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軍旅第一次,東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3名官兵有話說_常嶺

來源: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作者:丁正康 張箏 程海南

萬事開頭難,最怕頭一遭。第一次背後是戰勝自我的勇氣,是從無到有的突破,更是千錘百煉的沉澱。回想起自己的軍旅第一次,東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的3名官兵有話想說。

第一次戰備值班

2月下旬,某海島雷達站操縱班長鄭學森帶著新兵張海波走進了雷達方艙。第一次正式擔負戰備值班的小張身板挺得筆直,緊張地握著滑鼠,手微微顫抖。鄭班長拍了拍小張的肩膀鼓勵道:“拿出信心來,誰都是從‘第一次’過來的。”

請輸入圖片描述

鄭班長的第一次也並非順風順水。那一年,鄭學森在集訓隊期間就一直是新兵中的訓練尖子。到雷達站工作後,他憑藉紮實的基本功很快脫穎而出,是同年兵中第一個參與戰備值班的人。

“連班都沒值過,怎能算得上真正的操縱員。”小鄭心中對擔負值班其實期盼已久,但當他第一次走進艙內,真正走上戰位時,值班“初體驗”的興奮勁兒很快被油然而生的緊張情緒淹沒。如同第一次開車上路的人常常忘了先踩離合器,小鄭站在實實在在的雷達裝備前,緊張得一時忘記了該先按下哪個按鈕。理論到實操的差距讓他心中隱隱感到:“第一次”這關不好過。

海島氣候條件複雜,常常對雷達訊號產生氣象干擾,而鄭學森也被緊張的情緒“干擾”著,心隨著閃爍的回波訊號怦怦跳動。在老班長的指導下,小鄭儘量調整呼吸、理清思路,小心翼翼地辨別著每一個回波訊號。隨著一批批訊號穩穩地錄取上報,鄭學森的情緒也逐漸平靜下來。原本慌亂的眼神越來越專注,僵硬的雙手不再顫抖,那個訓練室裡自信的訓練尖子又回來了。

請輸入圖片描述

眼看著換班的時間快到了,鄭學森在心中悄悄舒了一口氣。然而,指揮所打來的一通電話再次讓他的心緊緊揪了起來。原來,小鄭剛剛錄取上報的一批空情只有該雷達站一個單位掌握,指揮所要求迅速判明目標屬性。平時訓練中,小鄭對該空域航線早已熟悉掌握,對目標屬性本來很有把握,但作為唯一的情報源,他心中打起了鼓。“能夠坐在值班崗位上,本身就是對你能力的認可。”電話那頭,指揮員的鼓勵讓他重拾信心。鄭學森仔細觀察目標波形特徵,根據訓練中掌握的操縱基礎,果斷判斷目標屬性。經向上級查證,目標屬性判斷準確。“從今天起,我是一名真正的雷達操縱員了。”直到現在,對在當天日記中寫下的初次值班感言,鄭學森依然記憶猶新。

第一次搶修雷達

“‘第一次’之前,其實已經有過‘很多次’。”對於某海島雷達站雷達技師常嶺來說,檢修雷達裝備是自己的日常工作,跟隨老技師應急搶修也已經熟門熟路。但是回憶起自己第一次獨立搶修雷達,手心依然微微冒汗。

請輸入圖片描述

“常技師,雷達出故障了!”突發故障在夜間發生,來到雷達站幾個月的常嶺也習慣了這種“突發情況”,他匆匆披起軍大衣就立馬衝向了夜幕中的陣地,平日裡帶教的老技師在外執行任務,這是常嶺第一次走上“C位”。

雷達發射機狀態正常、收發訊號穩定,可是一次回波訊號和二次回波訊號卻始終不能重合。誤差究竟從何而來?第一次獨立搶修還遇到了第一次發生的疑難故障,常技師感到“攤上事了”。

在向操縱員詳細瞭解故障情況後,常嶺按照搶修流程迅速對終端系統和接收機各個元件“過篩檢查”。然而,一盞盞閃著綠光的狀態燈顯示,各個元件工作狀態均正常。基層雷達站遠離機關,應急搶修只能靠自己。儘管正值寒冬,常嶺腦門上卻已經冒出細密的汗珠。

越是情況緊急,越要保持鎮定。常嶺結合以往維護搶修的經驗,認真分析每一批迴波訊號。一次回波訊號位置較為準確,發生問題的應該是二次訊號。二次雷達系統整合度高,發生故障的可能性並不大……從表象故障到內部原因,常嶺一步一步順藤摸瓜,平時早已爛熟於胸的雷達內部元件圖在他腦海中反覆“過電影”。

“故障應該發生在裝置外部。”在反覆考量後,常技師做出了自己的判斷。他打起手電筒,對陣地周邊情況進行仔細排查,穿過草叢的線纜引起了他的注意。二次訊號回波位置不準確,很可能是受到輻射干擾導致。儘管每一條訊號線外皮都有遮蔽層,但海島冬季特有的低溫高溼環境有可能導致外皮損壞。

常嶺帶著操縱員沿著線纜走向,把捆在一起的訊號線一根一根地拆開單獨鋪設,迅速展開線路檢查。第一次單獨搶修雷達就遇到了這項大工程,常嶺的心裡很緊張,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斷。

請輸入圖片描述

重新開啟裝備,打開發射機,錄取回波訊號……“兩個訊號點重合啦!”操縱員興奮地說。第一次獨立上崗,常嶺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了地。

第一次站上講臺

兩個月前,在旅政治教員授課比賽中,某高山雷達站指導員劉明揮灑自如,將第一名收入囊中。從排長、幹事到指導員,從新兵連、雷達站到全旅比賽……劉指導員坦言,已經不記得為官兵上過多少次教育課了,但最難忘的還是第一次。

請輸入圖片描述

劉明擔任排長的第三個月,指導員安排他給官兵開展一次教育。每次聽指導員授課的時候,劉明其實早就在臺下悄悄學著樣兒,想象著自己走上講臺的時候怎麼才能把課上好。終於輪到自己上陣了,劉明心中鉚足了勁想要來個“開門紅”。

三分看發揮,七分靠準備。為了下週的“首秀”,劉明在備課上狠下功夫。首先是查閱教育大綱,對教育要求、內容、規範做到心中有數。然後是參考優秀教案,怎麼講道理、如何舉例子也要學得有模有樣。他還找來了上級下發的授課錄影,對著老教員的一招一式跟著學照著練。

一週下來,劉明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紮紮實實下了一番苦功。可真的上臺開講,情況卻不是想象的那樣。儘管劉明在臺上引經據典、口若懸河,但臺下官兵似乎並不買賬,抬著頭看的人越來越少,用心聽講的更是寥寥無幾,就連最後的掌聲也顯得很“客套”。精心準備的第一次授課慘淡收場,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教育是上給官兵聽的,悶在辦公室裡備不出好課。”指導員的話讓劉明找到了方向。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劉明沒有打退堂鼓,而是認真總結教訓為第二次登臺做準備。他深入官兵中一起參加戰備訓練,從平時工作中觀察官兵流露的“活思想”;一有空就和戰友拉拉家常,大夥兒平時想的是啥,他大多心中有數。

沒過多久,又有一次講課的機會,劉明主動請纓,再一次站上三尺講臺。他針對年底官兵面臨戰備值班和訓練考核的雙重壓力,從單位的真人真事開講,連隊的訓練骨幹是如何調適壓力的,全旅的比武尖子是如何支配時間的……幾個身邊的小故事娓娓道來,官兵們聚精會神地聽講,不但記在了本子上,更悄然記在了心裡。

請輸入圖片描述

第一次的味道,無論甘甜抑或苦澀,都在每個人心中久久回味;第一次的嘗試,無論成功抑或失敗,都是追夢路上的醒目路標。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