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最大潛力就是沒有潛力?為何說蒙古的未來根本就不可能崛起?

蒙古在歷史上真的“輝煌”過嗎?

似乎沒有,不過你要非說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帝國是他們的歷史,倒也沒什麼毛病,因為歷史上的他們,本就是成吉思汗的家奴。雖然從未被黃金家族當回事,畢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是?

而要拿成吉思汗和今天做對比,蒙古人會發現還是躺著做夢比較好。因為要實現蒙古的再度崛起,需要同時滿足的條件太多,缺一不可。而要讓蒙古半死不活甚至重下地獄,一個因素就夠了,而現實情況還不止一個。

因為蒙古的存在,今天的很多人,對於蒙元帝國和元朝產生了深深的懷疑,成吉思汗也分不清到底是我國人還是蒙古人。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蒙古在歷史上的很長一段時期內,一直是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691年,康熙在多倫諾爾舉行會盟,標誌著漠北蒙古喀爾喀四部正式併入清朝版圖。雖然清朝仿照漠南蒙古模式對漠北蒙古實施盟旗制度的“自治”模式,但清朝對蒙古高原的統治力度前所未有,一直持續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

在長達200多年的時間裡,為加強對漠北蒙古各部的統治,清朝統治者在漠北地區全面推行盟旗制度,杜絕各部逐水草而居,大大降低蒙古各部的抗天災能力;而且無法遊牧的喀爾喀各部近親結婚盛行,性病流行,新生兒存活率大大下降;

除此之外,清朝統治者還在蒙古高原大興黃教,大興土木修建喇嘛廟,並要求蒙古各部新教。黃教的盛行,使蒙古各部日益貧困,且因為信教人數的激增,蒙古各部家庭人口越來越少,勞動力銳減的蒙古生產力水平每況愈下。

不僅如此,清朝還鼓勵晉商等深入蒙古腹地進行經濟掠奪,使蒙古各部長期處於負債狀態,生活水平徘徊在溫飽線上。

到辛亥革命爆發前,漠北各部總人口不過50萬,清朝的統治將漠北蒙古打入萬劫不復之地,徹底解決了困擾中原王朝數千年的遊牧民族問題。

而人口的劇減,深深影響到了漠北蒙古後來的發展。即使漠北蒙古走向分立,在沒有中原地區影響的100多年時間裡,蒙古人口也不過增長到今天的300多萬,還不及內蒙古的一個零頭。

人口在任何時候對於一個國家的發展而言都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人口稀少的蒙古即使面積達157萬平方公里,在國際社會仍然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更沒有發展甚至崛起的潛力。

而影響蒙古今日發展的因素似乎並不只是這些,因為在1911年之後的100多年時間裡,蒙古受到的摧殘相比於清朝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自清朝末年開始,蒙古成為俄羅斯的侵略目標。對於噬土成性的俄羅斯而言,蒙古的命運可想而知。

19世紀末沙皇尼古拉二世炮製了臭名昭著的“黃俄羅斯”計劃,公然將漠北蒙古納入其勢力範圍。隨即沙俄不斷派出商隊、探險家等間諜集團深入漠北蒙古,煽動蒙古高層脫離清朝統治。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沙俄煽動蒙古庫倫活佛哲布尊丹巴圖納爾自立,蒙古開始脫離我國版圖。

雖然一戰爆發後,沙俄崩潰,皖系軍閥徐樹錚趁列強無力東顧於1919年收復漠北蒙古及唐努烏梁海。但因為北洋軍閥的內訌,加上蘇俄政府的逐漸穩定,蒙古局勢再度複雜起來。

1922年,蒙古建立君主立憲制政權;1924年哲布尊丹巴沙圖納爾去世,蒙古成立共和國,成為蘇聯的附庸。

此時的民國政府,對蒙古鞭長莫及,蒙古在事實上成為蘇聯的加盟國之一。

在1992年之前,蘇聯在經濟上驅逐第三國資本;政治上培養親蘇分子掌權;軍事上與蘇聯共建防禦體系;宗教上屠殺蒙古王公及黃教喇嘛;思想上培養仇華意識,禁止民眾崇拜成吉思汗;文化上廢除回鶻蒙古文,推行帶有斯拉夫特色的西里爾蒙古文。

不僅如此,斯大林還要求蒙古高層與蘇聯女子通婚,增強對蘇聯的認可。

作為事實上的蘇聯加盟國,蒙古服從蘇聯發展大局。資源豐富的蒙古成為蘇聯的奶牛,境內工業體系無從建立,蒙古長期在農業和畜牧業的低端產業徘徊。

可以說蘇聯對蒙古的統治比起清朝更加野蠻,三百萬蒙古人已然與中華民族分道揚鑣,成為世界上最仇華的群體。

不過雖然蘇聯野蠻,但對蒙古的發展還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比如俄羅斯對蒙古的經濟援助。如果緊跟老大哥的步伐,蒙古即使不能崛起,也不至於混到今天的境地。

這一切的出現,只因1991年蘇聯解體,這讓蒙古徹底失去了靠山。蘇聯解體後半死不活的俄羅斯自顧不暇,在很長時間內對同樣半死不活的蒙古愛莫能助。

而蒙古更懼怕我國趁俄羅斯半死不活時奪回蒙古,因此對我們更加警惕。

在俄羅斯鞭長莫及的情況下,我國逐漸成為蒙古的最大投資國,尤其是08年全球次貸危機後,蒙古在我國資金的支援下芝麻開花,GDP增長一度達到兩位數,被世界媒體驚呼為下一個迪拜。

然而,仇華心理作祟的蒙古政府於2012年出臺了《限制外國投資法》,直接針對南方大國,我國很多投資血本無歸。經此劫難,蒙古的發展腳步戛然而止,經濟水平一夜回到解放前。

而蒙古自蘇聯解體後,似乎也不等不靠,進行了一系列轟轟烈烈的自救。不過從後來的結果來看,這些自救不僅沒有讓蒙古脫胎換骨,反而讓蒙古更加尷尬。

比如蒙古在蘇聯解體後進行了類似於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的清算運動,對蒙古奠基人喬巴山進行了批判,甚至將其遺體移出水晶棺。而後蒙古進行了意識形態的轉向,拋棄了共產主義制度,表示與過去劃清界限。

不過有限的改革註定無法為蒙古帶來新生,四不像的西方民主讓蒙古長期處於激烈的內訌中。

不僅如此,蒙古還在蘇聯解體後,與美國及日本等資本主義國家眉來眼去,不僅每年和美國進行“可汗搜尋”聯合軍演,更在美國的慫恿下向阿富汗、伊拉克等國派兵。

日本則不斷加強與蒙古的聯絡,以期獲得更多的蒙古資源。

另外,曾經的靠山俄羅斯也在不斷謀求重返蒙古,畢竟今天的蒙古陸海空三軍依然使用著俄式武器裝備,似乎與俄羅斯的舊情復燃能夠為蒙古帶來曙光。

不過俄羅斯在國際社會自身難保,經濟發展長期一蹶不振。最要命的是俄羅斯語和蒙古一樣靠出賣資源為生,不可能為蒙古帶來更多的有力支援。蒙古最希望利用的西伯利亞大鐵路,一直以來都是俄羅斯的雞肋工程,無論如何也是不划算的存在。

當然對蒙古而言,其自身的問題永遠是限制其崛起的根本性因素。比如蒙古沒有完整的工業體系,低下的農牧業發展水平,讓蒙古因人口膨脹導致沙漠化更加嚴重,今天的蒙古80%的土地已經或正在被沙化。

而為蒙古創造外匯的資源,在國際市場上根本沒有不可取代性,這意味著蒙古資源在國際社會依然沒有太大的競爭力。

所以,不要和蒙古談崛起,這個國家的存在本來就沒有發展可言。

多有疏漏,煩請斧正。

我是靜夜史,期待您的關注。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