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劉伯溫幾百年前就預測崇禎上吊而死,這個謠言是怎麼編出來的?_朱由檢

給大家講件劉基劉伯溫的傳奇故事。

話說,李自成圍北京之時,崇禎皇帝朱由檢想起一件事。

此事十分撓心。

啥事呢?

原來,宮中有一密室,“相傳劉誠意基留祕記”,鎖得特別嚴實。歷代大明皇帝都會被前任告知,“非大變不得開”。

如果說愛新覺羅們鬧得雖凶,畢竟還遠,現下,農民軍都打到城下,已是“大變”了吧?

於是,“思陵親啟之,中惟一櫃,得圖三軸。”

圖上都畫了些什麼呢?

第一圖繪文武官數十,被髮亂行。

被髮,就是披著頭髮之意。

表面意思很容易懂,但劉伯溫不可能用這麼直白的方式吧?

這時有內臣說,皇上,我看呀,誠意伯是講,咱們現在“官多法亂”。

(劉伯溫劇照 圖片來源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崇禎覺得很對,深得朕心。又開啟第二幅,但見上面畫著——兵將倒戈棄甲,百姓襁負奔走狀。

有了第一幅的經驗,崇禎一下聰明多了,對貼身太監說,“得非軍民皆叛乎”?

看到此處,估計對明末歷史有所瞭解的朋友,已腦補出第三幅圖的畫面了——

畫像與御容酷肖,穿白半臂,右足跣,左系襪履,散發懸樹下。

幾百年後,我們會心一笑,但大明崇禎皇帝卻是——

覽畢勃然變色。

當然,大家都知道,這肯定是馬後炮,是後人編的。

說起來,確實是後人,但也沒後多遠。

此事記載在董含《三岡識略》裡。此君在明亡時正好二十歲。順治十八年,中二甲第二名,成為清朝進士。他雖然未做什麼大官,卻花五十四年,把平生所觀所聽所覽記載下來。他的文字,成為後世史家的重要資料。

顯然,他的這條記載,雖是謠言,卻在明朝滅亡後不久即開始流傳了。而且,它的有些基調,為《明史》所繼承。

比如,文中說,太監解讀第一幅畫,“官多法亂”。

四字之意,一眼就明白,可是,它背後是什麼意思?編這個故事的人,潛意識裡是怎樣想的?

其實不就是替朱由檢開脫嗎?

大明之亡,不是小朱的錯,而是各級官吏各行其事造成的。

《明史 莊烈本紀》有講,惜乎大勢已傾,積習難挽。在廷則門戶糾紛。疆埸則將驕卒惰。兵荒四告,流寇蔓延。遂至潰爛而莫可救,可謂不幸也已。

《流賊列傳》序言中則說,莊烈非亡國之君,而當亡國之運,又乏救亡之術,徒見其焦勞瞀亂,孑立於上十有七年。而帷幄不聞良、平之謀,行間未睹李、郭之將,卒致宗社顛覆,徒以身殉,悲夫!

(崇禎劇照 圖片來源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可見,從明末謠言到清朝正史,人們對朱由檢之死,都是含有同情的。

與之相適應的,則是他們都有意無意遮蔽了朱由檢自信性格的弱點。

勵精圖治的都是皇帝?

瞎整亂搞的都是大臣?

寫到此處,我又想到,這個故事的格式,似乎在哪裡見過。

再想了幾下,它的母本不就在宋朝嗎?

趙匡胤在密室立了一塊碑,平時不得開啟,唯新皇即位,便讓他獨觀。

(趙匡胤劇照 圖片來源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署名陸游的《避暑漫抄》記載,靖康之變,門皆洞開,人得縱觀。碑高七八尺,闊四尺餘,誓詞三行,一雲:“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縱犯謀逆,止於獄內賜盡,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連坐支屬。”一雲:“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一雲:“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趙匡胤留了三句話,劉伯溫留了三幅畫。

從趙宋一朝現實來看,他這些告誡子孫的話,應該確實是有;

劉伯溫的三幅畫,則是純粹的杜撰之詞。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