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尉明寬雞畫中的精神底色_筆下

記得兩年前讀明寬的雞畫,眼睛為之一亮。他的雄雞喚醒了我的靈感,唱沸了我的心潮,催我欣然揮筆,寫下了《神鳳之歌》——

你站就站在高處

引頸長啼

如神鳳之鳴

只嘹亮的一聲

震落夜幕

邀黎明從天堂走進人間

那雙振奮的翅膀

鼓動太陽升起

光芒四射的時刻

似聞羽毛的味道

很熟悉,很溫馨

彷彿從千山萬水之外

帶來故鄉的芬芳

令我感動得

流淚

有時你會抖動羽毛

如醒獅威風凜凜

血性鼓滿豎起的雄冠

像站立的旗幟

只待一聲令下

就有排山倒海的氣勢

用意志摧垮敵膽

沒有一根羽毛生長媚眼

渾身傲骨支撐自己的品質

只在覓食的青草地上

給雞仔們唱著童謠

咯咯、咯咯的鄉曲裡

裝滿父恩母愛

親切,溫柔

寫一幅祥和的風景

我就喜歡這樣看你

看你站在高崗上呼喚光明

看你引頸一唱的雄壯與輝煌

看你走在尉明寬先生的筆下

生動的神韻佈滿視野

好美的中國風……

那時我還不知道明寬對雞畫的摯愛源於濃濃的鄉愁,只覺得他的雞畫裡,鋪展著畫家自己的精神底色,閃耀著人性中最鮮亮的光芒。待我讀到他的近作《我為啥自詡雞販子》一文,方知其“幼處農桑,朝聞雞鳴而起,夜聽犬吠而臥。吾本愛山鷹獨搏蒼穹之英姿,亦喜鳳鳥翎羽之斑斕。偶獨愛清華襲人之墨色。鉛華洗盡,歲月如流。唯鄉野山雞常繞偶腦海,久揮不去。”字裡行間,可聞故鄉的雞鳴聲已深入明寬的靈魂,湧動著博大純樸的家國情懷……

詩如其人,畫亦如其人。一個人的初心和情懷,乃至信仰,常常與故土有緣。山東萊陽的山水養育了明寬,也養育了他畫筆下的雞群。明寬的雞畫,正是他的精神風貌和品格情不自禁的流露,真的很接地氣,養眼又養心。有時我會想,明寬畫雞之時,眼前是否晃動著母親飼餵雞群的身影,耳畔是否縈繞著媽媽“咯咯”喚雞的聲音,不然,他對雞怎麼會那麼傾心,一冠一羽,都畫得那麼用情,不著半點閒筆贅墨。即便雞爪下的山石、泥土和花草,也似乎嵌著他熟悉的鄉音。

明寬畫筆下的雞有傲骨,桀驁不馴,司晨守信,責無旁貸。他欣賞詩人“雄雞一聲天下白”的意境和氣韻,更喜歡“欲近曉天啼一聲”的勇氣和真實。他明言:“ 餘獨愛雞之五德,亦通雞之靈性。吾愛雞之勤奮而不為一時之名,啼鳴不搶日月之功;吾愛雞之雄起,進取不因取媚,執著不為世俗迷茫;吾愛雞之誠樸篤實,厚道大方以安身立命;吾愛雞之簡單平易,青草小蟲足以果腹,一瓦一席亦可安居;吾亦愛雞勤於生蛋,蛋能孵雞。幻化之妙,畢現其中。”

明寬的文字,言簡意賅。他祟尚的雞之五德,正是畫家自己的精神追求,也是他的品質寫照。其中,“啼鳴不搶日月之功”的吟誦,更是別有意味,不屑於拾人牙慧,無意於渲染“雄雞喚來霞滿天”的奇功,而是自自然然地表達出一種高尚的生存境趣和不同凡響的人生價值取向。雞為六畜中唯一的家禽,是農家興旺、生活富裕的象徵。從明寬喜歡雞的“誠樸篤實,厚道大方”,以及“一磚一席亦可安居”的性情,仍可看到他回望童年的眷戀,不曾淡忘生長在鄉土上的雞文化之魂。

萬物的形態與性質是由結構決定的——明寬畫筆下的雞,其形態和精神氣質是與他的自由結構能力分不開的。同時,明寬心裡更明白,繪畫不止於工藝,更是學問,是閃爍著人性光芒的美學。一切文學藝術又都是人學,繪畫藝術當然也是人學。繪畫不同於錄影,要擅長定格於一瞬,這個“瞬間”應該是最能表達畫家願望的、最美最富有靈動性的“一瞬”。繪畫的萬千景象,百隻千隻雞圖,都是畫家精神底色的藝術性定格,雞鳴聲裡也該騰躍著人性自由昇華的呼吸。

明寬與雞,“相知之情,切於骨髓”。我在談及明寬十二生肖畫之時,寫過這樣一段文字:“繪畫藝術創作須得有對筆下物象的熱愛。在尉明寬先生眼裡,十二生肖已經不是卑微的一般物件物,不是平常意義的飛禽走獸。他將這些可愛的動物視為靈魂的共居者,注入了神聖的人格化。他視野所及的牛馬羊豬狗雞,昇華到通靈的境界,成為他所思所想的代言者,一種富有情志的人性符號。像理解人一樣理解筆下的十二生肖,這正是他得心應手,水到渠成的奧祕所在。”明寬的雞畫享譽畫壇,成功的奧祕當然也是這個道理。

明寬是一位詩書畫印兼長的文學藝術家,涉獵廣泛,尤擅畫雞,別具一格,深受國內外藝術界讚譽。曾在北京、臺北、日本、韓國、紐西蘭等國家和地區舉辦個人畫展。中央電視臺、香港鳳凰衛視、山東電視臺、中國書畫報等多家新聞媒體曾以專題推介他的作品,還受到過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社會知名人士接見、約見。出版有《尉明寬畫雞》和其他多種畫冊,但明寬仍不捨進取,且守得一身靜氣。

誠如他所言,“於千萬喧囂之間獨享一片寧靜之園”。

靜氣有一種深度

養筆,養墨,養紙,養硯

養己之心神

文房四寶

在一種靜氣裡

還魂

可以生長與眾不同的光芒

讓一個人的靈慧

蓄勢待發

擇機迸發活力

喚人生出彩

尉明寬 ,字容之。山東萊陽人。自幼酷愛書畫藝術,潛心文、史、宗教的研究,著力追求畫外功夫的多重修養。在藝術上,汲取吳昌碩、齊白石、潘天壽、李苦禪而能自出機杼,尤擅畫雞,猴畫亦飛揚靈氣。其作品雄渾敦穆,溫文而霸,龍驤豹變,氣度恢巨集。

作者李武兵,曾用名李武斌,湖北武漢人,1968年3月入伍,曾任職於鐵道兵文化部、總政群工部,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國現代格律詩學會理事。著有詩集《三月梨花飛》《鄉戀》《瑰寶集》《藍色的戀情》《愛心之吻》《李武兵抒情詩選》(上下冊),散文集《太陽鳥》,長篇紀實文學《自然之子》。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