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週末名家論市:3000點新徵程!這個板塊就是黑馬發源地!_望成

李志林:新熱點已嶄露頭角,3000點望成新起點

金學偉:最重要的專業能力

石建軍:下週大盤會對短期方向作出選擇

易憲容:只要房價漲,投資者就不會退出市場

老怪中國:第二輪上漲新模式即將開啟!

桂浩明:兩融餘額為什麼增長緩慢?

黃湘源:券商賣出評級報告因為難能所以更可貴

李志林:3000點望成新起點,上海股新熱點已嶄露頭角

作者簡介:華東師大教授, 著名資深投資專家

上週五,上證50、滬深300和上證綜指的大跳水,上證綜指收在2969最低點,終結了周線8連陽,著實讓市場驚出一身冷汗。主流輿論認為,本輪“春生”中級反彈行情結束了。市場分歧只在於:往下看,是跌到20天線2920點,還是去補2月25日2804點缺口。

但是,本週的走勢,頗讓人感到意外。全周圍繞著3000點上下劇烈震盪,收盤指數的中樞為3030點。雖然週三、週四創業板連續大跌4.49%、2.58%,帶領大盤連跌2天,形勢頗為嚴峻,但週五各指數全線回升,上證50、滬深300、中證500、上證綜指、深成指、中小板、創業板,仍收出了2.61%、2.39%、2.16%、1.75%、2%、2.16%、0.49%的周陽線。

如何看待近期大盤指數和創業板指數的輪番跳水?如何看待監管層清查場外配資等一系列調控舉措?如何看待3000點位置的後市演變方向?就這些投資者普遍感到迷茫的問題,我談一點個人的看法。

1、單邊急速上升市應該終結!

只要開啟各指數從1月4日—3月上中旬,便可看到均是以60度斜率的快速單邊上升市。期間各指數的最大漲幅是:上證50從2249點—2907點,漲29.3%;滬深300從2935點—3886點,漲32.46%;中證500從4071點—5591點,漲37.3%;上證綜指從2440點—3129點,漲28.2%;深成指從7011點—9928點,漲41.6%;中小板從7112點—9964點,漲40.1%;創業板從1227點—1789點,漲45.8%,

漲幅過大了!短短2個月,各指數的漲幅就相當於美國大牛市中一年的漲幅,並且僅用2個月,就解放了市場被套1年的籌碼,這樣的“解放軍”實在太厲害了。漲幅過快了!。自2月20日收在2804點後,在2800點平臺上只收盤1天,2900點平臺上只收盤5天,在3000點平臺上只收盤2天,3100點平臺上只收盤2天,就想直奔3200點平臺上方去。並且中間很少有陰線,更沒有連續2天的陰線。如此陡峭的單邊快速上升市,不經過每個平臺整數位上的充分換手,就快馬加鞭、扶搖直上的漲法,使理性投資者,尤其是歷經史上各大牛熊市的老投資者,直呼看不懂,感到恐懼。

成交量太大了!1月中下旬,大盤的日成交量還只有2000多億,而從2月25日起,就有9天的成交量超1萬億,最多達11768億。須知,規模是A股4倍的美股,日均成交量只有400多億美元,不到3000億人民幣。明眼人從每週新開戶數,一看就知道,近期A股必有違規資金進入,尤其是場外10倍槓桿的配資在起作用。這種巨量不僅不可持續,而且會給市場孕育著極大的隱患和劇烈波動風險。2015年股災的教訓不能不汲取!

妖股太瘋狂了!東方通訊漲10倍而不被”特停”的效應,導致了各路機構和遊資、大戶毫無忌憚地炮製妖股,還互相攀比第一波的連板數和第二波的連板數。整個市場已拋棄了基本面、技術面、上市公司業績的分析,也無懼年報鉅虧幾十億甚至上百億,只用一個最簡單的方法進行投機:哪一隻妖股連板越多,就果斷追漲哪一隻;只要開陰線,就滿倉追漲,甚至是融資或配資追漲。這種投機行為比2007年和2015年大牛市,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能不讓人膽戰心驚!

持續的單邊上升市,必然導致大小非加速瘋狂減持。如,本週財政部將10%、29.9億股的中國人保股份劃轉給社保基金,可由社保基金逢高減持,以充實養老基金;又如,創業板三大權重股溫氏股份、網宿科技、漢得資訊的大非減持公告,直接導致了本週三、週四創業板5個月來最大的跳水;順灝股份、科恩貝大小非減持,使“工業大麻概念”中的妖股集體熄火。這些都是快速單邊上升市自己的引火燒身。

因此,急速單邊上漲市的終結,是必然的、應該的,是符合廣大投資者願望、有利於市場健康發展的。

2、不行政干預,不等於監管層放手不管

很多人根據新證監會主席上任後,採取了對交易行為不進行行政干預、不視窗指導、不反對炒這或炒那、不對個股“特停”的做法,就天真地以為,可以毫無顧忌地惡炒個股了,其實不然。

首先,監管層不進行行政干預,只是指對正常的交易行為,而不包括違法和違規。例如,上週上交所就稱,已查到了9起交易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其中4起已上報證監會查處。

其次,不進行行政干預不等於放鬆監管。例如,本週有訊息稱,多部門召開了多次會議,排查場外配資的情況,對券商外介面和賬戶採取了一系列針對性的防範措施。

再次,不進行行政干預不等於對股市異常波動聽之任之。例如週五,連央行行長都說“防範金融風險,也包括防範股市異常波動的風險”,指向十分明確。。

可見,上週單邊上升市的終結,從表面看,是兩份個股看空報告引起的,實際上是國家“金穩委”,以及所屬各監管部門相繼作出的監管姿態在起作用。

在我看來,中國股市不可能是真正的“市場市”,而永遠是政策市。即當市場跌幅過度、持續低迷、偏離價值、一致看空時,或者市場漲幅過快、氣氛狂熱、偏離價值、一致看多時,政策這隻“無形之手”就必然會通過各種方式起作用。只不過,現在不是用以往那種或聲色俱厲的斥責,或權威報刊的重磅討伐,或傾盆大雨的擴容計劃,或對個股的“特停”那種簡單而陳舊的做法。很多事是需要用“心”去體會的!

3、如何看待圍繞3000點的箱型震盪?

為什麼上週終結單邊上升市後,沒有出現連續跳水,去補2804點缺口?

首先是市場平均持股成本較高。從2月25日各指數都收出5%以上的大陽線的那天起,連續3周,大盤都在2940—3129點區間收盤了15天,累計成交14.5萬億,再有一週就可達到20萬億,幾乎可將流通市值換手一半。如此高成本入市的資金,很多是場外新增資金包括外資。只要處於多頭市場,沒有導致市場逆轉的重大利空,他們是不會輕易割肉殺跌的。

其次,3000點的位置並不高。記得2008年4月24日,當大盤從6124點跌到3054點時,管理層就推出三大利好救市。2015年6月底,從5178點跌倒3750點時,國務院就派出國家隊進行救市。去年同期,大盤也是3000—3500點區間執行。而今的3000點,市場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2—13倍,是全球股市的估值窪地,後市的上行空間必然大於下行的空間,這已是國內外機構投資者的共識。正因為此,MSCI從5月起,將A股的佔比從5%提高到20%,本週五,大摩還稱A股還有10—15%的上行空間。

再次,監管層這次排查場外配資時,態度比較溫和。週五一早,《證券時報》便在頭版發表《規範場外配資意在市場穩定健康發展》的評論,稱:“近期監管層對券商配資風險的排查,是為了防範潛在風險,讓市場執行更加健康。實際上,當前整個市場的槓桿率並不高,通過場外配資入場的資金量遠不及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之時,投資者無需過度恐慌。”言下之意,告誡投資者:“老九,我不是打壓市場,請你不要走!”

再看管理層發動本輪行情的政策初衷,如“把資本市場視為國家核心戰略”,“發揮資本市場對經濟的樞紐作用”,“打造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以及化解2.82萬億跌破成本線的股權質押危機,順利推出科創板,並取得成功等等目標,在3000點位置上,都尚未、並無法實現,行情豈能到此結束、嘠然向下?

因此,大盤圍繞著3000點的橫向震盪,屬於對此前上漲過快的修正和休整,為的是在此位置上,讓市場能更充分的換手,以便能有效清洗獲利盤和套牢盤,以積累大盤進一步上漲的動力。

4、打造3000點新平臺需要新熱點。

此前的單邊上升市主要是靠兩大熱點——大金融+高科技來推動的。

目前,大金融熱點中,由於中國人保和中信建投兩隻領頭羊受到了機構的看空評級報告,稱還要跌50%,因此整個保險板塊和券商板塊,難以再集體上漲。一方面是受領頭羊朝下走所拖累;另一方面是因板塊太大,難有新的大資金來推高這個獲利豐厚的龐大板塊;再一方面,交易量的暴增,雖可使券商的業績月報亮麗,但由於手續費的大幅降低,券商的利潤增長有限,利潤再多也多不過銀行。因而國際成熟股市通常給銀行股5—8倍的市盈率估值,給券商股10倍市盈率的估值。相比而言,A股的券商股估值太高了,還被股權質押危機所累,故難以再擔當後續行情的熱點。就像07年和2015年第二波主升浪行情中,保險股和券商股都缺席一樣。

再看高科技熱點。由於前期炒作過猛,多數股的股價已翻倍,難免魚龍混雜,經不起年報和一季報的考驗。因此,高科技板塊後市也將出現分化。某些漲幅巨大的高科技股,將步入漫漫的調整之路,某些真正擁有自主核心技術、高成長的高科技股,在經過充分的調整後,仍將成為後續行情的主流熱點。

但是,人們定注意到,本週四、週五深市的成交量由最多時的6500多億,萎縮到4000億;創業板的成交量由最多時的2126億,萎縮到1158億,深市成交量有最多是超過複試1300億,週五已收窄為600億。這表明,原先深市和創業板的巨大成交量中,有不少是場外配資推動的。在監管層嚴厲排查了場外配資之後,進入創業板高科技股中的資金頓然抽離、減少。因此,高科技股為主流熱點的後續走勢,也不會像先前那樣凶悍了!

那麼,圍繞著3000點的箱型震盪行情,靠什麼新熱點來引領呢?

週五《上海證券報》發文:《上海謀劃大手筆,打造國資改革示範區和國企改革尖兵》,讓人們眼睛一亮。文章稱:方案已經做好,只等近期(中央深改小組)的批覆,即可實施了。

市場等待了幾年的上海國資改革大行動,即將開啟大幕!形式如:注入優質資產、資產重組、混改、轉型升級為新興產業、讓民企和社會資本,甚至外資來當第一大股東、早已成立兩個國資運作平臺和若干只國資改革基金,正緊鑼密鼓地開始運作,一系列大動作呼之欲出。

於是,上海股的價值便凸顯。從週五盤面看,漲幅前兩板的個股,幾乎是上海股的天下。上午有32只上海股漲停,下午在創業板多持跳水的拖累下,仍有21只上海股漲停,並且,所有的上海股漲幅都在5%以上。這種情況實屬罕見,比2013年上海自貿區概念股爆發時還要火爆,寬度更大。深市成交量的萎縮,表明場內外資金在向上海本地股流動。

市場由單邊上升市,轉為箱型震盪市後,市場也由普漲轉為結構性行情,新熱點轉到了改革主題上。我認為,這才是符合慢牛行情的“正道”。

上海股的優勢是:地位高(國際大都市,五個“國際中心”)、股價低(多數5--10元),盤子小(3--5億股),漲幅滯後(股價比高點大三折),隱性淨資產高(土地數十倍升值),沒有大小非減持問題,具有一榮俱榮的特點,聯動性強、操作容易,沒有融資盤和場外配資盤頻繁進出的干擾,穩定性、持續性好,與中小創炒高的高科技股相比,股價的價效比更高,具有難以用市盈率估值的外生成長性。再加上,上海股還具有上海自貿區擴容新片區,以及以上海為龍頭的長三角經濟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這另兩大利好題材支撐。若三大利好同時發力,那麼,該熱點具有的賺錢效應,是其他板塊無法比擬的。整個板塊70只上海國資股的流通盤的總和,還及不上10多隻券商股的規模,炒作所需的資金少的多,對推動指數上漲的作用也小得多!

相信其中定將湧現出象另兩隻上海黑馬股市北高新、東方財富那樣的漲幾倍的大黑馬!

建議投資者在以3000點為中樞的箱型震盪中,控制倉位,遠離妖股,及時了結前期漲幅過大的個股,適當調倉換股,捕捉新熱點,以便一舉挽回以往市值的損失。並注意進行波段操作,擴大戰果!

在我看來,下階段,培育啟動國改新熱點,有利於形成“指數走慢牛,個股有活力”的健康的資本市場。重業績,重改革,重轉型,重成長,也許就是春生行情第二階段的主流,是監管層和市場各方都願意看到的景象!

金學偉:提出問題、定義問題、聚焦問題是最重要的專業能力

作者簡介:著名經濟學家,我國最早證券分析評論家之一

人類的大腦在一段時間只能關注很少幾件事,所以提出問題、定義問題、聚焦問題的能力,根據問題劃分邊界——要分析的是系統的哪個方面、哪個區域性、子系統,對該子系統進行分析的邊界在哪裡,是我們把握複雜系統、認識複雜系統的關鍵前提。成熟的專業級心智、對複雜適應系統之複雜性的充分敬畏、理解,對各種模型的廣泛瞭解,是不可缺少的三個主觀條件。

與包括人的生命系統在內的其他適應系統相比,股市這個適應系統的複雜程度其實是相對較低的。

就問題來說,它的核心問題就2個:牛市還是熊市?如果是熊市,那麼,促成這個熊市的因素有哪些?注意,是“有哪些”,而不是“是什麼”?“是什麼”的問題容易把我們導向簡單化,把熊市歸因於某個單一因素,如巨集觀經濟、政治、打擊投機炒作等。只有“有哪些”,才能使我們把所有主要因素都歸列出來,讓我們的因果分析更符合複雜適應系統多因一果這個客觀狀況。

這些因素的影響邊界在哪裡?其反面的限制因素是什麼?哪些因素是會變的,或消失,或從不利轉變為有利?這是進一步的問題。

比方說,巨集觀的因素和政策的因素是會變的,有些不利於經濟和股市的政策是會變的。估值太高這個不利因素會隨著股價的下調變為有利因素。這個有利因素會構成其他不利因素的限制因素,讓不會長到天上的樹也不至於長到地下去,如此等等。

有一個現象不知大家注意沒有,投行的首席策略分析師對市場的把握要好於首席經濟學家,而投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又好於社會上的經濟學家,哪怕同樣是做因果分析?原因無他,就在他們對影響股市的因素瞭解程度、把握程度,以及手中分析模型的多寡是依次遞減的。就對股市的把握來說,他們的專業程度和能力是遞減的。

事實上,真正的經濟學家的研究領域都是很狹窄的,很多都是經濟領域中一個分支中的分支,所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耶克在獲獎感言上的一段話我特別欣賞:經濟學家不要對公眾事務發表意見,因為我們的研究領域都很窄,只有在自己的研究領域裡,我們才是專家權威,離開了這個領域就不是。問題是,政府官員會把我們當專家當權威,民眾也會把我們當專家當權威。

亞商董事長陳琦偉在亞商成立三十週年上一段即興感言我也特別贊同:和西方發達國家比,我們最缺少的是一種專業精神、專業氣質。

專業的能力首先表現為提出問題和聚焦問題的能力。一個不專業的人,不管他是普通股民還是專家、學家會隨著熊市的不斷深入而把聚焦點不斷轉向促成這輪熊市的因素,由此導致的結果是:熊市越深入,越到後頭,我們對各種不利因素的總結越完備,越透徹,越深刻;同時,我們的心態、情緒,我們的關注點也會距正確的方向越來越遠!

而專業的提問總是和市場相一致的,比如,熊市已到了哪個階段?熊市結束的條件有哪些?它的促發因素是什麼?熊市結束的標誌是什麼?等等。

在這些問題上,不同風格、不同模型、不同的市場觀和哲學觀會產生出一些差異,但這些差異沒有絕對優劣之分,純粹和背景有關。比方說,在巨集觀經濟景氣階段,“熊市結束的條件有哪些?”所構成的邏輯鏈會更完備、更充分,給人的底氣更足。但在非景氣階段,“熊市結束的促發因素是什麼”要更勝一籌。

因為按道·瓊斯理論的“牛市三階段論”,牛市的第一階段屬建倉階段,“在這一階段,有遠見的投資者知道盡管現在市場蕭條,但形勢即將扭轉,因而就在此時買入那些勇氣和運氣都不夠的賣方所丟擲的股票,並逐漸抬高出價以刺激拋售。此時,財政報表情況仍然很糟——實際上在這一階段總是處於最蕭條的狀態,公眾為股市狀況所迷惑而與股市完全脫節……”。

由於牛市第一波大多數是在經濟還低迷的時候產生的,因此,“熊市結束的條件有哪些”顯然不如“它的促發因素是什麼”好。

撬動牛市第一波的槓桿通常有2個:第一個是估值,第二個是基本面上積極的轉暖因素。因此,牛市第一階段的核心任務可以用一個詞來歸納——價值迴歸!

在道·瓊斯沒有建立股價指數前,人們認為價值就是一家一家公司的事,甚至認為股價的漲跌也是一家一家公司的事,因此要從整體上去把握股市幾無可能。但平均股價指數的創立改變了這一切。由於它包容了一切,包括合理的與不合理的,高估的和低估的,已知因素和可預見因素,所以它的創立使股市從此有了一個大盤概念,有了整體上去評估一個市場的可能。

不過,道氏理論只是創造了一個基礎,真正使之可量化的是後來產生的,如估值方面的PE、PB、PS等、基於一般自然規律的波浪理論、基於統計原理的市場輪廓理論等。通過市場平均估值的歷史比較,我們可以對價值迴歸會迴歸到什麼水平作出大致的估測。通過市場輪廓理論,我們可以從以往的指數波動中,尋找它的價值中樞,作為價值迴歸在指數點位上的基準。通過波浪理論對價格運動一般規律的總結,我們可以進一步把它細化到一個基準目標——大多數趨勢的最後一段,都會在接下來的修正中被全部抹去。5178點調整就是2段:5178-2638;3587-2440點。

所有這些方法都是現成的,前人為我們創立的,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把它們拿過來。而要拿過來的唯一前提就是就是我們提出問題、定義問題、聚焦問題的能力。我說“股道即為天道,萬法歸於心法”,前者所指就是超越因果論,後者所指就是法之用,在我心。

石建軍:下週大盤會對短期方向作出選擇

作者簡介:華安證券財富管理中心(上海)副總經理、首席投資顧問。

本週大盤是一根與上週陰線實體並列的小陽線。值得注意的是,兩根周線都留下了明顯的上影線。表明3020點的上方存在著較為明顯的逢高減倉盤。

從日線和分時走勢上看,3129點大盤調整以來,指數的震盪整理似乎構造了一個類似三角形的形態特徵。這個三角形的上邊壓力,目前在3050點處。三角形的下邊支撐,目前在2970點處。下週指數將對這個三角形的短期方向作出選擇。

現在市場的多空分歧很大。當然,這裡指的是近期走勢。對於明後年的大方向,實際上根本不用討論。我早就說過,今年是熊牛過渡期,明年是牛市啟動期。未來的一輪牛市,將可以持續兩、三年。

問題是,就波段操作而言,3129點是否已經成為春季行情的相對高點。市場爭論也就在這裡。

不用再來強調“核心競爭力”之類的用語,只要是神州人,都知道!沒有這些關鍵詞和一些政策措施,市場也不可能有如此強勁的反彈。既然談反彈高度,當然是從技術分析層面談。

對於2440點以來的反彈,市場輿論絕大多數都認為3129點開始的只是一個4浪調整。也就是在2559-3127點主升段之後的震盪調整。這個觀點,從理論上說,是存在的。也就是說,4浪調整之後,下週起,大盤再去執行一個末升段的第5浪。如果是這樣,指數再去摸一下3200點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問題是,大多數人討論的,只是上證指數。但如果我們把上證50指數拿出來分析,上證指數是否一定能夠再走出一個末升段的第5浪就存在疑問。

從上證50指數的執行結構來看,從2249-2907點,分時走勢圖上似乎已經走完了一輪完整的上升5浪的走勢。本週低點2670點開始的回升,大概率只是相對於2907-2670點a調整之後的一個b浪反彈。由於上證50是權重成分股,對上證指數的影響佔據著絕對的主導地位,50指數若只是反彈,上證指數是否還會有很多人所期盼的上升第5浪就值得懷疑了。

退一步講,如果大盤能夠走出第5浪,投資者應該運用什麼操作策略?這一點,相信眾多的資深投資者都有經驗:由於是一個上漲波段的最後一拉,大多數個股實際上已經到不了原先相當於3129點指數時的那個高度。拉昇的板塊也往往由補漲板塊來充當。並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是個極其短促的一拉。甚至還經常會走出假突破的失敗浪的形態。道理很簡單:如果不是長線買家,必然都想做好波段。既然都想著在一個波段的末升段中減倉,還會有多少資金願意深入其中?當然,要是真有這麼個末升段出來,對於短線被套者而言,倒有可能是一個福音:至少可以有一個減虧或者扭虧的機會了!

從這些天來的成交量和融資額來看,毫無疑問,基本都是逐日遞減的。表明前期亢奮的市場情緒正在趨於冷靜。成交量逐日遞減後,要重新恢復為每天一萬億以上的均量,難度不小。除非有新的政策或事件推動。

就本週的市場而言,後半周的上海本地股的集體暴動,顯然是受到上海國資改革政策資訊的刺激。往年,國資改革的實錘都是在第三季度後提上議事日程。本次上海國資委有關人士的講話究竟對上海本地股的表現有多少持續性的刺激作用,需要觀察。雖然上海國資改革題材給市場帶來不少個股的交易性機會,但卻不能給大盤帶來實質性提振。相反,對資金的分流倒是會起到不小作用。

總之,下週大盤很可能會有一個短期方向性的選擇。就波段操作策略而言,無論是向上一拉,或者是震盪盤跌,很可能都是波段操作者再度控制近期倉位的一個時間節點。

易憲容:只要房價還在上漲,投資者就不會退出市場

作者簡介:原中國社科院金融發展室主任

週五有一篇文章,題為《告別43個月“牛市”:前兩月商品房銷售面積降3.6%》。看看這個標題,如果不明就裡的民眾,一定會被這文章嚇破膽。但實際上,這篇文章什麼也沒有說。

因為,第一,如果住房市場是一個以投資者為主導的市場,房地產市場是一個投資市場,那麼這個市場的決定因素,並不是住房的銷售量,而是住房的市場價格變化。比如,2016年北京、深圳等城市出臺房地產調控政策之後,當年的住房銷售量下跌50%以上,但由於房價沒有下跌,所以這些城市的房地產市場仍然堅挺到現在。還有住房銷售面積是一個十分含糊的概念,它可以是不同價格,不同的型別的住房。如果房價頂到天上去,那些高檔住宅的銷售下降也是正常。

第二,這篇文章的前提基本上肯定當前住房市場是一個以投資者為主導的市場。因為只有投資市場才有“牛市”及“熊市”之分。牛市時,整個市場預期房價在上漲,所以投資者會不斷地湧入市場,從而使得房價越堆越高,進入的投資者越來越多。熊市時,投資者對房價上漲的預期逆轉,所以住房投資者這時都離開市場,這時不僅住房的價格越來越向下調整,而且住房銷售量也可能急劇下降。如果住房價格不下跌、投資者房價上漲預期不改變,“牛市”是不會結束的。所以,這個文章的前提既不存在市場邏輯性,也與中央要求的住房市場的“只住不炒”原則相悖。

因為,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月份70個大中城市的住房市場價格來看,4個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3%;二手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1%。31個二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7%;二手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下降0.2%。35個三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4%;二手住宅銷售價格環比上漲0.2%。2月份,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同比上漲4.1%,漲幅比上月擴大0.8個百分點;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同比上漲0.3%。二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同比分別上漲12.0%和8.2%。三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同比分別上漲11.1%和8.3%。

這些資料說明了當前中國的住宅市場的情況,即國內住宅市場,無論是新房市場,還是二手房市場,無論是環比還是同比,國內住房的價格基本上都處於上漲的態勢中,特別是二線三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銷售價格同比分別上漲12.0%和8.2%、11.1%和8.3%,更是說明房價上漲的普遍性。如果佔90%以上的城市房價同比都在以10%以上幅度在上漲,那麼國內住房市場的房價上漲預期根本就沒有改變。如果按照這篇文章所假定房地產市場是一個以投資者為主導的市場,那麼國內90%以上的城市房價都上漲,房地產市場價格上漲預期根本沒有逆轉,反之還在繼續,那麼這個住房市場的“牛市”當前是不可能結束的。房價還在這樣的一個幅度上漲,住房投資者對房價上漲預期沒有逆轉,國內房地產市場“牛市”豈會結束呢?就如2018年國內最大房地產公司老總說當時房地產市場問題有多嚴重,但到年底該公司業績增長15%,都是出來虛張聲勢。

就當前中國房地產市場情況來看,根據西南財大2018年調查結果,目前購買住房的居民基本上都是投資者,改善性住房及投資性住房購買者的比重佔86%。也就是說,當前國內房地產市場,基本上是投資者為主導的市場,這個性質十幾年沒有多少改變。既然國內房地產市場是以投資者為主導的市場,判斷國內住房市場最為基本的方式就是看房價變化,就得看住房投資者對房價上漲的預期變化。如果國內房地產市場價格總體在上漲,而且上漲幅度都達到雙位數水平,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想讓投資者離開房地產幾乎不可能,他們總是會破除各種限制進入市場。

更為重要的是,當前這種統計出來的房價,可能與現實市場的房價還會相差很遠。2018年我到國內不少三線城市,那些城市的房價基本上是翻倍上漲,但是在房價統計表上則不是這樣。從2016年開始,尤其是這兩年,國內各城市的房價上漲或下跌,都在零點幾的區間,根本上就沒有看到哪個城市房價會大幅上漲,更是沒有下跌的。這其實一看就是一些地方政府人為的結果。因為,政府的房地產調控目標是既不能讓房價上漲過快,也不能夠讓房價快速下跌。房地產市場要穩房價、穩預期。試想在這樣的房地產調控目標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豈能會上漲及下跌呢?但實際上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早不是市場了,市場經濟鐵律及市場經濟法則在中國房地產市場早就失效了。也就是說,如果政府托住了房價,住房投資者豈能退出市場?房地產市場“牛市”豈能結束?

桂浩明:兩融餘額為什麼增長緩慢?

作者簡介:申萬證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師,財經名人

很多人喜歡把今年年初以來的股市行情與2014年年底開始的股市行情相提並論,應該說這也不無道理。譬如說在這兩波行情的背景中,都有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貨幣政策有所調整,投放量開始增加這樣的因素。不過,畢竟存在著四年多的時間差,大環境也有了很多變化,而這也就直接導致了市場執行中前後兩段走勢會呈現出很多不同的特徵。

舉個例子來說,在今年行情啟動時,兩融餘額(主要是融資餘額)大體在7000億元的水平,這與2014年11月份行情開始時差不太多,但是在那次行情中,兩融餘額隨後很快就突飛猛進式地增加,迅速突破萬億大關,並且在四個月後增加到了2萬億以上。彼時,兩融餘額無論是與流通市值比,還是與成交金額比,都屢創紀錄,並且遠遠超過海外成熟市場的水平。而反觀今年以來的行情,雖然在執行的節奏上與2014年那次也有一拼,但兩融餘額則增加緩慢,一個多月下來,還在8000多億元的水平,要達到萬億的級別,恐怕還需要一段不短的過程。無疑,就這波行情而言,兩融規模增加緩慢是較為明顯的。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呢?是券商資金緊張,提供不了足夠的可融資金?應該說不是,根據券商的年報分析,這兩年券商的經營狀況雖然不夠理想,但手中現金還是相對充分的,這主要是得益於所進行的增資擴股操作,以及對一些重資產經營活動的壓縮。事實上,如今券商在兩融業務中的利率普遍比2014年有所下調,這也是其不缺資金的一種表現。

既然供應上沒有問題,那麼就要看需求了。2014年的股市上漲行情,在很大程度上與資金槓桿的過度使用有關,因此也被稱為"槓桿牛"。當時,相當數量的中型客戶突擊參與了兩融業務,而此後不久隨著市場泡沫的破滅,千股漲停一下子變為千股跌停,這些新客戶中有不少由於經驗不足,沒有及時止損而導致資產被資金槓桿吞噬。有人說,在當年的行情中,遭受打擊最大的是這部分人,其資產損失極大。雖然現在並沒有足夠的數字證明這一點,但從邏輯上這是講得通的。另外,此後股市的不斷下跌,特別是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所出現的因為商譽減值所引發的個股大面積暴跌,更是在兩融業務中觸發了大量的平倉盤。很多投資者倒下以後,在短期內就很難再站起來了,應該說,適格的兩融客戶數量減少,是當前兩融規模增加緩慢的重要因素。

另外,也有部分投資者雖然在資金規模上還是兩融業務的潛在客戶,但是鑑於2014年以來股市大幅震盪的教訓,對於這種槓桿操作是高度謹慎,不願意為之承擔過大的風險。另一方面,對於這波行情,很多投資者在認識上也有分歧,對後市的預期也不夠穩定,尤其是面對曾經出現的軋空式上漲,感到非常不適應。這樣一來,也就不會輕易進行兩融操作。於是,兩融餘額的增加也就變得較為緩慢了。

換個角度來說,這其實也並不是什麼壞事。在某種意義上說,兩融餘額代表著資金供應的潛力,餘額小,說明潛力大。現在餘額增加慢,提示出後市還有相應的上漲空間。進一步說,人們對行情的認識有差異,操作行為不那麼趨同,也是市場良性執行的一個有利條件,當大家對行情達成了高度共識,很可能也就預示著這波行情已經基本到頭了。從這個角度出發,現在兩融餘額增加緩慢,倒未必是太需要擔心的事情,而如何在兩融業務的開展中切實保護好投資者,不要讓它成為資產的毀滅場,而是增值的地方,則是人們應該好好思考的問題。

老怪中國:第二輪上漲新模式即將開啟!

作者簡介:財經名博,金融職業經理人,證券分析師

伴隨著“兩會”在本週三和週五的勝利閉幕,以及中美第三次通話並在文字上取得實質性進展,幾則重大的不確定性事件相當於已全部清出,作為風險投資市場的中國股市,也籍此邁進一個嶄新的時期。3129點後持續的寬幅上下波動,有望告一段落,市場重新開啟第二輪新的上漲模式。

2019年春節後的三週,股市氣勢如虹,大盤從2600點一路上漲到3100點,市場氛圍由蕭條迅速轉向亢奮,之後再進入惶恐不安。此時,市場的思想會馬上想起2015年那輪槓桿斷裂後引發的股市大崩潰。於是,才有了3129點後的斷崖式下跌長陰線。本週的一週,正是消化這根長陰線的時期,股市以寬幅震盪上下騰挪的方式執行,最終有驚無險,本週大盤上漲周陽線1.75%,恰恰地覆蓋了上週的陰線全實體;創指週上漲0.49%,是一根再創新高的假陰線。

本輪調整的有幾大誘因。一是出看空研報。兩大券商很異常地對兩隻當前最熱的券商保險股大尺度看空,令市場一度以為背後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進而避險盤湧出。二是查配資,引發了市場對2015年去槓桿的恐懼,一批不合規的槓桿資金倉惶出逃,同時也影響到一些第三方非銀類金融機構的相關創新業務的收縮。三是兩會閉幕。歷來對會議開始與中途,都有一道心理穩定的防線,會議閉幕後這道防線瓦解,從而引發市場的波動。四是科創板開閘比預期中還要快,這又引發市場對於資金爭奪的猜想。

其實,上述原由都屬於傳統思想在腦中作怪。新時代,我們的思想更需要與時俱進,一切應該向前看,這正是中國夢的體現。中國夢,首先需要有夢,然後國家會給你創造圓夢的環境,之後就需要我們去為實現中國夢付諸努力。如果以舊思維去思考新問題,那麼必然會陷入形而上學,無法去理解社會的進步為何總會是呈螺旋式發展,人為何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太陽為何每天都會是新的。

隨著本週的結束,我們不難發現,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對於“兩會”,我們可以知道,勝利閉幕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端,經濟執行不會滑出合理區間、所有行業稅負確保不減不增、對不確定性因素留有了政策空間,等等,滿滿的全是利好。對於看空研報,易會滿主席沒有迴避,表示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這等於對看多看空言論給予了寬容,懸在人們頭上的疑問也已了卻,至於研報是看多或看空,正確與否,那只是分析師們的水平與境界問題。對於配資,當前的槓桿率實在與2015年不可同日而語,場內交易與資金槓桿運作更趨規範,將有利於市場的長遠穩定,更有利於場內合規合法的金融服務機構的槓桿業務開展。對於科創板,那更是大利好,金融業的新業務多了、科技業估值優勢也快要體現了。

所以,3129.94點其實並不假,是有著很高含金量的。另一些觀點,認為漲得過猛、過快,尤其是有很多資深人士指出這個點位沒有業績支撐的,也基本是像那倆份看空研報背後的分析師一樣,只知道看過去、看同比,而缺乏對未來前景的分析與前瞻。其實,分析公司的估值,本身也是分析公司的未來、更是分析中國經濟的未來,用未來來折現現在。我們不妨用券商融資這個實際的例子來分析,當股價不斷上漲,你會發現你的可融資額越來越高。所以當經濟環境越來越好、各行各業不斷走出困境低迷時,那麼所有的企業都將水漲船高。發展,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所在。同樣地,歷來股價的上漲,都是領先於經濟與業績的實現時間的。如果你還要提與同業、與境外比較,那麼我們也可以說,單就中國股市與美國股市的這10年的剪刀差,那麼上漲空間也只有多不會少。

最後,我們再簡單地從技術面上來分析一下,本週的調整中,出現了相對的縮量,表明當前只是浮盈盤的空出,這個調整是健康的良性的。周線上,大盤仍是受制於250周均線的壓制,但多頭趨勢非常明顯,深成指更是罕見地出現了周線十連陽。所以,目前的調整,只是空中加油,改變上漲的斜率角度,並一次性地讓籌碼成本提高到3000點一帶,這樣,下週將會進一步去攻擊250周均線。

年後很多資金是踏空的,這個踏空並不特指沒有持倉,而是持倉沒有做上熱門個股。這只是短暫的現象。我們所看到的牛,並不是指三週四周時間的牛,儘管氣勢如虹地出現了多隻翻倍大牛,但是在本次的調整波動後,所有板塊、個股都快速地完成了一次強勢調整。這次調整後,市場會進入到百花齊放的時刻。以科創板為核心,多數上市公司都有投資科創企業的先例,並且,隨著上海再次作為金融改革的先鋒,其它區域都可以爭相效仿、競爭,從而帶活的是全域性。所以,迭加科創主題的低價、超跌股,全部會有機會,並且哪裡超跌的厲害,哪裡就會漲的更多更猛。與此同時,今年的另一大特點,是仍將會集中精力做個股的突破新高,為此,百元個股也將會日漸增多。

黃湘源:券商賣出評級報告因為難能所以更可貴

作者簡介:著名獨立撰稿人。

兩份券商賣出評級報告,在給如日中天的股票潑了一瓢冷水的同時,也使漲勢正猛的大盤有了一個適時回撥機會。這是難能可貴的。但重要的並不在於它是不是有特殊背景,如果說它真實反映了分析師的良心,那麼這才是真正難能而可貴的。

賣出評級在券商分析師報告中比較罕見。有一份2017年統計資料顯示,截止當年11月份,在近一年19.46萬份研報中,評級為減持和賣出的研報僅有7份和287份。其中,絕大多數看空研報還是由德意志銀行等非本土券商釋出。而在平均每天生產研報533篇,全年覆蓋了A股超70%的2423家上市公司的研報中,不僅很少有減持和賣出評級,'買入'、'增持'、'強烈推薦'等看多評級多如牛毛,有的不僅越漲越是看高一線,甚至越跌還反而越是反其道而行之地繼續看漲。買入評級和中性及賣出評級如此極端的不成比例,同國際上評級機構所一般所遵守的4:4:2的慣例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在2018年,共有40家券商釋出了143份與貴州茅臺相關的研報,無一唱空不說,還分別給予買入、增持、審慎增持、強烈推薦、推薦、審慎推薦、優大於市等評級。其中,某知名券商釋出的9份研報,定價全部超過900元(含),前6份研報甚至還喊出925元的天價。可是,儘管在年中的時候,其股價也曾經創出過803.5元的新高,最終還是在年末跌回到700元下方,而900元的高峰一直到新的一年的今天依然還是遙不可及。更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島事件。獐子島突然爆發8億元存貨損失事件之前,只有一家大連本地的投資機構曾對獐子島的存貨控制能力提出過質疑,而其他大牌研究機構則幾乎是一邊倒地對獐子島表示看好。獐子島的扇貝突然跑了,不啻狠狠地打了券商研究機構的臉。

然而,即使無常的自然無法讓人不對'不可知論'陡然產生無可名狀的敬畏,不過,券商的測不準與其說是受制於人類認知水平的有限性,還不如說是根深蒂固的利益機制使然。據熟悉券商研究機構內情的有關人士透露,券商研究報告之所以出現說好不說壞、唱多不唱空的趨向,與分析師群體遭遇上市公司、基金分倉和業內分析師排名的三方聯合綁架也是分不開的。分析師撰寫研究報告自然少不了要去上市公司調研,如果給了賣出或減持的評級,還怎麼好去見上市公司?

再說,不少上市公司原來就是相關券商所輔導保薦的,他們之間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根本就不足為外人道,又豈是分析師所能夠無所顧忌的?除此之外,分析師還不能不顧及基金分倉制度下利益分配。基金從多家券商租用交易席位,按照交易額向券商繳納千分之一左右的佣金,而券商則會拿出一部分佣金返還給基金。這種利益聯盟不僅讓雙方都會有一致做多的衝動,而在券商更傾向於鼓勵基金做多交易的前提下,分析師跟著唱多也就不奇怪了。至於一年一度的金牌分析師排行榜,也不是為了評出會撰寫賣出評級的分析師。由於該獎項的評委主要來自基金,為了迎合基金取得超額收益的需求,不僅需要不斷買入的理由,當然也就更需要在唱多上不遺餘力的分析師。這種不合理的分析師評獎,不妨也可以說就是為了鼓勵分析師唱多而專門設定的。

其實,需要分析師唱多的不僅是上市公司,也不僅是券商和基金,迄今為止的市場監管機制嘴上說的是嚴監管,其實也不是沒有傾向性的,只不過其傾向性往往不是通過發表對市場走勢的評論,而是通過對監管物件的有區別的選擇而體現出來的。前不久,一券商分析師在未經公司稽核的情況下,提前在.釋出研報,立即遭到監管當局的處罰。不是說監管當局對不合規行為不該監管不該處罰,而是說在分析師的研究報告非得經過公司稽核才能釋出的體制下,分析師如果有不同的獨立意見,豈不也就無法發表了嗎?這在某種程度上不妨也可以說是目前的券商研報往往只有唱多而罕見唱空的原因之一。2018年以來,至少有4家券商分析師因有違合規管理而受到處罰,而一直在唱牛唱多的某些人·物·儘管幾乎每次都說錯,卻從來也沒有受到來自監管方面的應有關注。作為監管者的傾向性,由此而不難略見一斑。

中國股市,要麼不做多,做多起來往往就容易做過頭。這正是喜歡做多的機構對唱多的研報比唱空更為歡迎的根本原因。因為只有在唱多聲音更多的情況下,他們才能夠更順利地在人們還沒有察覺泡沫風險的情況下拉高出貨。而過於輕信券商的唱多報告,只顧買入而不懂得賣出,也正是廣大投資者尤其是散戶難以避免被割韭菜命運的重要原因之所在。就此而言,這一次在瘋漲的大盤離基本面越來越遠而唱多的聲音依然還是不絕於耳的情況下,這兩份賣出評級報告雖然只是涉及了兩家領漲的股票,卻猶如一聲警鐘,給過於迷醉於一片牛市的讚歌聲中的投資者提了一個醒。它至少告訴人們,你再怎麼喜歡牛市,也不能不看基本面。之所以說它可貴,就是因為眾人皆醉我獨醒,誠屬難能。正因為難能,方才顯得格外可貴。

萬事開頭難。什麼時候能夠少一些隨波逐流趨炎附勢唱多呼牛的聲音,多一些敢講真話在該說空時敢於實事求是地把該空的理由說出來的評級分析師和評級報告,同時,也能夠多一些做空機制來跟單邊做多進行對衝,什麼時候我們的股市才有可能走向成熟,投資者利益也才有可能更好地得到切實的保障。而這一切,只能從有良心的賣出評級報告開始,也希望能夠從這難能可貴的兩份賣出評級報告開始。

----------------------------------------------------------

特別溝通:最近本微信公眾號將釋出一些商業廣告,純屬生存所迫,請大家多多理解!我們會繼續為大家提供優質內容,以儘可能給大家以有益的參考!謝謝!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