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胡歌終於晉升電影咖_票房

胡歌在電視劇領域的地位,早已毫無爭議,既是爆款劇男神,也是白玉蘭和金鷹雙視帝。但在電影圈,他卻既沒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還被惡意貼上“票房毒藥”的標籤。此次《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或許將是他成功為自己正名的機會。

去年是中國電影的戛納大年,除了賈樟柯導演的《江湖兒女》入圍主競賽單元外,章明的《冥王星時刻》、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魏書鈞的《延邊少年》、申迪的《烏瑪》以及王兵的紀錄片《死魂靈》紛紛入圍各大單元獎項。

與之相比,今年入圍戛納電影節的中國電影,在數量上減少了一半,但關注度卻更高。

3部華語片入圍第72屆戛納電影節

本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有16部影片入圍,華語片佔了兩個席位。分別是祖峰的導演處女作《六慾天》,以及趙德胤的第5部長片作品《灼人祕密》。前者講述一個刑警在查案過程中的愛與罪,背叛與救贖;後者則聚焦一個農村女孩在城市中追逐明星夢的故事。

主競賽單元共有19部影片入圍,由刁亦男執導,胡歌、桂綸鎂、廖凡和萬茜主演的《南方車站的聚會》,是華語片獨苗。

刁亦男導演與戛納電影節緣分匪淺。2002年,他主演的劇情片《明日天涯》入圍一種關注單元;2007年,他自編自導的電影《夜車》也入圍了一種關注單元;《南方車站的聚會》是他時隔17年後再次重回戛納的作品。

《南方車站的聚會》與刁亦男上一部獲得柏林金熊獎的《白日焰火》,有不少相似之處:都是改編自離奇真實案件的犯罪片,都有桂綸鎂和廖凡的出演。

《南方車站的聚會》講述了一位面對誣陷及通緝的逃犯,將求生的逃亡變成求死的折返跑,並自我救贖的故事。影片通過小人物的命運變化,夫妻、兄弟、朋友之間的感情糾葛,來折射整個時代的變遷,展現人性,以及人與社會、時代之間的勾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影片之所以備受關注,是因為它是胡歌從業以來,第一部擔任主演的大製作劇情片。為了更貼近片中角色,胡歌在20天不到的時間裡晒黑面板,被網友戲稱為“糊歌”。

視帝vs票房毒藥,胡歌轉型之路難走

近年來,隨著電視劇市場的蓬勃發展,電影咖轉型拍電視劇的案例越來越多,且大多都能名利雙收。比如,周迅的《紅高粱》、陳坤的《盛世長歌》、以及即將播出的章子怡的《江山故人》、湯唯的《大明皇妃·孫若微傳》等。

與之相反,電視咖的電影轉型之路卻不太好走。比如趙麗穎,可以說是當下流量小花中的收視王牌,無論是《花千骨》、《楚喬傳》,還是最近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都是難得的爆款劇。

但由她擔任一番的電影,大都票房慘淡、口碑一般。愛情片《女漢子真愛公式》票房 6338萬、諜戰片《密戰》票房7945萬、《我們的十年》票房4408萬。

胡歌也有同樣的困境。他不僅是爆款劇男神,代表作《仙劍奇俠傳》、《琅琊榜》、《偽裝者》都是型別劇的代表,更區別於其它當紅明星被質疑沒有演技,胡歌白玉蘭和金鷹雙視帝加身,演技毋庸置疑,可在電影圈同樣道阻且長。

憑藉《仙劍》大火後,他參演了張國立執導的電影《第601個電話》,最終票房成績僅為1053萬元。而2012年,他和容祖兒主演的愛情片《華麗之後》更是慘淡,僅收穫168萬元。這兩年友情出演的《那年夏天你去了哪裡》和《你好,之華》,也僅分別收穫票房3468萬元和8020萬元。

可以說,在電視劇領域,胡歌一直是天之驕子,但在電影圈,卻只能一路摸爬滾打,還要被網友惡意打上“票房毒藥”的標籤。

電視和電影的受眾差別,決定了電視咖的“跨界”之難。

如今,還能坐在電視機前安靜追劇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有大把可支配時間,且熱衷於看都市懸浮劇的婦女;另一種則是承包暑期和寒假檔的學生。

而電影的受眾則在18-30歲之間,也就是說電視咖的受眾完美避開了電影市場,這也是電視咖在電影領域頻繁爆冷的原因之一。

3部重量級新片將輪番上映,胡歌要走花路

胡歌和其他轉戰電影圈的電視咖,還是有很大的不同之處。

一般來說,已經具有粉絲號召力的電視咖,即使轉戰電影圈,也不會放低身價,他們大多會以主演的身份參與電影創作。

比如,楊冪主演了《小時代》、《寶貝兒》、《我是證人》等;霍建華主演了《逆時營救》、《捉迷藏》、《明月幾時有》等。

而胡歌出道以來,真正擔任一番的電影,只有7年前的《華麗之後》,以及還沒上映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大多數時候,都以配角甚至友情客串的身份參演。

這與他的個人理念息息相關,他曾在採訪中透露自己不深度參演電影的原因:“其一,我覺得電影市場還不夠成熟,看似很火爆,但票房和品質沒有成正比,真正的好電影不多;其次,好電影也不會來找我,因為他們需要找更具備票房號召力的演員,既然我還沒有到達一個好電影的選擇標準,那我寧可去等,在過程中讓自己變得更好,當我有資格匹配好電影時,我再進這個圈。”

看樣子,這個時機終於要成熟了。

中國電影市場越來越寬容,很多不被看好的冷門電影,都能以黑馬之姿成為年度最佳,比如去年的《無名之輩》,今年的《流浪地球》,某種層面上來講,這就是胡歌一直期待的更加成熟的電影市場。

另外,胡歌選擇在事業巔峰期,暫時離開娛樂圈出國求學,充實自己。歸來之後,自然有信心迎接更大的挑戰。

未來,除了《南方車站的聚會》外,胡歌還將有2部電影輪番上映,且都含金量滿滿。

其一是由陳可辛執導,根據網球運動員李娜的自傳《獨自上場》改編的《李娜》,胡歌將飾演李娜的丈夫姜山。

陳可辛對於姜山的選角,一開始就只有兩點:會打網球、會說武漢話,而出生在網球世家,恰好又會說武漢話的胡歌,最終突出重圍。

《摔跤吧!爸爸》之後,業內就有一種聲音:中國缺少一部具有代表性的體育競技片。《李娜》被認為是最有可能填補此空缺的影片。

另一部《攀登者》就是完全意義上的群星匯聚,由李仁港執導,吳京、章子怡、成龍、胡歌、井柏然等主演,講述了1960年中國登山隊成員王富洲、貢布(藏族)、屈銀華三人完成中國人首次登頂珠峰的故事。

在《戰狼2》和《流浪地球》的雙重護航下,《攀登者》被看成是另一部可以創造票房神話的電影。

《南方車站的聚會》、《李娜》和《攀登者》的上映,勢必將胡歌的電影事業,帶上一個新的高度。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