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書法知識:林散之談用墨_墨是

林散之 談用墨

寫字要有墨法。濃墨、淡墨、枯墨都要有,字“枯”不是墨濃墨少的問題。

多搞墨是死的,要惜墨如金。

懷素能於無墨中求筆,在枯墨中寫出潤來,筋骨血肉就在其中了。

王鐸用幹筆蘸重墨寫,一筆寫十一個字,別人這樣就沒有辦法寫了,所謂入木三分就是指此。

把墨放上去,極濃與極乾的放在一起就好看,沒得墨,裡面起絲絲,枯筆感到潤。墨深了,反而枯。枯不是墨濃墨淡。——與陳慎之談

笪重光論用墨:磨墨欲濃,破水寫之方潤。 ——與魏之禎、熊百之等談

厚紙用墨要帶水,薄紙、皮紙要用焦墨寫。

用墨要能深透,用力深厚,拙中巧。

會用墨就圓,筆畫很細也是圓的,是中鋒。

用墨要能潤而黑。用墨用得熟不容易。

笪重光:“磨墨欲熟,破水寫之則活。”熟,就是磨得很濃。然後蘸水寫,就活了。光用濃墨,把筆裹住了,甩不開。 ——與莊希祖談

早年聞張慄庵師說:“字之黑大方圓者為枯,而乾瘦遒挺者為潤。”誤以為是說反話,七十歲後,我才領悟看字著重精神,墨重筆圓而乏神氣,得不謂之枯耶?墨淡而筆幹,神旺氣足,一片渾茫,能不謂之潤乎?

“潤含春雨,乾裂秋風。”不可僅從形式上去判斷。

墨有焦墨、濃墨、淡墨、渴墨、積墨、宿墨、破墨之分,加上漬水,深淺幹潤,變化無窮。“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墨要熟,熟中生。磨墨欲熟,破之用水則潤,惜墨如金,潑墨如瀋,路子要正,切勿邪途。

有筆方有墨。見墨方見筆。

筆是骨,墨是肉,水是血。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