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當我們用 iPhone 拍照時,我們到底需要些什麼

正如老式的徠卡或者賓得那樣,那是經典膠片機才擁有的直觀觸覺反饋。

兩年前,TechCrunch 如此形容 Halide。

這是一款由前蘋果設計師 Sebastiaan de With 操刀設計、前 Twitter 工程師 Ben Sandofsky 負責開發的高階相機 app。

儘管 Halide 的釋出時間已經超過了 24 個月,但直到兩週前,這款 app 依舊在積極更新,並逐步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

一個月前,這兩位開發者又推出了另外一款名為 Spectre 的攝影 app,主要功能是長曝光攝影 —— 這原本是開發者希望在 Halide 上加入的新功能,但最終他們將這項功能做成了一個獨立應用。

儘管 Halide 和 Spectre 是兩個獨立的 app,但基於同樣的開發團隊,讓這兩個產品表現出某種高度的一致性,我個人更傾向於將他們視作同一款產品 ——Spectre 實際上是 Halide 的延伸。

在體驗了這兩款 app 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這兩款產品背後的設計思路值得玩味,歸根結底就是:

當我們用 iPhone 拍照時,我們到底需要些什麼?

操作感操作感,是評價一臺相機不可忽視的重要指標。

有多少個撥盤、多少支撥杆,決定了相機操作能達到怎樣的便利程度。但對於相機 app 來說,操作感卻是經常被忽略的一部分。

圖片來自:Unplash

App Store 中主打攝影的 app 成千上萬,但 Halide 屬於那種第一次上手就能讓你記住的型別。

Halide 採用了擬物化的設計。跟 NOMO 那種從外觀到聲音都極致擬物的設計不同,Halide 的擬物化,更多地是體現在操作邏輯上。

Halide 將所有需要與手指進行互動的操作,全部設定在螢幕的下半部分,就算是單手握持也能完成所有操作。而在其他相機 app 上,單手完成所有操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比如,用 iPhone 自帶的相機,單手就很難夠得著左上角的閃光燈。

iPhone 原生相機 vs Halide

正因為這套邏輯高度自洽的操作,讓 Halide 在整合眾多功能的同時,使用體驗也不至於割裂,輕易就能掌握熟練操作 —— 這方面,Camera+ 2 就是一個反例。儘管長曝光、微距、修圖等功能一應俱全,但並沒有一套成熟的操作邏輯能夠串起這些功能,導致 Camera+ 2 的學習成本極高,不易上手。

Camera+ 2 vs Halide

Halide 還巧妙地運用各種元素來加強這種操作感 ——

當鏡頭處於垂直或者水平畫面時,Halide 會輕輕地通過震動進行提示:

在取景器的上方,可以看到色階圖、曝光值等資訊,開啟手動模式,還能看到 ISO 和快門速度:

在手動對焦的情況下,甚至有模擬相機的合焦特效:

種種元素的加持,賦予了 Halide 極佳的操作感,就像掌握了一臺真正的相機一樣,一旦熟練上手之後,許多操作都是下意識的肌肉記憶,而無需在腦海裡翻說明書。

同樣的設計思路也延續到了 Spectre 上 —— 因為功能簡單,Spectre 只有一個快門按鈕和一個切換曝光時間的撥盤,只用一根手指就可以自如操控。

Spectre 使用演示,圖片來自:Medium

Spectre 實拍,通過長曝光和演算法將照片中的路人隱去了,出鏡:@輕食堂豬僑

由於 Spectre 是一個極度依賴人工智慧演算法的產品,因此那個控制曝光軌跡的開關,被設定到難以夠著的左上角。

顯然,開發者並不希望你經常去碰它,他們在功能介紹裡反覆強調:

通常基於人工智慧的自動模式會自動完成這項工作。

無論是 Halide 還是 Spectre,都是用巧妙的設計,在手機螢幕上覆現了那份經典相機獨有的操作感。

圖片來自:Unplash

如果說 iPhone 的拍照體驗還有哪些值得改進的地方,那麼這份可貴的操作感,也許正是我們所需要的。

圖片來自:Medium

功能性良好的操作感只是基礎,Halide 讓人持續使用的真正動力,還是難以替代的核心功能。

Halide 有趣的功能不少 —— 比如讓 iPhone XR 的「人像模式」能夠拍攝人像以外的物體,顯示深度資訊圖,甚至還能通過 AR 技術,更直觀地展示照片的景深資訊。

圖片來自:Medium

但這些都只能算花活,Halide 最大的價值是 —— 在輸出一張好看的 JPEG 照片的同時,保留一張可塑性不錯的 RAW 檔案。

什麼是 RAW 檔案?

在英文中,raw 這個單詞通常用於形容「生肉」,顧名思義,RAW 格式的照片就是指像生肉一樣,未經處理的原始影象檔案,一般稱之為「數字底片」。

Halide 拍攝同一場景時,JPEG 跟 RAW 的成像區別

那麼,RAW 檔案是哪來的呢?

這要從手機拍照的瞬間說起,簡單來說分為三步:

影象感測器捕獲光線影象處理器將捕獲到的光線轉換為影象將影象儲存為影象檔案 圖片來自:Medium

在這個過程中,RAW 檔案就是影象感測器捕獲光線時所得到的原始資料,由於未經處理,因此很難討好眼球。

如果用 iPhone 的原生相機拍照,你會得到一張 JPEG(或 HEIC)格式的照片,這張照片在 iPhone 內部經過複雜的處理,最終呈現出較好的視覺效果,通常也更貼近我們眼睛看到的景象。

但問題是,人類的眼睛和大腦,遠比 iPhone 的鏡頭和影象處理器要精密,因此人眼所看到的景色,iPhone 並不總能如實反饋 —— 這時候,含有更多原始資料的 RAW 檔案,就顯現出更強大的可塑性。

通過 Lightroom 對 RAW 檔案進行後期

打個比方,RAW 檔案就是一塊生肉,難以下嚥,但經過烹調之後,可能就是一碟好菜;而 JPEG 檔案就是一盤料理好的紅燒肉,雖然好吃,但要再進行調味,可就不太容易了。

拍攝一張 RAW 格式的照片,到底有什麼好處?或許這幾張照片能夠解答這個問題。

這是廣州一個暴雨的早晨,鉛灰色的雨雲,帶來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厚重感。然而,iPhone 直接拍下這張照片,多少顯得有點平淡:

當然,我們可以通過 Darkroom 或者 VSCO 等修圖 app 進行一番處理,讓這張照片更接近肉眼所見,但還是少了些厚重感:

這時候,RAW 檔案的好處就顯現出來了,儘管原片還是處於一個不可看的狀態:

但 RAW 檔案寬廣的動態範圍讓這張照片有了更富餘的後期空間,最終可以呈現出更為通透的效果,這在 JPEG 上是比較難做到的:

此外,RAW 檔案還可以對色溫、曝光等引數進行更為細緻的調節,下面就是同一張 RAW 照片的兩種調校風格,可以看到 RAW 檔案的可塑性還是比較強的:

Halide RAW 檔案後期對比

可以拍攝 RAW 檔案的攝影 app 不少,但 Halide 可能是其中拍攝體驗最好的那一個。

但 Halide 同樣存在一些問題 ——

首先,RAW 檔案佔用的空間比較大,單張照片大小動輒 10MB 以上,很佔手機儲存空間。

其次,如果啟用了 RAW 檔案拍攝,就意味著放棄 iPhone 優秀的影象處理能力,因此處理 RAW 檔案時,降噪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

最後,Halide 儲存的 RAW 檔案是 DNG 格式,這是 Adobe 公司推出的一種通用 RAW 檔案格式,經過實測,相較於 VSCO 或 Darkroom 等軟體,還是用 Adobe Lightroom 進行處理,後期空間會更大一些。

通過 Lightroom 對 RAW 檔案進行後期

顯然,拍攝 RAW 檔案更適用於有明確意圖的攝影創作,而非隨手拍發朋友圈 —— 換言之,這是一個面向攝影師的功能。

對於 99% 的 iPhone 使用者來說,拍攝 RAW 檔案都是一個難以駕馭,也不需要考慮的功能,手機直出的 JPEG 照片已經綽綽有餘。但並不意味著這項功能沒有價值。相反,在餘下那 1% 的攝影師手裡,這個功能是極具價值的。

這正是 Halide 的有趣之處,它把 iPhone 相機可以發揮的所有潛能交回到使用者手裡。只不過,由於一些技術限制,這個交接稱不上不完美。

是 App,還是相機?讓我們回到文章開頭提出來的那個問題:

當我們用 iPhone 拍照時,我們到底需要些什麼?

蘋果的答案是,提供一個高度智慧化的相機,只需要按下快門,就可以拍出一張好照片 —— 背後是晶片、演算法、鏡頭的進化飛躍,但這些蘋果都不打算讓你知道。

NOMO 的做法是,把 iPhone 的相機改造成一個大玩具。照片有拍立得的樣子、快門有徠卡快門的聲音,甚至還模擬了 GameBoy 針孔印表機的震感 —— 那種把相機捧在手心細細把玩的樂趣,遠比照片本身更重要。

而 Halide 則提供了這樣一種思路 —— 它有相機般乾淨利落的操作感,也提供相機才有的專業攝影功能,它是用設計相機的思路,來開發一款軟體。

開啟 Halide,感覺就像捧著一臺老式相機。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