夠觀諸法實相,從本以來不生不滅,言思路絕,則煩惱性空,生死與涅??不二,此岸與彼岸不二。

  到此也無生死可了,無涅??可證,當下不生不滅,當下就能了生脫死,當下無住,當下應緣度生;度生亦不著相,度而無度,無度亦無,是名真度。此時萬里晴空,一物也無,涅??的功能,般若的力用,到此方稱圓滿究竟。

  四、大自在

  《心經》還告訴我們,有了大智慧,破除了一切執著,能夠到彼岸,就得大自在。

  《心經》的第一句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觀自在菩薩可以理解為一位具體的菩薩的名號,也可以理解為所有修般若法門的人。

  我們人生有種種侷限,種種追求和執著,因而有煩惱、有痛苦,不得自在。《心經》告訴我們只要照見“五蘊皆空”,就能“度一切苦厄”,能“度一切苦厄”,就能“心無掛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獲得大自在、大解脫。人生的真自由、真瀟灑至此可言矣。

  關於自在有種種解說,根據《法華經》的意思,要“盡諸有結,心得自在”。 “有結”就是有為有漏的煩惱,盡即斷盡,只有斷盡煩惱,也即是“度一切苦厄”,才能“心得自在”。

  我們學佛,最終的目的是希望我們的生命擺脫一切枷鎖,放下一切負擔,使我們的身心真正能夠生活在一個自由自在的狀態中。這種自由、自在,表現在五個方面:

  1、壽自在

  凡夫的壽命長短不得自在,而破除了煩惱、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的登地以上的菩薩能夠自己把握自己的生死,可以在壽命的長短上、生死的來去上獲得自由,所謂“言萬劫而不長,促一念而非短”。

  像我們通常稱念的阿彌陀佛就是壽命無量、光明無量。這是因為阿彌陀佛大徹大悟,大覺圓滿,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障礙,所以能夠獲得壽命無量、光明無量。

  我們的人身不自由不自在,受到時間空間的侷限,有限的生命有許多的追求,追求達不到就有煩惱有障礙,表現在具體的事相上就是時間的和空間的障礙。

  遇到一件好事,希望這件好事能夠長久不變,可是沒有不謝的花朵,沒有不散的筵席。好事往往是曇花一現。

  許多不如意的事,我們希望永遠不要碰上。事實上不如意的事在我們的生活中,總是不期而遇。所謂“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人意處無二三”。

  怎樣突破時空的障礙,獲得壽命的無量、光明的無量?關鍵在照見五蘊皆空。

  2、生自在

  生是受生,菩薩能夠隨類化生而得自在,眾生隨業遷流六道輪迴不得自在。菩薩隨處而應,“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度人舟”。

  有受生的自在,凡夫不具備這種自在,所以我們要照見五蘊皆空,才可以逐步獲得受生的自在。

  3、色自在

  色即物質,菩薩能於物質轉變自在,非凡人所能為也。

  物質也可以理解為財富,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有許多財富,但是真正有財富的人,一萬個人當中可能只有一兩個人而已。大多數的人都有自由支配物質的渴望,但是,不可能。

  我們要通過修行來消除我們的妄想執著,消除不正當的追求。如果我們真正獲得了色自在,也是為了滿眾生願,不是迷戀於個人的物質追求。如果我們為了個人的追求,你永遠得不到色自在。

  4、心自在

  心即心識,我們能隨意指揮心識。能夠讓我們的心隨順法的規律,順菩提心而發展,順著淨化的方向發展,就可以獲得心的自在。

  可是我們凡夫連心在哪裡、心是何物都不知道,又怎麼能夠指揮這顆心呢?一定要學習佛法,一定要學習《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瞭解這顆心,才能指揮這顆心。

  5、智自在

  凡夫沒有無漏智,不但無智,更談不上自在。菩薩證得空慧,可以任運發揮無漏智慧,說法度生,自他兩利。這種自在都是菩薩的境界,是菩薩的生活,菩薩存在的一種方式。

  我們能觀自在,度一切苦厄,就能獲得某種相對的自在,並不是大自在。“遠離顛倒夢想”“心無掛礙”“無有恐怖”才能獲得壽自在、生自在、色自在、心自在、智自在,那才是大自在。

  南無阿彌陀佛

 

  《心經》,到底厲害在哪裡?

  1、壽自在

  2、生自在

  3、色自在

  4、心自在

  5、智自在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剩?臘閎舨?廾鄱喙剩?奈薰野??薰野?剩?抻鋅植潰?獨氳叩姑蝸耄?烤鼓??。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

  《心經》說什麼?

  《心經》說什麼?有四項內容:

  一、大智慧。《心經》就是講的大智慧。

  二、破執著。《心經》要我們徹底地把我執、法執破除乾淨,連破除乾淨的這種意念也不要存在。

  三、到彼岸。破除了執著才能到彼岸,但是也不要有到彼岸的心,因為《心經》告訴我們,無智亦無得。

  四、大自在。在大智慧的指引下,究竟涅??,圓滿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一切都在般若空慧的指引下,來落實這些修行的理念。

  一、大智慧

  所謂大智慧,按照佛法的解釋,智與慧是有區別的。所謂通達有為之事相為智;通達無為之空理為慧。智有照了之功,慧有鑑別之用;智慧明瞭諸法,慧能斷惑證真。這就是佛家講的大智慧的含義。

  《心經》就是一部講大智慧的的經典。《心經》是讀誦最廣的一部經,也是字數最少的一部經,更是佛典中最重要的一部經。

  古代的佛教大師說,《心經》是萬法的根源,是六百卷《大般若經》的精要。《心經》的意義高遠,無人能到。只有菩薩以大智慧深觀自在,自證證人,才能夠獲得《心經》所說的大智慧,到達彼岸。

  這部經之所以重要,不是由於別的原因,而是經中所說的“般若”精義,將佛教的理論核心揭示無遺,究竟圓滿。

  佛教思想的核心是“緣起性空”。如何才能理解“緣起性空”的道理,必須通過甚深的般若觀照,勘破萬法的假相,照見“色、受、想、行、識”五蘊皆空,突破重重障礙,掃清萬里烏雲,現出晴朗的天空。

  這晴朗的天空,就是我們的心地,然後般若慧日高懸,大地繁華似錦,一切生命自由自在,這才是我們自心一片安詳的佛國淨土。

  智慧有如此功效,我們學習《心經》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般若的思想是佛法的根本見。只有在般若思想指導下所修習的一切善法才是無為、無漏的善法。

  《大智度論》說:

  所謂有般若在世,則為佛在。所以者何?般若波羅蜜是諸佛母。諸佛以法為師,法者,即是般若波羅蜜。若師在、母在,不名為失利。所以者何?利本在故,是故說般若波羅蜜在世,佛亦在世。(《大智度論》卷一百)

  我們從這段經文可以知道般若的重要性。般若在,就是佛在,能見般若,就是見佛,就是見法。般若為佛母,更是我們眾生斷惑證真的根本所依。所以說“得見般若,即為見佛”。

  本經所說的般若妙智慧是我們自性中本自具足的一種無漏慧,完全由真心流露出來。所謂離過絕非,正常真實,純淨無染,唯正無邪,應用無窮,指導人們離苦得樂,超越生死,同登彼岸。

  般若的功能、般若的作用,在我們佛法中具有首要的地位。我們所說的見地,就是指般若見。因為般若能瞭解諸法緣起性空的道理,能破除我執、法執,掃除內心的一切執著、一切障礙。

  所以“諸佛及菩薩,能利益一切。般若為之母,能出生養育。佛為眾生父,般若能生佛,是則為一切,眾生之祖母。”

  般若是佛母,是我們一切眾生的祖母,所以說“諸佛及菩薩,聲聞辟支佛,解脫涅??道,皆從般若得。”有般若就有佛,因為般若是佛母。般若即是法寶,佛以法為師,佛從法出生。所以說佛法以般若為根本,般若在世即為有佛。

  由此可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就是出生諸佛的經典。

  《心經》上說:“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佛所證得的無上正等正覺,就是究竟圓滿的佛果之稱。沒有般若就沒有佛。沒有佛,法從何來呢?因此說般若為佛母,般若為成佛之本。

  二、破執著

  破除執著就是突破自我的障礙,就是突破生命的侷限性。

  我們的生命有種種的侷限,這些侷限有的是從無始以來自己的善惡業報所感,有的是我們在現世生中,由於六根與六塵相接而產生的種種分別心、執著心,久而久之形成的非常深厚的執著和障礙。

  《心經》告訴我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照見五蘊皆空”就是破除執著。因為執著的根源是生命,執著的土壤是生活。從什麼地方倒下的就從什麼地方起來。不但凡夫染汙的五蘊皆空,聖賢清淨的五蘊亦空。

  五蘊即是生命的總相,是內根身、外器界的總相,也即是人類的生命活動。所謂生命活動,即是身、口、意三業和行、住、坐、臥四威儀的表現形態,也即是我們所說的生活。

  生命的要素即色、受、想、行、識。色、受、想、行、識的活動就是我們所謂的生存。離開了這五個要素,我們所謂的生命、生活就無從談起。

  而五蘊又是遷流不息、無常無我的,時時處在變化之中,無常之中。所以說五蘊是生命,五蘊是生存,五蘊是生活,但又不能夠執著這些。

  生存的內容和形式儘管多種多樣,但概而言之都是生存與生活的表達方式。是故人類的一切活動無不是生活。

  《心經》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提示我們要正確面對我們生命的活動,也就是要正確面對我們生命的實相。

  《心經》說的“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這裡的“照見”,就是般若的觀照力,般若的功能。

  “五蘊”是我們的生活內容,“皆空”是通過觀照的力量突破生命的侷限性(各種煩惱)所顯示的真理,空的究竟內涵即是涅??。

  這“照見五蘊皆空”六個字濃縮了佛法的所有內容,既有功夫,即“照見”二字;也有見地,即“皆空”二字;而且所要轉化的物件也非常具體,即“五蘊”二字,也即是我們人類生活的本身,或者說生活的當下、生命的當下。

  學佛修行,沒有別的要求,就是如何面對我們生命當下的困惑,當下的煩惱。因為離開了當下,你要找我們的生命,找我們的生存,找我們的生活,是找不到的。千經萬論、歷代祖師都強調要在當下這一念心中來落實修行的要求。

  這種觀照的功夫,禪的功夫,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要達到“五蘊”與“空”不二的境界,即經上所揭示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種精神與物質、煩惱與菩提、生死與涅??平等不二的聖者的境界。

  只有禪與五蘊,空與五蘊,照見與五蘊,處於高度統一狀態,才能夠真正促進身心的淨化,轉變身心的煩惱。所以,《心經》說的第二個內容就是破執著。破執著很具體,不是空洞的,一定要從當下一念做起。

  三、到彼岸

  破除了執著,所顯示的無漏智慧就是彼岸,就是涅??。能觀之智與所觀之理不二即是涅??。所以彼岸並非遙不可及,會心當處即是。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此岸與彼岸有八萬四千裡之遙,非也!此岸在當下一念,彼岸還是在當下一念。一念頓悟,眾生即佛。

  般若一詞在漢語中沒有相當的詞語,勉強可以翻譯為智慧,但是佛家的智慧是大智慧,妙智慧,主要指的是二空所顯示的真理,是無為無漏的,是破除一切執著,遠離一切二元對立的真正的大智慧。波羅蜜譯為到彼岸。到彼岸就是人生的解脫,涅??的證得。

  《大智度論》講:

  云何名為般若波羅蜜?答曰:諸菩薩從初發心求一切種智,於其中間,知諸法實相慧,是般若波羅蜜。(《大智度論》卷十八)

  了知諸法緣起性空的實相的智慧,才是般若波羅蜜。了知諸法實相的智慧,要從照見五蘊皆空的實踐中體證而來。

  佛法所說的波羅蜜一共有六種,也就是有六種到彼岸的法門。這六種波羅蜜以般若波羅蜜為先導,其餘五種波羅蜜為輔助。所謂“五度如盲,智慧為眼目”。所謂六波羅蜜就是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智慧也就是般若波羅蜜。六度是菩薩修行的法門,是菩薩到彼岸的法門。

  剛才講到五度如盲,像瞎子一樣,只有般若,只有智慧才如同眼目。有眼目才能使六度真正成為到達彼岸的法門。

  佛典中在強調般若的重要性時指出:

  若佈施無般若,唯得一世榮,後受餘殃債;若持戒無般若,暫生上欲界,還墮泥犁中;若忍辱無般若,報得端正形,不證寂滅忍;若精進無般若,徒興生滅功,不趣真常海;若禪定無般若,但行色界禪,不入金剛定;若萬行無般若,空成有漏因,不契無為果。(《宗鏡錄》卷九十)

  由此可見,修一切法門,都要以般若為眼目。所以我在提倡生活禪的正見時,反覆強調我們信仰佛法,要以般若為正信的眼目,我們的信仰、修行一定要在般若的指導下才不會走彎路,才不會成為有漏的因。

  一般的講,生死為此岸,涅??為彼岸,煩惱是中流,般若是船筏。乘般若船筏,越煩惱中流,離生死此岸,到涅??彼岸。這個過程都在我們當下的一念完成。

  大家一定要體會這個意思,只有在當下一念完成,修行才真正時時刻刻有證量,時時刻刻有受用。如果把一切寄託在死亡以後,那你永遠不會有受用,永遠不會有證量,而且修行的信心也不容易建立起來。

  怎樣才能勘破煩惱,超越生死呢?必須如實觀察一切諸法緣起性空的實相。在緣起性空法則的觀照下,了知一切法非常非無常,非苦非樂,非我非無我,非有非無,消融一切對立面。

  但是也不能執著有我無我、非斷非常這些觀點。如果執著這些觀點,又會成為障礙,即所謂法執。我執是障礙,法執也是障礙。

  應該怎麼辦呢?應該“舍一切觀,滅一切言語,離諸心行,從本以來不生不滅,如涅??相,一切諸法亦如是,是名諸法實相”。(《大智度論》卷十八)涅??即是寂滅,寂滅就是煩惱永滅。

  涅??的境界本來是我們人人本具,個個不無,只因為有煩惱的障礙,所以涅??的境界顯示不出來。

  為什麼我們不能執著涅??呢?因為涅??既是本自具足,不從外得,所以涅??顯示出來只是本有的東西,好像鏡面的光明一樣。我們心地的這面鏡子被塵垢所蓋覆,通過修行使這面鏡子垢盡光現。所以我們不要有執著,有執著就是障礙。

  我們能夠觀諸法實相,從本以來不生不滅,言思路絕,則煩惱性空,生死與涅??不二,此岸與彼岸不二。

  到此也無生死可了,無涅??可證,當下不生不滅,當下就能了生脫死,當下無住,當下應緣度生;度生亦不著相,度而無度,無度亦無,是名真度。此時萬里晴空,一物也無,涅??的功能,般若的力用,到此方稱圓滿究竟。

  四、大自在

  《心經》還告訴我們,有了大智慧,破除了一切執著,能夠到彼岸,就得大自在。

  《心經》的第一句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觀自在菩薩可以理解為一位具體的菩薩的名號,也可以理解為所有修般若法門的人。

  我們人生有種種侷限,種種追求和執著,因而有煩惱、有痛苦,不得自在。《心經》告訴我們只要照見“五蘊皆空”,就能“度一切苦厄”,能“度一切苦厄”,就能“心無掛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獲得大自在、大解脫。人生的真自由、真瀟灑至此可言矣。

  關於自在有種種解說,根據《法華經》的意思,要“盡諸有結,心得自在”。 “有結”就是有為有漏的煩惱,盡即斷盡,只有斷盡煩惱,也即是“度一切苦厄”,才能“心得自在”。

  我們學佛,最終的目的是希望我們的生命擺脫一切枷鎖,放下一切負擔,使我們的身心真正能夠生活在一個自由自在的狀態中。這種自由、自在,表現在五個方面:

  1、壽自在

  凡夫的壽命長短不得自在,而破除了煩惱、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的登地以上的菩薩能夠自己把握自己的生死,可以在壽命的長短上、生死的來去上獲得自由,所謂“言萬劫而不長,促一念而非短”。

  像我們通常稱念的阿彌陀佛就是壽命無量、光明無量。這是因為阿彌陀佛大徹大悟,大覺圓滿,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障礙,所以能夠獲得壽命無量、光明無量。

  我們的人身不自由不自在,受到時間空間的侷限,有限的生命有許多的追求,追求達不到就有煩惱有障礙,表現在具體的事相上就是時間的和空間的障礙。

  遇到一件好事,希望這件好事能夠長久不變,可是沒有不謝的花朵,沒有不散的筵席。好事往往是曇花一現。

  許多不如意的事,我們希望永遠不要碰上。事實上不如意的事在我們的生活中,總是不期而遇。所謂“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人意處無二三”。

  怎樣突破時空的障礙,獲得壽命的無量、光明的無量?關鍵在照見五蘊皆空。

  2、生自在

  生是受生,菩薩能夠隨類化生而得自在,眾生隨業遷流六道輪迴不得自在。菩薩隨處而應,“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度人舟”。

  有受生的自在,凡夫不具備這種自在,所以我們要照見五蘊皆空,才可以逐步獲得受生的自在。

  3、色自在

  色即物質,菩薩能於物質轉變自在,非凡人所能為也。

  物質也可以理解為財富,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有許多財富,但是真正有財富的人,一萬個人當中可能只有一兩個人而已。大多數的人都有自由支配物質的渴望,但是,不可能。

  我們要通過修行來消除我們的妄想執著,消除不正當的追求。如果我們真正獲得了色自在,也是為了滿眾生願,不是迷戀於個人的物質追求。如果我們為了個人的追求,你永遠得不到色自在。

  4、心自在

  心即心識,我們能隨意指揮心識。能夠讓我們的心隨順法的規律,順菩提心而發展,順著淨化的方向發展,就可以獲得心的自在。

  可是我們凡夫連心在哪裡、心是何物都不知道,又怎麼能夠指揮這顆心呢?一定要學習佛法,一定要學習《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瞭解這顆心,才能指揮這顆心。

  5、智自在

  凡夫沒有無漏智,不但無智,更談不上自在。菩薩證得空慧,可以任運發揮無漏智慧,說法度生,自他兩利。這種自在都是菩薩的境界,是菩薩的生活,菩薩存在的一種方式。

  我們能觀自在,度一切苦厄,就能獲得某種相對的自在,並不是大自在。“遠離顛倒夢想”“心無掛礙”“無有恐怖”才能獲得壽自在、生自在、色自在、心自在、智自在,那才是大自在。

  南無阿彌陀佛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