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朴槿惠本來釋放無望,黃教安高調回歸後,朴槿惠能否東山再起?_特赦

朴槿惠現在確實釋放無望,目前已經獲刑33年——“親信干政門”案獲刑25年、國情院受賄案獲刑6年、違反選舉法案獲刑2年。儘管這還不是終審判決,但最終判決結果,朴槿惠的刑期一定不短,外界普遍認為在30年左右。一旦獲刑,在文在寅執政時期,朴槿惠根本沒有獲得特赦的機會。文在寅上臺不到兩年,已經舉行了兩次特赦,不用說,兩次特赦都沒有朴槿惠的份兒:青瓦臺表示,朴槿惠案件還在審判之中,朴槿惠不具備特赦條件;眾所周知,即使朴槿惠具備特赦條件,文在寅也不可能特赦朴槿惠。

韓國前總理、代總統黃教安的迴歸,可以說高調,也可以說低調。為啥說高調?今年1月,黃教安宣佈復出;2月27日,當選韓國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黨首;而且目標直指韓國下屆總統,因為民調支援率目前排名第一,約為17.1%。為啥說低調?黃教安從復出到當選自由韓國黨黨首,幾乎沒有說過什麼話;對於外界炒得沸沸揚揚的黃教安可能當選下屆韓國總統,黃教安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一如既往三緘其口、沉默應對。

黃教安的迴歸,對朴槿惠來說當然是好訊息。朴槿惠是黃教安的恩人,也曾對黃教安有過不滿和誤會;但黃教安當代總統期間,繼承朴槿惠“遺志”,堅持部署朴槿惠引進的“薩德”,雖然這次復出沒說什麼,但心中肯定牽掛著朴槿惠的事情。外界認為黃教安知恩不報,是忘恩負義的人,事實上也許並非如此。

黃教安當了很長時間的檢察官,走上從政之路並爬上韓國代總統、總理的高峰,完全是朴槿惠一手提攜,朴槿惠對黃教安有知遇之恩。然而,朴槿惠遭彈劾後,黃教安任代總統,韓國需要提前進行選舉時,朴槿惠希望黃教安參選總統,但黃教安考慮幾天後決定不參加總統選舉,讓朴槿惠非常失望。如果現在的總統是黃教安而不是文在寅,朴槿惠的境況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客觀地說,即使當時黃教安參加總統選舉,也根本不可能選舉上。一方面,黃教安與朴槿惠的關係,必定影響黃教安的選情——韓國民眾對朴槿惠恨之入骨,怎麼可能把選票投給黃教安?另一方面,黃教安當時支援率排名第三,而且與排名第一的聯合國前祕書長潘基文、排名第二的現任總統文在寅相差甚遠。應該說,黃教安不趟這趟水,至少現在看來是明智的,但朴槿惠可就吃虧慘了。

朴槿惠進入拘留所兩年多了,黃教安沒有發表過任何與朴槿惠有關的言論,更沒有說話任何支援朴槿惠的話,就連朴槿惠被開除黨籍這件自由韓國黨內部的事,黃教安也明哲保身、沉默不語。因而,外界覺得黃教安對朴槿惠太不夠意思了。事實真是這樣嗎?個人認為,絕非如此。

朴槿惠與黃教安的關係,朴槿惠心中有數,黃教安也一定不傻,否則也爬不上韓國總理的高位,而且成為韓國最長壽的總理之一。黃教安現在宣佈復出,一切一帆風順,關鍵是之前養精蓄銳。黃教安已經當選自由韓國黨黨首,如果當選韓國下屆總統,一點也不會讓人感到詫異。

因為黃教安與朴槿惠特殊而複雜的關係,無論黃教安為了報答恩情,還是為了消除外界對他的誤會,黃教安如果當選總統,首先考慮的肯定是特赦朴槿惠。也許還不僅僅是特赦,如果黃教安要向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總理梅德韋傑夫學習,兩人玩“二人轉”——黃教安提名朴槿惠為韓國總理,朴槿惠東山再起,也並非一定沒有可能。韓國局勢如何發展,黃教安當選總統有沒有門,如果當選會如何對待朴槿惠,所有的問題暫時只有留給時間。(毛開雲)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