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國先驅鋼琴家巫漪麗逝世:內心強大的女人,永遠不會散場_音樂會

轉眼間,世間又少了一位有意思的人。

作者:黃英雄

春風送暖,晴日當空,中國先驅鋼琴家巫漪麗卻在昨日與世長辭。

4月20日夜晚,巫漪麗在新加坡維多利亞音樂廳出席音樂會。在音樂會的下半場,她突然開始冒冷汗,在走向廁所的途中,因體力不支而暈倒。最後她被急送到中央醫院,卻不治而亡。

巫漪麗是中國第一批國家一級鋼琴演奏家,她一生共走過89載春秋歲月。

9歲師從義大利音樂大師梅百器;19歲與上海交響樂團首次合作演奏《貝多芬協奏曲》,轟動上海灘;24歲,成為北京中央樂團第一任鋼琴獨奏家,並受到周恩來總理接見。

巫漪麗的一生,為人低調冷清卻又卓越不凡。

1

1930年的上海,一聲清亮的啼哭劃破天際,巫家的一位小姐伴著一抹祥雲從天而降,給這個絃歌不斷的書香世家再添一曲清音。

這個臉頰粉嫩的女娃雙眼閃爍,父母便給她起了“漪麗”這樣一個名字,寓意美好、清麗。父輩姓巫,她就叫巫漪麗。

當時,誰也想不到,這個小娃娃就是日後中國的第一代女鋼琴家。

6歲那年,巫漪麗跟隨舅舅進出電影院,她被銀幕上男主演奏的鋼琴深深吸引,回家便和父母說要學鋼琴。這便是巫漪麗在鋼琴之路上的開端。

巫漪麗童年照

1959年5月27日,何佔豪、陳鋼作曲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在上海蘭心大戲院首次公演,完成了交響樂的世紀性突破。

然而,那時《梁祝》還沒有鋼琴版,於是巫漪麗從資料室借來總譜,熬了三天三夜,最後創作出《梁祝》鋼琴伴奏。她在舞臺上親自演繹了這首自創的鋼琴版《梁祝》,由此成為《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鋼琴部分的首創者和首演者。

巫漪麗在這首《梁祝》上,花了不少心思。她從一個跨文化創作人的高度來審視這首歌曲,將西洋樂器與中國情感結合,使得旋律簡單的《梁祝》具有深刻而複雜的美感,一下便打動了中外聽眾。

她說:“我對《梁祝》的改編,是一箇中西音樂表達手法相糅合的過程,外國聽眾對它的接受度也很高。世界範圍內最知名的中國樂曲,《梁祝》應該算一個。它的旋律確實非常觸動人心。”

巫漪麗深刻詮釋了什麼是“西洋樂器中國情”。她對音樂的專注,把中國鋼琴推到一個新的高度。一曲《梁祝》因她的改編,在世界範圍內流傳。

2

巫漪麗一生演出無數,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抗美援朝志願軍那次。

“當時總的領隊是賀龍,京劇方面有梅蘭芳、陳豔秋、蓋叫天,有馬思聰和周小燕,我就給這些人彈伴奏,自己也彈一箇中國作品。那個鋼琴他們是從地底下埋了25米挖出來的,所以那個鋼琴根本有時候按鍵都不完整,志願軍非常熱情。”

那段時間,梅蘭芳的京劇唱腔,巫漪麗的鋼琴演奏,成了革命前輩心底的寬慰。即使音調不全,也如人間仙樂一般。戰亂的生涯中,音樂就是最好的陪伴。革命前輩們從巫漪麗的鋼琴裡想到了家裡的孩子,抱著孩子的妻子,和妻子一同盼望的母親。

1953年與上海交響樂團的同事們在演出海報前留影

艱難的歲月啊,一切都缺,但還好我們有一隻破舊的鋼琴。

這之後,巫漪麗又在重慶演出。當時,巫漪麗將鋼琴擺在舞臺中間,結果有人跑來問,那個黑櫃櫃是幹什麼的?巫漪麗就把琴蓋開啟,露出琴鍵,耐心地給當地人介紹鋼琴怎麼發出聲音來。

在巫漪麗的講解下,這人生平第一次瞭解了音樂知識。

這已不是巫漪麗第一次耐心教人。早在上世紀50年代,巫漪麗為了教那些樸實的人怎樣去欣賞西洋音樂,就全國巡迴演出,跑遍了除西藏以外的各個省份。箇中辛苦,可想而知。

巫漪麗老師在中央樂團工作期間的照片

但巫漪麗從未覺得辛苦。她是完全享受鋼琴樂的樂趣的,更願意與人分享這一快樂。她的身上有一種光榮的使命感——把中國傳統音樂傳遞下來,讓更多愛音樂的人聆聽到世界的美妙聲音。

有的人,執著名利,一生迷失;有的人,為熱愛奉獻,永葆內心的清澈與安寧。藝術,從來都是勇者的堅持。巫漪麗,卻是溫和低調的勇士。

3

因為鋼琴演奏,巫漪麗結識到了一生摯愛楊秉蓀。他是中央樂團第一任小提琴首席。事業追求與造詣一致的兩人很快被彼此吸引。

楊秉蓀(中)

於是,兩顆優秀的靈魂結伴而行。

巫漪麗和楊秉蓀選擇了在北京成家,雖然生活拮据,但兩人琴瑟和鳴,恩愛有加。巫漪麗懂得如何在人前襯托丈夫的光芒,她在舞臺上甘於做楊秉蓀的綠葉。

然而好景不長,楊秉蓀不幸因“文革”獲刑入獄,被判10年。之後她和深愛的丈夫被迫離婚,從此兩人天各一方。

心碎的巫漪麗從美國到新加坡四處輾轉。輝煌過去,便是寂寥。這麼些年來,她就租住在新加坡,以教琴為生,過著獨行俠的生活。

此時的《梁祝》,便成了她在異國他鄉的一曲慰藉。

巫漪麗與同門師弟傅聰在新加坡合影

曾有記者問她:“一個人在租住的房子裡你會感覺到孤獨嗎?”

她說:“彈鋼琴就不孤獨了。”

是啊,音樂的力量是強大的,巫漪麗的內心也是強大的。從巔峰到谷底,從幸福美滿到不幸離散,幾十年的漂泊歲月,不知幾人能向她這樣在鋼琴中化解不平。

都說曲由心生,巫漪麗的《梁祝》彈的就是她的人生。她將心中的積鬱、思念、愛恨情仇全都彈進了這支曲子裡。彈者有情,聽者有淚。

據說,每當她彈起《梁祝》,下巴都會微微地顫抖。那兩隻在山巔糾纏的蝴蝶,分明就是她與楊秉蓀,分明就是他鄉與故地。

《梁祝》起落流淌的鋼琴曲裡,有著啼血的淚痕,但她不會大聲喧譁,只是讓你淡淡地品嚐,從心底裡升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悲愁。

2008年,幾經周折,78歲高齡的巫漪麗終於如願出了第一張鋼琴獨奏專輯。5年後,83歲的她又出版了第二張個人專輯。

2008年出版第一張個人鋼琴專輯

這張專輯,她特意託朋友從新加坡帶給身在美國的前夫楊秉蓀,與他一同分享人生的喜悅。

既然遙遠,那就遠遠地愛著吧。

這些個動盪的年頭,想必巫漪麗也曾有過不甘。只是她學會了去調和自己的內心,與我無益,便無需庸人自擾。與其患得患失,何不優雅過這一生。

浮塵茫事,歲月空靈。許是大作已成,許是心願已遂。如今,巫漪麗再一次優雅謝幕,永遠拉上了人生的幕布。她雖已遠去,《梁祝》之曲卻始終縈繞。在蝴蝶紛飛的山谷,有情人終成眷屬。浮雲往事,且就隨風去罷。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