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洪晃:我不是張大小姐_讀者

讀者:“你就是那張大小姐的原型嗎?”

洪晃:“小說是虛構的意思。親。”

讀者:“賣點是:可以玩對號入座。”

洪晃:“……在小說裡找原型。這個世界真滑稽。”

4月24日,洪晃要帶著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張大小姐》,來成都做分享與籤售了;同時,微博上,她還一直不遺餘力地解釋,這部作品“不是自傳,更不是身體寫作”,希望讀者們不要“對號入座”。

▲洪晃首部長篇小說《張大小姐》,封面由成都讀者或許已經很熟悉的設計師殷九龍設計

01

讀者都怎麼個對號入座法呢?

“我是當作她的自傳來讀的,相似的背景、相似的經歷、相似的性情”,“極大滿足了八卦之心,恨不得把書裡的人物一個個拎出來到現實中的對應”,“能翻出的人物原型有蘇某,王中某,吳某某,鄧某;品牌芭某時尚,某某保險”……網路上,這樣的說法不在少數。

最讓讀者津津樂道的,大概就是把小說中的孟主編看做是時尚雜誌主編蘇芒,“原型有時尚主編蘇芒”,“孟主編可以說是蘇芒翻版了吧”,“哈哈哈,諷刺蘇芒大姐666”。

考慮到二人在微博發合影的那次著名公案,這樣的聯絡,似乎確實很容易就能發生。

▲這件著名的微博公案裡,閉眼大笑,在蘇芒的微博合影中未出現的洪晃和張欣,正在討論洪晃的小說《張大小姐》,圖源/betterlifeby晃

試圖在現實世界中尋找虛構故事和虛構人物的對應物,這當然是一種最為古老的解讀習慣:

曹植筆下的洛水之神毫無疑問是個虛構的角色,但是歷史學家們卻總是想要在曹魏宮廷裡,為她找到了一個原型,他們也似乎真的找到了,說是甄宓;而把《紅樓夢》當清宮祕史來讀,也實在已經是一種“正統”的讀法了。

不過,在另外一些現代人眼裡,這種讀法實在太過粗暴。用蘇珊·桑塔格的話來說,把文學中的形象當做現實的隱喻的闡釋方法,是以一種非文學的態度來對待文學。

《涼宮春日》的阿虛也有這樣一句名臺詞:“在虛構的故事裡尋求真實感的人,腦袋一定有問題。”

▲《涼宮春日》劇照,圖源/網路

錢鍾書則用過一種更形象的表達:“假如你吃了個雞蛋覺得不錯,何必認識那下蛋的母雞呢。”

作為《張大小姐》作者的洪晃,與桑塔格、阿虛和錢鍾書一定會惺惺相惜;當讀者問起她是否就是張大小姐的原型,筆下的人物是否有現實的影射,自己是否是新書宣發的最大IP時,她的迴應簡直是錢鍾書臺詞的翻版:“完全虛構”,“……不賣書賣作者,買雞蛋非要看老母雞嗎?”

當然,恐怕我們也都得同意,讀者並沒有義務對作者言聽計從;對於文學作品的闡釋,一個作者並不會比一個讀者,擁有更多的特權。

02

“張大小姐從酩酊大醉中慢慢甦醒過來。她躺在床上,眼睛都沒睜開,光靠嗅覺就知道她現在的物質環境已經遠離了她那‘起碼四星級’的底線。”

這是洪晃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張大小姐》的第一句話,小說第一章早在2016年8月30號,就已經被她發表在了自己的公眾號“BetterLifeBy晃”上。 第一篇推送的摘要,洪晃就選取了“她的Chanel套裝被扔在了潮乎乎的水泥地上”。

▲在公眾號開始連載《張大小姐》時,洪晃也十分老派地寫了序言;在序中,她說:“……拿出來獻醜,你們看著,我再繼續寫著。實在難看也告訴我。我不是托爾斯泰,不寫東西我不會死的。”圖源/BetterLifeBy晃

名門之後、藝術家前男友、時尚圈、留學美國……小說的主人公張燕雖與洪晃本人有極其相似的背景,但除此之外的二人,幾乎可以說是南轅北轍。

張大小姐的出場行頭是,香奈兒套裝、紅底高跟鞋(洪晃在後面一定會點明這鞋的品牌是Louboutin)、路易威登化妝包、香奈兒35號口紅,賓士車和無比忠誠的司機。

名牌的頻繁出現如同報菜名,難怪會讓許多人認為,《張大小姐》“約等於中年版《小時代》”,“郭敬明老師寫的算小時代的話,洪晃老師這本算大時代”。

實際上,洪晃並無意於烘托時尚圈,她對這個圈層並無太多的同情。洪晃更會對張大小姐所處的這個世界說:“對於我來講,我總覺得,可能上流社會是在任何一個國家裡頭最虛偽的一個人群。”

在許多時候,洪晃都有過類似的表達,“上流社會……會把自己打扮成很漂亮的樣子,但是很多東西都是虛假的。其實我們的行為標準是自己定的,上流社會在當今不能成為一個行為的榜樣”。

無論她對“上流社會”的批判有無道理,關於這個“社會”的書寫,洪晃可以是駕輕就熟;我們甚至可以想象作者本人在寫下這些名牌名詞時,湧現出的如同惡作劇般的竊喜與嘲諷。

03

在《張大小姐》小說的飄口上,洪晃說自己“寫過專欄,當過CEO,開過服裝店,演過兩個電影,主持過兩個電視節目,算是一個專業的不務正業人士”。

都是過去時。

而處於現在進行時的洪晃,看起來則幾乎完全遠離了那個“上流社會”——她在昌平的一個村子裡醃鹹菜、養雞。

在《張大小姐》開始連載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洪晃的公眾號的讀者與作者,就在她的個人微博上,處於一種催更新、催出版、催拍電影和催寫第二部的關係中。

這樣一種作者與讀者的關係,或許是全新的:在與作家本人最為即時的交流中,就算沒有把文本當做現實的完全投射,讀者們恐怕也沒有像桑塔格這樣的文學讀者一樣,僅僅把目光放在雞蛋,而不是下蛋的母雞身上。

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作為作家的洪晃本人及其寫作,本身就足夠有趣。

▲洪晃

有趣的寫作和寫作者,自古以來就對他們的讀者來說,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曾經,在歐洲各大城市的沙龍裡,人們聚集起來傾聽作家們朗誦他們最新的作品;這些沙龍既是對作品的大型追更現場,更是作者們本人的吸引力,所形成巨大漩渦。

而在網路時代,洪晃這樣的作家自己就是沙龍的主人:在他們的網路空間,屬於早期現代黃金年代的作者與讀者關係,以一種更加實時,也更加多元的方式重生。

這樣作者與讀者的關係,也將於4月24日再一次得到更新:帶著《張大小姐》,洪晃即將來到方所成都店舉辦分享會與籤售會。

▲方所成都店

網路時代的沙龍,將會在這座城市的文學空間裡,獲得它的肉身。而成都的讀者們,無論他們對作者及其作品採取怎樣的態度,或許都可以在這次交匯中,得到一種回答。

YOU成都

互動福利

你為什麼喜歡洪晃?

OR

如果你在現場,

會向洪晃提出什麼問題?

在文末留言

我們將從中抽取15位

每位送出1席

洪晃:《張大小姐》新書分享暨籤售會

入場名額

(截止日期4月21日晚8點)

2019年4月24日(三)19:00-21:00

方所成都店(成都市錦江區中紗帽街八號成都遠洋太古裡M68-70號)

嘉賓:洪晃

活動流程

活動簽到:18:30 - 19:00

新書分享:19:00 - 19:45

讀者互動:19:45 - 20:30

新書籤售:20:30 - 21:00

— THE END —

編輯:慕樹 設計:陳霜奕

圖片來源:方所成都店、網路

免責申明:

部分圖片源自網路,如涉及版權問題,請留言聯絡我們,領取稿費或刪除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