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林彪鮮為人知的女兒,被葉群迫害,沒沾父親的“光”,晚年四處謝罪,反對為林彪翻案_林曉霖

“文革”中,“9·13事件”(注:林彪駕機叛逃事件)之後,林彪和他的老婆葉群、兒子林立果、女兒林立衡,成為老百姓街談巷議的話題。

其實,林彪還有一個長女,名叫林曉霖,如今是已經七十多歲退休在家的普通軍人。她為人單純、樸實、低調,多年來很少為社會關注。

同是林彪子女,為何世人多知林立果、林立衡,卻鮮少有人知道林曉霖呢?

這就要從林曉霖的媽媽張梅說起了。

蘇聯孩子

張梅,原名劉新民,陝西米脂人,出生於1919年,到延安時才十七歲只有小學文化程度,她渴望得到學習的機會,組織上送她到中央黨校學習。

十七歲,正是一位女性開始展現美麗的年齡,張梅也不例外。正值豆蔻年華的張梅越長越漂亮,被人們稱為“陝北一枝花”。

這朵花,引起了當時中央黨校校長林彪的注意。林彪覺得,張梅最打動他的,並不是外貌,而是她那活潑開朗的性格。

張梅本就仰慕常勝將軍的風采,更何況將軍還對她流露出追求之意?1937年,他們結婚了。不久,他們的第一個男孩子出生了,年輕幼稚的媽媽不會餵養,孩子很快夭折了。

平型關大捷後,林彪身負重傷,帶著妻子赴蘇聯治療,生下了他們第二個孩子——林曉霖。女兒長得很像父親,林彪十分珍愛。不放心妻子哺養,他天天守在搖籃旁,精心餵養。

林曉霖長到四個月大時,林彪奉命回國,臨走時,答應年輕的妻子,不久就會接她們母女回國。林彪走了五年,音訊全無。五年後,林彪託訪問蘇聯的羅榮桓給張梅帶去一封簡訊,寥寥數語,說他已經在國內結婚,又有了一個女兒。他通知張梅,可以再嫁。

年輕單純的張梅,猶如晴空霹靂,不知所措。所幸,她後來遇到了徐介藩。

徐介藩,安徽省固鎮縣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赴蘇聯入列寧格勒紅軍航空學校學習,1928年轉入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曾在共產國際東方部工作。1931年參加蘇聯紅軍,擔任過作戰參謀、科長,參加了蘇聯衛國戰爭。

徐介藩與張梅相敬如賓,對林彪的女兒林曉霖,徐介藩也是視如己出,關懷備至。

後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在硝煙和烽火中結束了。戰後,蘇聯人民齊心協力醫治戰爭創傷,致力於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而徐介藩一家的祖國,則由於國民黨反動派頑固堅持反共獨裁的立場,再次爆發了內戰。

此時身在蘇聯的徐介藩下了一個決定,他要回國投身到轟轟烈烈的人民解放戰爭中去,和戰友們一起為中國革命的最後勝利並肩作戰。

戰場無情,縱使百般捨不得,徐介藩夫婦還是將林曉霖留在了蘇聯。

於是,從1948年起,林曉霖便在蘇聯保育院裡生活、讀書,直到1954年,林曉霖才被送到東北,與林彪見面。

狠毒的繼母

初見父親那一天,林曉霖十分狼狽。因為不適應國內氣候,她頭上長了疥瘡,索性剃成了光頭,身上還是穿著女孩子的花色連衣裙。

光頭小女孩兒,怯怯地害羞地站在父親和後媽面前,不知所措。

後媽葉群是個陰險的女人,又略通幾句俄語,搶先做起父女間對話的翻譯。

按照媽媽囑咐,曉霖禮貌地問候了父親。

葉群卻對林彪說:小姑娘太沒禮貌!她用俄語罵你是混蛋。

葉群又轉身用俄語對曉霖說:“爸爸說你沒有教養!"

林曉霖害怕地哭了起來,父女間的相見就這樣不愉快地開始並結束了。

據林曉霖講述,葉群阻止她和爸爸見面,甚至他身邊人也不可以。有一次,林彪祕書花了幾塊錢給她買了一件兒童泳衣,被葉群大罵。

葉群不喜歡林曉霖,時刻防備她和林彪單獨接觸,可她怎能阻斷一個女兒對父親的嚮往之情?

有一天,林曉霖將一張自己和張梅媽媽的合影照片藏在身上,照片後面寫著:“你還記得她嗎?"

她悄悄地拿給了爸爸。林彪看了照片,很是動情,感慨地說:“她也老了!"

這件事後來讓葉群知道了,她不能允許丈夫前妻的女兒,揹著她幹這樣的事,她跳著腳罵人,林曉霖嚇得到處躲藏。

林曉霖長年累月生活在後媽的陰影裡,很難得到父親的關愛。

林曉霖封閉起自己,變得憂鬱、羞澀而孤獨。雖然她很聰慧,曾獲得師大女附中學習優良金質獎章,但當年的她,卻像一個灰姑娘……

林曉霖和母親

與父親斷絕關係

“文革"開始時,林曉霖正在哈軍工讀書。她親眼看見那些人將老幹部打倒,往死裡批鬥,把各級黨委全部砸爛,靠邊兒站,學院整個都癱瘓了。

林曉霖看不下去了,她心裡難過極了,怎麼能這樣呢?她堅定的認為,這種做法不對,於是,她加入保守派組織“八八戰鬥團",併成為當中的骨幹成員。

當時,哈爾濱各高校正好集中到哈軍工進行了一次大辯論,保守派和造反派各發表自己的意見。林曉霖藉此機會,讀了她自己寫的一篇文章——《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

在這篇文章中,林曉霖用了劉少奇、鄧小平的一些語錄,講了很多道理,認為造反會製造混亂,會讓黨中央架空。她沒想到,這麼一篇文章,給她帶來了滔天的大麻煩。

當時,林曉霖剛從演講臺下來,工作人員立刻收到40個條子,要她的這個稿子。這些人從她手裡拿走稿子,趕緊抄,還有列印的。整個東北散發得很廣,影響也特別大,大到引起造反派到北京告她的狀。

告到“林辦"後,很快就出現了一份《林彪宣告》,說林曉霖政治落後什麼的。後來在一本《毛家灣紀實》的書裡,林彪祕書趙根生回憶說,這份宣告其實是葉群完成的,然後就在全國廣泛散發。

這份宣告一下子把林曉霖打入地獄,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搞成個反革命一樣。在當時,按照"公安六條",誰反對林副主席,誰就是反革命。更何況,林彪那時正和江青他們發動"文化大革命",而林曉霖卻給"文化大革命"潑冷水。

後來,林曉霖認為,他們如果不把她打下去,丟擲那個宣告,那中央"文革"小組能答應嗎?他們支援造反派,而她作為林彪的女兒,卻站在造反派的對立面。這樣,就把林曉霖作為犧牲品打下去。這是一種政治的需要。

他們不僅散發《林彪宣告》,還用欺騙的手段,用飛機把林曉霖搞到了新疆戈壁灘上軟禁起來。

覺得自己“被綁架”的林曉霖用絕食抗議,4天后,由於虛脫昏迷被送去醫院搶救。她給林彪寫信,將父親大罵一通,並要求完全斷絕父女關係。

可父女之情哪有說斷就斷的?1971年“九·一三”事件發生不久,林曉霖很快就知道了。領導找她談話,她很震驚。有人問她林彪的事,她從頭至尾沒說過父親一句壞話。

如今,林曉霖已是古稀之年,有時還做夢夢見父親。

林曉霖和四野時林彪的祕書合影

心中有愧,四處謝罪

林曉霖再次回到大眾視線,是在2007年8月,退休後的林曉霖去廣東參加“八一”南昌起義軍三河壩紀念活動。

接受媒體採訪時,她稱“向受父親迫害者謝罪”,當場引起轟動。

事實上,這些年她都在謝罪。

林曉霖認為,她的父親當時是中央的二號人物,對“文革"造成的災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對不起老戰友、對不起老部下、對不起他戰鬥過的地方的父老鄉親。作為林彪的女兒,她義不容辭地,對遭父親迫害的人、受他牽連的人謝罪。

林曉霖讀餘秋雨寫的《借我一生》,看到他家在“文革"中受到很大打擊,見到他時,便替父親向他家謝罪;

在王光美追悼會上,她見到劉少奇的孩子,也向他們謝罪;

老舍在“文革"中自殺,她也向老舍的孩子舒乙謝罪;

井岡山聯誼會時,到場的都是老紅軍的一些子女,她站起來向他們替父親謝罪。

她到過廣東惠州一個部隊,這是林彪曾經帶過的一個部隊,她也謝罪。

這麼多年來,在很多場合,她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的,替父親謝罪。

林曉霖曾說:“我謝罪,不為求得他們的寬恕。他們遭受這麼大的災難,我明白,這是寬恕不了的。有人對我說,你謝罪有什麼用,你又沒有錢,也沒有權。你謝罪,也給人解決不了實際問題。這麼些年,很多人死去了、走了,還有少數在人間。我感到很對不起他們,但我真是無能為力。替父羞愧和謝罪,已無濟於事,只是一種內心沉重而持久的感受罷了。”

卸下身上包袱

2007年,在中國軍事博物館舉行的紀念人民解放軍建軍80週年《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成果展》,林彪列為“十大開國元帥”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在敘述林彪的經歷時,展覽使用“出色的作戰指揮才能”形容他早年的軍事貢獻。

這是自“九·一三”之後,30多年來,林彪的照片第一次出現在中國軍事博物館裡,而且是按照1955年元帥授銜時的順序出現。這是一種官方的認可。

那時,林曉霖站在林彪照片前,淚灑當場。她說:“作為林彪的女兒,我感到非常欣慰。身上的一個包袱,終於卸下了。”

事實上,在“九·一三"事件後,關於林彪在革命戰爭時期的戰功,被儘可能地抹去了。

林曉霖曾經到解放軍畫報社,想花錢把父親的照片洗出來。可在指揮平津戰役的將領合影中,他們把林彪抹掉了。

林曉霖找他們說,這不是原來的照片,歷史就是歷史,我要原來的照片。這兩張照片,被抹掉的和沒被抹掉的,林曉霖手頭都有。

林曉霖對林彪的評價只有六個字——功是功,過是過。林彪在幾十年中曾立下了輝煌戰功,但這不能掩蓋他後來發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結局。同樣,“九·一三"事件不能把他過去為中國革命立下的功勞完全抹殺掉。

這些年,林曉霖在替父親謝罪的同時,也努力希望林彪曾經帶領過的部隊在戰爭歲月裡的功績能夠得到肯定。

1994年1月,當時四野戰史沒有著落,而其他野戰軍史正在編寫甚至聽說有的已完稿,她給陳雲同志寫信提出寫四野戰史及修建平津戰役紀念館,這個事情後來解決了。

如今官方對林彪的評價有改善,林曉霖覺得,這是一個實事求是的表現。這是一個進步,向著歷史的真相跨近了一步。

“實事求是"這四個字說起來很簡單,真做起來,是很不容易的。

人們總是把將帥的女兒稱之為"紅色公主",如此算來,林曉霖也是一個"紅色公主",可這位“公主”,卻是最倒黴的。

“九·一三"以前,有一個歹毒後媽葉群,盡是受氣,沒享什麼福;“九·一三"以後,又因為是林彪的女兒,也沒有好日子過。

林曉霖曾說:“有時,我覺得,如果不在這樣的家庭出身,我真是寧願做一個小小老百姓的孩子,做一個工人、農民、小市民、職員、中學老師、小學老師、知識分子的孩子更好。”

她大字不識,卻敢用菜刀威脅胡適的一生,一個眼神嚇跑歹徒,她的一生堪稱彪悍!

他是北大大學校長精心培育的殺手,堪稱中華第一死士,為革命犧牲後,妻子殉情而死

他是張國燾的親弟弟,官至省委書記,去世56年後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