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家鄉的山雀_父老

  嚴巍

故鄉土地貧瘠,多風少雨,生態失衡,很不利於莊稼物種生息,故而飛禽走獸就更為少有了。然而,總有一種鳥兒不嫌棄這塊土地,在曠寂而光禿禿的山野裡棲身做巢,歌鳴不已,就像父老們不嫌棄自己的家鄉一樣,在土地上辛勤耕耘著。他們說那鳥兒是土地的精靈。

這鳥兒很不起眼,堪稱飛禽家族中的小字輩了。它形似麻雀,又別於麻雀,羽片呈灰白色,常常選擇陡峭的土崖罅隙或小洞穴為巢,置身土坷雜草之中,讓人很難發現。可它叫起來格外悅耳,錚錚的,如響亮的金屬器皿碰擊,又如清脆的哨音吹響,極具空靈的音樂韻律,其他飛禽的歌喉是無從比擬的。抑或是它的羽色和音韻所使,父老們送它一個名兒,叫作“銀錚錚”。

這名兒委實有點土氣,也很難用標準的書稱表示出來。據說有好事者曾經查遍詞典史志方言,也沒能溯源究本,更嗅不到時尚的文化味兒。或許是史志家和民俗家自感它存在偏枯,覆蓋面狹小,無須稽考的,便將它擲於“五行”之外了。其實,這都微不足道:任何理由的空缺都抹不掉它的存活,民俗與方言不僅來自地域,且來自傳統,而地域和傳統本身就不休止地演化著。

父老們口中的“銀錚錚”,獨具了只屬於它的特徵。它當然不外乎禽類的特質,也有人情的結構,它的歌聲常常與父老們的笑語舉止關聯。

無論是晨曦初露的出山時分,還是夕陽西墜的晚歸之際,只要荒僻的小路上足音敲響,只要寂靜的山野里語音傳來,它就按捺不住了,扯開嗓喉盡情歌唱,好像送他們出山,又像迎他們歸來,錚錚地,錚錚地……如風飄來,餘音嫋嫋,使靜謐的山谷好不熱鬧,可你很難找到它的蹤影。父老們就漫無目標地左望右看,邊走邊笑,似有一種愜意,也似一種會意的答謝。其實它就在近處,往往混跡於林地間,即便有人看到它,也不忍去驚擾它,心想銀錚錚又和咱親熱了……

山雀兒,土地的精靈;“銀錚錚”,父老們的福音。它永遠陪伴著故鄉,這故鄉不僅是父老們的故鄉,也是它的故鄉。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