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天子穆穆,自起撞郎——親自動手追打大臣板子的皇帝:漢明帝劉莊

廷杖,就是在舊時代的皇帝發怒之際,當廷在朝堂上對大臣施加杖責的舉動。用民間的話說,就是皇帝命令武士們給不聽話的大臣們的屁股上現場打板子。

提起給那些“刺頭”的大臣打板子,明朝的廷杖在歷史上名氣最大。可廷杖的發明者卻不是明太祖朱元璋,卻是距今近2000年的漢光武帝劉秀。而還有一位皇帝,他生氣的時候,居然親自執杖毆打臣下,這個人就是劉秀之子——漢明帝劉莊。

始作俑者

原來,在東漢開國之初,戰亂不斷,身為開國皇帝的劉秀有時不但要指揮作戰,同時還有治國重任。故而原來負責傳遞文書的祕書機構——尚書檯,逐漸演變成了決策中樞,權力不斷加重,相應的工作量很大。

尚書檯的正職長官叫做尚書令,副職叫做尚書僕射,從這兩人以下的所有人員,幾乎沒有節假日,天天都要忙個不停。權力大了,隨之承擔的任務與責任也更艱鉅了,但能進尚書檯工作本身是一種榮寵。也許是出於“疏者寬,親者嚴”的考慮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劉秀居然把營中的“軍棍”制度引入尚書檯,以懲戒那些怠工、出錯的人,從而開創了“杖責官員”的惡例。

雖說明太祖朱元璋沒讀過幾天書,卻從劉秀這裡取到了“真經”。 明朝二百六十七年,從明太祖朱元璋本人從到崇禎皇帝,都曾用此法對付過那些忤逆過自己的大臣。也就是說,在明代無論是何種級別的大臣,只要工作出錯出錯或惹惱了皇帝,都要挨板子。而且明朝中後期的廷杖是實打實的狠打,絕不含糊。無論是誰,只要挨一次廷杖,最輕也要被打斷骨頭變成殘廢,而那些被當場杖死的,更是比比皆是。文武百官只要一提起廷杖,無不色變,畏之如虎。

但東漢時期的廷杖與明朝有很大的不同。而東漢時代的杖責只打尚書檯的人,一般不涉及其他官員。另外,東漢時的廷杖程度教輕,一般最重也不過是皮肉傷,有點類似於父母責打孩子。

光武帝劉秀杖責尚書郎的記錄不多,在建武初年有些記錄。據《後漢書·卷二十九·申屠剛傳》記載:

“(建武初)時內外群官,多帝自選舉,加以法理嚴察,職事過苦,尚書近臣,至乃捶撲牽曳於前,群臣莫敢正言。剛每輒極諫,又數言皇太子宜時就東宮,簡任賢保,以成其德,帝並不納。”

可見,劉秀因為政事繁雜,不免心情焦躁,“捶撲”尚書近臣的事情時有發生。此事影響很惡劣,雖經時任尚書令的申屠剛極力勸諫,但卻收效甚微,光武帝劉秀基本上聽不進去。

所以,身為東漢開國之君的劉秀開創了一個很壞的頭,使得廷杖尚書的壞習慣沿襲到了漢明帝劉莊時期。

光武帝劉秀

察察之主

明帝劉莊的在位時,正值太平盛世,四方雖說有些軍務,但國務活動的繁忙程度總體上已遠不能和建武時代相比。但奇怪的是,在尚書檯工作的郎官們,挨板子的次數卻越來越多了!這又是為什麼呢?

相對而言,東漢時代,對臣下廷杖次數最多的則是劉秀之子——明帝劉莊。他在發怒時,居然有親自動手打人的惡劣行為。主要原因是——明帝劉莊的性格偏狹,好察細事,而且脾氣急,度量也不大。如《後漢書·明帝紀》如此評價他:

“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達。內外無幸曲之私,在上無矜大之色。斷獄得情,號居前代十二。十斷其二,言少刑也。故後之言事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而鍾離意、宋均之徒,常以察慧為言,並見本傳。夫豈弘人之度未優乎?”

《後漢書·章帝紀》也說:

“魏文帝稱’明帝察察,章帝長者’。”

漢明帝劉莊是個“察察” 令主,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個做事有潔癖或細密苛刻的人。他在登基後,為了掌控最高權力,必須牢牢控制尚書檯,這裡是權力中樞所在,否則,就要大權旁落。正因此故,明帝對尚書檯的管理與督訓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嚴。

在明帝朝,尚書檯的人,無論是誰,甭管是僕射還是尚書,只要犯錯,一律會被拖出去在屁股上打板子。打完了之後,還要繼續幹活。由於事務繁重,工作量較大,難免出錯。加上這個劉莊性子偏狹急躁,特別容易上火,故而尚書檯的人總是被責打,有些人甚至被打的皮開肉綻,叫苦不迭。

很顯然,對於滿朝文武而言,新皇帝劉莊比其父劉秀更難伺候。在他們看來,劉莊性情偏執,心胸狹隘,為政苛察,好用耳刺目聽為明。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好賣弄一些小聰明,最終卻耽誤了大事。提起劉莊的某些深刻細密的做法,群臣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劉莊打人很有自己的套路,那就是沒有套路,非常任性隨意。有時他脾氣上來,不分青紅皁白就下令把犯了錯的人猛揍一頓,打完了還要詳細問公事,繼續辦公。他也明白,要是把人都打死了,誰來幹活啊?有時尚書們甚至一邊哭一邊幹活,劉莊卻是若無其事地監督,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劉莊的脾氣很暴躁,尤其是那股子狠脾氣上來時,六親不認,尚書們見了他就像鼠瞅見了貓一樣,個個戰戰兢兢。有時一聽見劉莊駕到,甚至會嚇得渾身打哆嗦。更可怕的是,有時劉莊急眼了,居然會親自操起棍子打人!

漢明帝劉莊

天子撞郎

永平三年(公元60年)裡的一天,劉莊為了一件小事,突然對尚書檯郎官藥崧大發雷霆。當時這個倒黴的藥尚書不知怎麼把劉莊惹惱了。這個年輕皇帝氣的火冒三丈,只見他額頭上的青筋暴起,他甚至等不及召喚武士,順手操起立御案邊上的棍子,飛速地向藥崧身上猛抽。藥崧毫無防備,嚇了一跳,像猴子躲避鱷魚一樣四處跳躍著奔逃,藥崧在前面繞著柱子跑,劉莊拿著棍子在後面追!藥崧也急了,他索性一頭鑽進了殿側書案底下,無論如何不肯出來。

劉莊怒氣不息,還在外面跺腳喊叫:“快出來!藥郎,你給我出來!”

藥崧怕極了,怎敢出來?他趴在裡面委屈地說:“天子穆穆,諸侯煌煌,未聞人君,自起撞郎!”這點兒事不勞您親自動手吧!

劉莊聞言,頓時覺得臉上有點火辣辣的,畢竟他是飽讀聖賢書的人,一陣羞慚過後,他終於明白過味來了。劉莊主動停手作罷,並當場宣佈赦免了藥郎。直到聽了皇帝的這道口諭,藥崧這才敢灰溜溜地爬出來,像個老鼠一樣逃走了。

訊息傳出,滿朝文武笑的前仰後合,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此事也在洛陽市井裡傳開,市民們也在議論紛紛。大家都在說:尚書檯的這份差使,實在是不好乾啊!這哪是什麼君臣,分明是地主和佃戶嘛!

毆打藥崧事件,不是劉莊第一次杖責尚書郎,也不是最後一次。在劉莊在位期間,尚書郎們捱打的日子還在後頭呢。就在“藥崧事件”發生之後不久,尚書檯又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這年的春上,有些蠻夷部落前來進貢放物,表示臣服。劉莊聞之大悅,下詔賜給縑(jiān)帛若干匹。按照慣例,詔書的起草工作是由尚書檯去做。負責記錄劉莊語錄的郎官在謄寫進入詔書時,不慎把賞賜的數額由“十”寫成了“百”。 後面負責校對的官員也沒發現,就把詔書副本送抵大司農府上撥付了。

幾天後,大司農親自拿著賬本呈報劉莊,並彙報了具體情況。劉莊的腦子好使,登時覺得不對,怒責道:“朕記得很清楚啊,當時只說賞了他們幾十匹,你怎敢就給幾百匹?你,難道不要腦袋了嗎?”大司農也嚇得魂不附體,趕緊回奏:“冤枉啊!陛下!臣完全是按照尚書檯給的詔書副本行事啊!不信的話,陛下請看詔書,不敢欺君!”說完,遂將詔書副本呈上。

劉莊拿過一看,氣的臉都綠了,當即把那個負責謄抄的郎官叫來責問,連聲大罵:“混賬東西!你們這些飯桶,整天是幹什麼吃的?看看你做的好事!”尚書郎一見闖下大禍,嚇得渾身如篩糠一樣,不住地叩頭請罪。

這可真不是劉莊小氣,當時國家剛從烽火歲月走出不久,物力不豐,製造能力也很有限,皇帝家餘糧也不多。那縑帛是用絲綢製成,是雙經緯的粗厚編織物,在當時屬於貴重的物品,只有少數權貴高官才能用得起,一般人士是絕不敢問津的。幾個小小的部落,就靡費了這麼多東西,這讓劉莊如何不生氣?這是一筆鉅款吶!

劉莊氣得發昏,必須要打人呢。他厲聲下令:“朕今天就讓你長點記性!來人!拉出去,杖責三百!”武士們不容分說,將這個倒黴的郎官拖起就往外拉。突然之間聽得一聲高呼:“慢!”劉莊轉身一看,原來是尚書僕射鍾離意急匆匆地趕到了。原來那尚書檯一出事,鍾離意馬上得到了訊息,就飛馬趕往內殿,一進宮門就見皇帝又要動刑打人,急忙跪下勸阻。

劉莊用鼻子“哼”了一聲,卻是一言不發。鍾離意沉著地奏道:“陛下!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做事難免會有差錯,容忍他人之過,這是連庸人都明白的道理。如今您為了如此一件小事就重責郎官,要是再傳揚出去的話,天下人會怎麼看待陛下?請陛下三思啊!”

劉莊大怒,正要發作,只見鍾離意麵無懼色,繼續朗聲上奏:“陛下!如果您真要追究尚書檯懈怠瀆職之罪,也不應處置這個小小的郎官。他只不過是個小小的辦事員而已。臣是尚書僕射,理應對此負責!如果要打,請陛下先打臣下吧!”說完,他當眾脫去官服,伏地奏道:“懇請陛下先對小臣用刑!”鍾離意是個忠臣,每每能犯顏直諫,劉莊一向很看重他。經過鍾離意的一番勸說,劉莊已經消了大半氣了,溫言撫慰道:“鍾離尚書請起,朕饒了他還不行嗎?”在鍾離意的忠言勸阻之下,那個可憐的小郎官幸運地免去了一頓皮肉之苦。

漢明帝尊師重教

陋規存廢

雖然這次沒過成癮,但劉莊打尚書郎板子的習慣卻是一直延續著,而且足足打了十八年,直到他去世為止。劉莊死後,其子章帝劉炟即位,他的性情寬厚,從不責打臣下。從此,廷杖尚書郎——這個可怕而又可笑的慣例這才被廢除。

話說回來,漢明帝劉莊這板子是打了,但臣下們的板子也不是白挨的。劉莊作為史上有記錄的首位親自操起棍子打人的皇帝,永遠地載入了史冊。身為一國之君,居然親自操起板子打人,對於中國這個禮儀之邦來說,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記錄。特別是劉莊作為歷史上有名的賢君令主,素是以崇尚喜好儒學著稱,修養應該比一般人要好些才是,他又身為皇帝,身份尊貴,理應以自我修身為天下表率,卻又怎麼可以這樣紆尊降貴、如此行事呢?

《大學》雲:“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孔子也說過:“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臣下犯了錯誤、出了問題可以批評嘛,幹嘛要動粗呢?從這個意義上說,也從某個特殊角度說明了劉莊在個人修養方面的不足吧。

到了明朝年間,洪武帝舊瓶裝新酒,重新撿拾起這項天子專屬絕技,成化之前,凡廷杖者還可以“用厚綿底衣,重毰迭帊,示辱而已”,到了正德年間,明廷創造了一百零七人同時受杖的國家紀錄,再到嘉靖皇帝,再接再厲,勇攀高峰,同時廷杖一百二十四人,其中十六人當場杖斃。

明朝是廷杖的巔峰期

必須承認,這便很有些出離光武帝和漢明帝的本意了。

參考資料:《後漢書》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