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水果的階級進化_消費

【思想如虹】

俗話說“人以群分”,借用過來,水果也是分階級的。

馬虹玫

因出生於物產豐厚之地,筆者從小閱“果”頗豐。熱帶亞熱帶溫帶的水果品種,打小基本都品嚐見識過。有賴80年代興盛的國企,父母單位的福利系統中也不乏各式水果。遠的有產自新疆的大西瓜,近的有家門口的石榴、柑桔、蜜桃,還有香蕉、菠蘿、荔枝、芒果、番石榴等熱帶水果。相對當時的北方來說,熱帶水果是稀罕物,尋常人家並不能日常消費。在北京工作的親戚每次回來,都會帶幾箱北方少有的熱帶水果,回去送人特別有面子。因家母常被親戚委託採買託運,令我印象深刻。泛青的香蕉用報紙包好,層層疊疊放進紙箱,怕運輸壓壞,還得備個木箱,送到郵局或火車站託運。路上一走好幾天,到了地方,香蕉也差不多半熟,取出自用或送人,時機恰好。那時候物流不發達,南方北方,各地水果,其生產模式,基本上劃地而治,水果們靠天生長,南方水果去到北方,身價倍漲,地位高企。

N年過去了,香蕉菠蘿芒果早被刷下高階水果名錄。榴蓮、菠蘿蜜、奇異果、車釐子、藍莓,以及後來的牛油果、日本葡萄等,沒有最貴,只有更貴。就連本土國產的水果,也因為品種不同而身價百倍。一夜之間,許多水果都變成了有故事的水果,這個那個的功效,吸引著消費者毫不猶豫地掏錢。比如雪蓮果,幾年前,在產地雲南,它多半是擺在菜市場,混跡於同樣灰頭土臉的紅薯、土豆堆中,既低調又平實,售價平易近人,本地人甚少問津。幾年後,在深圳超市再看到它們,已然華麗變身,價格也跟著上了檔次,因為宣傳諸多功效,頗受熱捧。

與雪蓮果境遇相似的水果還有很多。水果越來越向著高階化進化,彷彿開了竅,果果們明白了一個道理——欲在水果店(網上網下的)覓得一席之地,賣個好價,必先討得中產階級的歡心。水果們精明地認識到,做好前期的市場培育,講好故事,對於自己的身價地位以及將要獲取的回報,是多麼重要。越來越多的陌生水果,從域外遠道而來,頻繁張揚於超市海報、美食視訊、微信公眾號和朋友圈,成為一股自帶流量的消費潮流。每一款高階水果流行的背後,無不是將營養價值與生活品質做了聯絡,讓人們通過消費水果完成對自我身份階層定位的某種意象暗合。

俗話說“人以群分”,借用過來,水果也是分階級的。在產地,按品種品相的不同,水果們被劃分為不同等級。特優級別早做了“貢品”,在普通流通渠道是看不見的。次之的級別或出口或進入大城市,在高階消費場所,進入高階消費群體的購物袋。產地人民,那些親手把它們培育出來的果農們,以及產地消費者們,並沒有多少機會一親芳澤吃個夠。今年春節出了個熱詞叫“車釐子自由”,說的是在買車釐子的時候無需考慮錢包,想吃幾頓吃幾頓,想當飯吃當飯吃,隨心所欲。表面上說的是車釐子自由,背地裡卻包括了諸如財務自由、消費習慣等,跟階層產生勾連。

逛水果店或高階超市的時候,會發現幾乎難見國產平價水果的蹤影。商業經營追求利潤,當然什麼賺錢賣什麼,人的天性,當然也是什麼新奇吃什麼,水果消費變得不再只是單純的、一件關於“吃”的簡單事情。

後來,我移居至深圳。在這裡,2002年那個夏天,我曾經買到過2元一斤的荔枝。而北方的親戚,早已經不用為了一把香蕉而山長水遠地託人幫忙。曾經可望不可及的高階水果,陸續走下神壇。與此同時,也將有更多的水果家族,隨著貿易交流,隨著消費的盛行,接受人們新的追捧。今時今日的水果,與時尚、階層、幸福、自由等熱詞緊密相聯。罕見品種的水果源源不斷滲透到人們的消費理念中。物種和農藝專家當然也沒閒著,他們忙於開發培育更多新奇物種,滿足人類永遠的好奇心。

(作者系深圳作家)

作者:馬虹玫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