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連雲港 | 何雅君】

“我想去連雲港,乘一艘夢的畫舫,穿過煙雨的江南,蘇州天堂。當心湖碧波盪漾,你站在水的一方,看不清你的模樣,煙霧迷茫……”我故意把這首《連雲港》大聲唱給兄弟阿汪聽,他只是煩悶地揮揮手,叫我不要搗亂。

十幾年前,阿汪有一個外表美麗、學業優秀的初戀女友,家就在連雲港。可是他媽嫌那裡經濟條件不好,一定要他們分手。

“我說,你媽對經濟條件的要求是不是有點高啊?連雲港好歹是一個海濱城市,至於拿這個當理由嘛?”我們對著地圖討論了一番,發現連雲港號稱“新亞歐大陸橋東橋頭堡”,交通應該蠻發達。它境內有孫悟空的老家花果山,環境應該不錯。連雲港邊上就是黃海,海鮮肯定有的吃,夏天還可以游泳。總而言之,我搞不清連雲港究竟是哪兒得罪了阿汪他媽。

我把我的困惑告訴了蘇北籍的同學小玫,還從地理位置、景區分佈、沿海特色等方面作了一番我以為的分析。小玫說,她哥哥家就在連雲港,那地方究竟怎樣,暑假一起去玩就知道了。後來小玫的確帶著一個姑娘去了,但那不是我,因為我假期經常待在北京。我的失約讓小玫很是掃興:“何老鼠這傢伙整天研究連雲港地圖,叫她去的時候卻沒影兒了,到底幾個意思?”

為了表示我絕非虛情假意,在北京過暑假的時候,我特地買了一本火車時刻表,研究北京到連雲港怎麼走。可惜,所有的火車都是早上天不亮發車、晚上天黑了才到的。我一個人去,摸黑尋路恐怕有風險。為什麼不坐飛機?Sorry,連雲港的白塔埠機場只有極少的航班進港,到達時間同樣很詭異。

不過,連雲港不是孫悟空的家鄉嗎?孫悟空是個很有辦法的傢伙,真心要去他那大名鼎鼎的老巢,也不至於無計可施吧——參加完北京某高校研究生考試的2010年冬天,我踏上開往上海的T109次列車,擺出一副明天早上就能到家的樣子,依依不捨與送行的友人揮手道別。車和我一起進入黑暗與混沌,當列車員用手電筒將我照醒時,已是次日凌晨5點。她壓低聲音對我說:“徐州到了。”我像突然得到指令的士兵一樣,迅速從被子裡切換到了站臺上。車又啟動,繼續向上海而去,我卻已經悄然逃脫,從地道里鑽到事先查好的另一個站臺上,跳上一輛剛剛到來的綠皮火車,補了張票,往空蕩蕩的坐椅上一躺,向著夢寐以求的連雲港而去。

我準備花一天半時間在連雲港探祕。彼時,阿汪已在母上大人的強制干預下,與那個女朋友分手。我不便打攪他,出於安全考慮,給小玫發了一條資訊,告訴她我將在早晨6點40到達這座港城。小玫睡夢中被簡訊吵醒,回罵我一句:“大冬天的看海,何老鼠你是瘋了嗎?”

彼時,我還沒有智慧手機。走出位於老城區新浦的連雲港站,我在附近的快捷酒店安頓了行李,攤開新買的地圖和筆記本,用了一個小時,將要去的地方、串連景點的公交線路逐一標註、記下,然後搭車去了著名地標花果山。

花果山是雲臺山的一部分,你可以理解為它是從海上升騰起來的,也可以認為是海水沒有把它浸沒,露出了625米高的石頭。冬天的花果山人很少,猴子都進洞睡覺去了,只看見一個女人提著一串毛絨猴在賣。想到家中父母屬猴,我便買了兩隻掛在包上,學著猴兒的樣子四處遊蕩,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午飯後,去看期待已久的“連雲港的海”——我非常喜歡大海的遼闊。我從新浦坐公交出發,兩小時後到達終點站“連島浴場”,卻沒有看到海的蹤跡。真的,那裡除了泥漿廢地,什麼也沒有。我確信自己走錯了,在四周找起海的方向來。只見廢地旁邊有一片施工場地,還有已經建成的幾幢動遷居民安置樓。我轉了半個小時,只看到硬化的泥地上停著幾艘多少年沒動的鏽船,上面寫著“連島”兩個字。當地人告訴我,這裡的確是連島浴場,只是多年以前就淤積廢棄了!

大老遠跑來探索一座港城,卻沒有看到海的蹤跡,我一口氣咽不下去啊。調取了頭腦裡關於連雲港海濱的資訊後,我轉身搭車,去找這座島上的蘇馬灣景區,以及我最想看的“新亞歐大陸橋東橋頭堡±0.0公里”紀念碑石。如果說,探索“連雲港的模樣”是為了解惑,那麼,站在新亞歐大陸橋的起點處,與這塊碑石合個影,才是我此行真正的目標。站在那裡,彷彿就能看到隴海鐵路無盡地向前延伸,穿過廣袤的中原、蒼遼的西部、神祕的中亞和西亞,深入遙遠的歐洲,連線起荷蘭鹿特丹和比利時安特衛普港。

奇怪的是,車到站後,我只看見寬闊筆直的大馬路,和路邊綠地的一個白色大傘亭。根據之前查過的景點資訊,我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在海一方”公園。可是,海在什麼地方?我站在空蕩蕩的路邊,不知所措。終於有人路過,我上前打聽,才知道還要順著山坡往上走一段,才能看到蘇馬灣景區的大門。至於“橋頭堡”的紀念碑石和隴海鐵路的起點,都在港區裡面,被成千上萬噸集裝箱包圍著,遊客是進不去的。

失望之餘,想著至少能看到海,我在下午四點稀薄的陽光下鼓足勇氣,朝景區大門走去。那門非常寬,是用電子圍欄攔起來的。我站在門口,想看一眼裡面的海,被告知要先買30塊錢的門票。我的天!你見過哪座城市的海是要收門票的嗎?大海又不是游泳池!

售票員告訴我,蘇馬灣景區比較大,進去以後能逛不少時間,買張票還是划算的。我怔怔地站在鐵門外,太陽下山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於是調轉頭,往回城的車站走。畢竟,這裡是四下無人的郊外島嶼,要我一個人沿著蘇馬灣的海岸線走一圈,面對逐漸昏暗的夜色和湧上來的潮汐,我不敢。

回程路上,汽車經過了一個叫墟溝的地方。這裡離海邊不遠,高樓林立,和老城區新浦比起來,這裡才能看出大城市的樣子。公交站牌上說,這裡屬於連雲港開發區。相比之下,市中心新浦看上去就像一座縣城。原來連雲港最繁華的地方是在開發區,我覺得這邏輯有點神奇,就好像上海最繁華的地方不是人民廣場,而是虹橋開發區和金橋開發區一樣。

回到上海後,我沒敢把旅途的見聞告訴阿汪。又過了很久,我才突然想明白:阿汪的媽媽並沒有去過連雲港,根本想象不出它真實的樣子。她堅持要他們分手,哪裡是因為他女朋友家在連雲港呢。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