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全家與頂新曝出品牌授權紛爭

天絲和華彬的紅牛之爭激戰正酣,又一家企業被曝出遭遇類似的問題。日前有訊息稱,日本全家FamilyMart與中國的合作伙伴頂新集團關係破裂,對簿公堂,緣由是日本全家與頂新集團爆發經濟糾紛,日本全家擬拆夥終止對頂新的品牌授權,並收回中國市場2500家全家便利商店的經營權。

對此,頂新集團方面5月15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有關情況均應以事實及合同為準,基於合同保密原則,不便多做評論或說明,但是對中國全家的經營前景充滿信心與決心。

授權經營本是一種雙贏的方式,但在近期頻頻發生商業糾紛,反倒讓這一方式成了“高危”模式,在業界看來,背後的利益之爭是引發糾紛的根本原因。

涉2500家授權門店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公開資料並多方採訪瞭解到,全家品牌源自日本,自1972年成立32年以來,已成為亞洲市場最大的國際連鎖便利店之一,其網點遍及日本、韓國、中國、泰國、美國等,店數超過12000店。日本全家FamilyMart株式會社與頂新集團在2000年左右簽署了為期20年的品牌授權合作,共同在中國市場開設全家便利店。頂新集團持有中國大陸全家59.65%股權,中國臺灣全家持有中國大陸全家18.3%股權,其餘股權由日本全家、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FMCH(FamilyMart China Holding)持有。

有接近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日本全家與頂新方面其實此前已有矛盾,很可能是雙方授權合作方面的經濟利益等問題。

有訊息稱,日本全家已經做出終止合作,並狀告頂新的決定,並稱頂新已經7個月未繳納授權費,並試圖談判將授權費比例從銷售額的1%降到0.3%,並拒絕向全家提供營業資料。

“即便日本全家和頂新集團不對簿公堂,也會面臨合約即將到期的問題。20年左右的品牌授權已經接近尾聲,雙方是否繼續合作本來就是個問題。”資深零售業分析人士沈軍指出。

不論最後是雙方通過司法途徑結束合作,還是合約到期自然終止合作,頂新都會面臨未來中國市場的全家門店如何經營、品牌是否會更名以及股權層面的變化等問題。

對於上述糾紛,頂新集團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國全家2004年在上海開設第一家門店, 目前已有 2500 家門店。便利店和零售事業為頂新集團核心事業,頂新對中國全家的經營前景充滿信心與決心。對於報道的有關情況均應以事實及合同為準,基於合同保密原則,不便多做評論或說明。”

利益引發的系列糾紛

雙方合作多年,緣何如今爆發這麼大的紛爭?

“說到底還是利益。實體零售業這幾年並不好做,超商和百貨的收益和利潤都有所下滑,然而‘小而美’的便利店因其成本相對低,地理位置靈活和消費者需求的增長而越來越受歡迎,便利店可謂是逆勢增長。但便利店的最初運作和精細化管理並不容易,因此需要一段時間的經營才能進入盈利。所以在最初合作的幾年,雙方還在培育階段,成果還不明顯。現在便利店行業崛起了,相比羅森、快客等其他品牌,全家在中國市場的規模和實力都有明顯優勢,於是大家都想獲得更多利益,糾紛自然出現。”沈軍分析。

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近期釋出的“2018年中國連鎖百強”報告顯示,2018年銷售額和門店數出現下降的百強企業中,以百貨店為主營業務的企業佔到一半。2018年,百強百貨店總銷售額同比增長3.5%,門店數同比增長3.9%,線上銷售增長46.1%,均低於百強平均水平。毛利率17.4%,同比下降0.2個百分點。雖然整體業績平平,但便利店增速遙遙領先。2018年,便利店百強企業銷售規模同比增長21.1%,門店數量增長18.0%,新增門店11944家,佔百強新增門店總數的62.5%。加盟是便利店門店拓展擴張的主要方式。2018年百強新增門店的加盟店佔比超過三分之二,加盟店的平均投資回報期23.3個月,比上年略有縮短。

公開資料顯示,就中國市場業務而言,羅森表示有望於2019年盈利,7-11整體則處於虧損階段,相比之下,全家的經營算是良好。便利店行業的崛起讓資本也湧入市場,比如鄰幾便利店完成3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由今日資本領投,老股東原始碼資本加碼跟投。一切事實表明,便利店尤其是全家在中國市場頗有前景。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日本便利店市場日薄西山,而中國便利店市場才剛入佳境,也不排除日本全家想要藉機“摘桃子”的可能。而如果雙方決裂,對於雙方而言則是雙輸的結果,日本全家可能將失去中國市場的大量門店,而頂新可能則面臨要變成“山寨”品牌的風險,多年的投入受到損失。

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近年來類似這樣的情況頻頻發生,目前正在激戰的天絲和華彬紅牛之爭、南北稻香村之爭以及今年爆發的江小白商標之爭都是類似的情況,授權經營本來是能夠以較低的成本、較快的速度和較低的風險,實現授權和被授權方企業快速發展的商業模式,但沒想到竟然變成了“高危”模式。

近期進入第二階段的紅牛之爭的情況最為明顯,1995年,華彬集團創始人嚴彬與泰國紅牛、泰國天絲在中國合資成立了中國紅牛,泰國紅牛創始人許書標提供品牌授權,嚴彬負責生產銷售。經過雙方多年的深耕,紅牛在中國獲得成功,華彬集團飲品板塊2018年銷售226.8億,同比增長12.8%,紅牛收入佔絕大多數。

2016年,紅牛在中國市場結束了漫長的市場培育期,開始變成下金蛋的雞之後,許書標的後人許馨雄突然向華彬集團發難,不但指責華彬未進行分紅,並起訴多家城市分公司侵害註冊商標專用權及不正當競爭,還將嚴彬逐出董事會,併發布《關於不同意延續紅牛公司合資經營期限的宣告函》,宣佈2018年9月29日終止中國紅牛經營。2018年,嚴彬曾公開怒斥天絲是想“摘桃子”,而雙方的官司一直持續至今尚無結論,但日前,天絲版紅牛安奈吉已經在華東部分地區上架銷售,導致市場出現兩個“真”紅牛的尷尬局面。

中國品牌研究院研究員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多起授權糾紛的背後,核心就是利益之爭。近年來,中國市場的旺盛發展和消費升級,讓很多業態得到了充分的發展,這也導致當年簽訂的交易條件不再能夠讓授權方滿意,而這樣的情況還會越來越多。

在朱丹蓬看來,出現這樣的局面,雙方都有責任,授權方看到中國的市場機會急於收割;而對於被授權方來說,雖然在合作之初很難預測最終的生意規模,在簽約條款上肯定會有所保留,但在頂層設計上考慮不足,導致合約缺少有效的保護,而在漫長的運營過程中,也沒有注意及時調整,最終遭遇尷尬。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