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九曲剡溪之源,王羲之六拒帝詔之地,被塵世遺忘的古村落

奉化剡溪,發源於寧波和新昌交界的剡界嶺,剡溪經溪口鎮,在江口匯入奉化江,再入甬江而奔海。

剡溪曲折紆迴,一路有六詔、蹕駐、兩湖、臼坑、三石、茅渚、斑溪、高嶴、公棠九處風光,稱為“剡溪九曲”勝景。

剡溪的源頭,剡源村,2004年由水碓頭、前嶴和晚香嶺合併而成。

東晉永和十一年,即公元355年,擔任會稽郡內史,領右將軍的著名書法家王羲之,受到會稽郡刺史王述的排斥,毅然辭去“右將軍”之職後,曾隱居晚香嶺,建有別業,寫字牧鵝。

晚香嶺,隸屬現在的寧波市奉化區溪口鎮剡源村。

當時的東晉皇帝晉穆帝司馬聃,是個愛才之人,聽聞王羲之辭職隱居,非常震驚,連下六道詔書,詔王羲之回朝任職。

王羲之歸隱之心已絕,六拒帝詔,一直隱居在剡溪之源,以書畫賦詩教育子孫,終其一生。

王羲之“六拒帝詔”的典故,自此流傳。

王羲之在剡源的隱居之地晚香嶺,東晉時人煙稀少,可謂與世隔絕。

晚香嶺,也寫作晚響嶺,《剡溪鄉志·氏族》記載:“嘗於將晚時經過是嶺之陰,兩山颼颼作響,想此嶺當初林木叢雜,至晚響徹山谷,故名晚響。”

晉穆帝的詔書,送到現在六詔村,史官無路往晚香嶺,詔書送達的地方,現在被稱作了“六詔”村。

從六詔到晚香嶺,僅僅相距兩三公里。很多人以為王羲之的隱居地在六詔村,這其實是歷史的一次陰差陽錯。

晚香嶺村中原有王右軍廟,為紀念王羲之而建,因王羲之官領右將軍,因此人稱王右軍。

村民回憶說,王右軍廟規模很大,分上下兩廟,廟內戲臺可容數百人看戲,廟中有清朝咸豐帝的題聯:“山色壯四明看此地嶺含永珍,書名高兩晉願先生笑掃千軍。”

上世紀六十年代,王右軍廟被毀,後來在原址上建了晚香嶺小學,現在是村委辦公地。村中雖已復建王右軍廟,但規模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現在村委前面的一棵香樟樹,很遠就能看到,可惜沒有鑑定其樹齡多少年,樹杆之粗杆,七八人才能合抱。

樹若有語言,一定知道歲月的滄桑變遷。

剡源村的前嶴自然村,也稱剡嶴,是一個被塵世遺忘的古村落。

村中的陳泉卿故居,始建於上世紀30年代,俗稱黃道閶門,又稱大屋。

大屋呈三合院走馬樓式建築,坐北朝南,青磚砌築,山牆四馬頭,彩繪圖案至今可見。

大屋設有大門兩道,頭門位於東偏屋南側,進門後有弄道通正屋,二門位於主院落圍牆正中,青石欄框,石質厚實。

正屋與廂房均兩層,設上下簷,兩側設弄,有樓梯上下,走廊相連,雕欄飾寶鑲花,工藝精美。

建築中雕刻精美的浮雕,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可惜大多被盜,房屋也呈傾危之勢,令人嘆惜。

這幢建築的原主人是辛亥老人陳泉卿。

1903年,溪口蔣介石入讀奉化鳳麓學堂,與陳泉卿同窗,與周淡遊、王恩溥等人結義兄弟。

陳泉卿的生平,現在很難查到,他的兒子陳式正,卻大名鼎鼎。

陳式正被蔣介石稱為“世侄”,畢業於黃埔軍校第一期,抗戰爭時期,曾擔任國軍俞濟時74軍58師師長、66師師長、74軍參謀長、19軍軍長等職,軍銜為陸軍中將。

1949年,陳式正到臺灣,陳泉卿仍然留在剡源,據說因為曾與恩來同學,全國解放後,陳泉卿並未受到太大波及。

前嶴村古舊建築頗多,而且具有明顯的徽派建築風格,村民說,清朝時,村中出了一個官員,曾到安徽當官,回鄉後就興建了徽派建築。

古村風物,潛力尚存。

村中現在人去屋空,僅有少量老人留守,古宅傾危,亟待整治。

剡溪的真正源頭叫剡界嶺,現在的剡界嶺村,在1959年前,剡界嶺村分屬新昌、奉化兩地管轄,村中的一條小街,一邊屬新昌,一邊屬奉化。

在行政區劃調整過程中,剡界嶺村完全劃屬了新昌,因此就出現了真正的剡源並不在奉化區剡源村的局面。

剡源村,則以牛坑溪為剡溪之源,計劃打造剡源觀光景緻。

有朝一日,再來剡源觀光。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