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豆瓣8.5的恐怖動畫,日本人的腦洞真大_安珍

(小夥伴們回覆關鍵詞“道成寺”就能看啦~~)

說到有關和尚與蛇妖、禮教和情愛的故事,大家或許會不約而同地想到咱大天朝的《白蛇傳》。

在《白蛇傳》的故事中,千年蛇妖白素貞不可救藥地愛上了凡人許仙,兩人雙宿雙棲的美好生活卻被法海和尚硬生生地打攪。

有人感到奇怪:任憑世上那麼多大小妖怪橫行作惡,法海老和尚怎麼就這麼喜歡追著人家小夫妻不放呢?

於是,某知名女歌手站了出來。她告訴我們,這是因為“法海你不懂愛”。

更有練就火眼金睛的網友,從電視劇op中為我們尋找到了答案。

這樣的角度或許過於刁鑽了。

但是,“白娘子X法海”這對cp在另一個故事中卻是真實存在的,而且磕的人還不少。

這個故事中,兩人雙雙換了國籍,都成了霓虹金,也換了名字:“白娘子”成了“清姬”,“法海”成了“安珍”。

它,就是日本著名的民間傳說——《京鹿子娘道成寺》

1976年的時候,日本動畫大師川本喜八郎以此為藍本,製作了一部非常牛掰的木偶動畫,標題就叫《道成寺》。

川本喜八郎大器晚成,43歲才交出處女作《花折り》,卻被人們譽為“日本木偶動畫第一人”、“當代最後一位木偶大師”。

川本曾兩度擔任NHK大型電視木偶劇《三國志》(1982—84)、《平家物語》(1993-95)的木偶設計。其中,他為《三國志》設計的木偶數量多達313套。

川本喜八郎於2010年8月23日不幸去世。

去世之後,其生前設計的那些木偶,都被炒成了天價。

動畫《道成寺》是川本眾多優秀作品中不容忽視的一部。

它曾在2006年法國安錫(Annecy)國際動畫電影節上,被評為“動畫的世紀•100部作品”第45名,豆瓣上也打出了8.5的高分。

對於木偶動畫,有的人或許會表示接受不能。

然而,《道成寺》卻做到了不怎麼讓人齣戲,且在看完之後,你會覺得正是憑藉著木偶的這種形式,該故事獨有的韻味才能被髮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以下是清姬美照:

啊,不好意思,放錯了。

應該是這張:

(你有沒有愛上我?)

動畫《道成寺》的故事本身並不複雜。

它一開始,呈現給我們的是正在趕路的一老一少兩個和尚。老和尚顯得老成持重,年輕和尚則膚白貌美。

年輕和尚名叫安珍。美而不自知的他未曾料想,這副臭皮囊竟是一切悲劇的根源。

這天傍晚,他們來到一家人家投宿。開門的是一個名喚清姬的妙齡女子。

我們常說,現在是個看臉的世界,過去又何嘗不是呢?

正所謂“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清姬的目光為安珍的盛世美顏所吸引,全然忘記了對方出家之人的身份。

如是月黑風高的晚上,老少和尚酣然入睡。

這時,一塊花布幽幽地飄了過來,花布下面的人正是少女清姬。

清姬對安珍發出了盛情邀請。

儘管是無聲動畫,我們也彷彿聽到了螢幕那頭傳來的妹子“來啊,快活啊”的聲音。

PS:一旁的老和尚OS:你們兩個是當我死了嗎?

安珍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

在清姬嬌滴滴的誘惑下,安珍不由自主地開始腦補醬醬釀釀的畫面。

美色在前,這誰頂得住啊?

燃鵝,安珍還真就頂住了,千鈞一髮之際,他推開了清姬。

但為了擺脫清姬的糾纏,安珍掏出了一尊菩薩給清姬,並許諾三天後再來看她。

清姬心下一琢磨,這主意不賴。

於是樂呵呵地抱著泥菩薩,等這安珍三天後來找她。

清姬不知道,安珍空有一張好看的臉蛋,感情方面卻是個大豬蹄子,三日已過,她卻連安珍的影子都沒看到。

清姬詢問路人,路人告訴她,那兩個和尚早就已經走遠了。

此時的清姬已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她舉著安珍的信物泥菩薩,披頭散髮地一路狂奔。

終於,她在河邊遇到了正在為師傅打水的安珍。

安珍被嚇了個半死。

他萬萬沒想到清姬會不遠萬里地追來,更沒想到此時映入眼簾的清姬,模樣已經如同惡鬼。

【前方高能】

對於安珍,黑化的清姬仍然抱有一絲希望,並掙扎著做最後的挽留。

安珍卻絲毫不為所動,拔腿就跑。

悲憤交加的清姬將泥菩薩狠狠地摔在地上。菩薩的頭應聲掉落。

但是,亂扔東西是不對的。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那也是不好的。(小聲bb)

兩人一個逃一個追,儘管被追到了並不會“嘿嘿嘿”,但這關乎性命的事,安珍不敢懈怠。

這時,一條波浪寬的大河擋住了去路。

安珍坐上了唯一的一艘小船,並且懇求船伕不要搭理追來的清姬。

然而,清姬也不是等閒之輩。她縱身一躍,跳入水中,在執念的驅使之下,清姬化作了一條長相與龍頗為類似的巨型白蛇。

安珍上岸之後,繼續沒命地往前跑,直到逃到一座與該動畫同名的寺廟之中——

道成寺本體終於上線,動畫也進入了高潮。

安珍跪倒在地,請求寺內僧人搭救。

可惜,道成寺不是金山寺,日本的和尚不像天朝和尚那樣會法術,也沒有金缽之類用來收妖的道具。

無奈之下,他們用寺內一口大鐘罩住安珍,希望能幫他逃過這一劫。

白蛇來到寺中,四處尋找安珍,終於發現安珍藏在大鐘底下。

它噴吐著火焰,爬上大鐘將其緊緊盤繞,直等大鐘燒得火紅,方才徐步離去。

離開道成寺,清姬恢復成為人形,卻已生無可戀,於是投河自盡。

道成寺的僧人們急忙開啟那口大鐘。

之間鐘下一尊白骨端坐,手中緊緊地握著一串佛珠。

道成寺的故事令人唏噓。

很多人批評清姬的偏執極端,既然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何必要在一棵樹上吊死,最後害人害己。

也有人指出是和尚首先不守承諾,都給了人家信物讓人家等,卻像是隨便丟了個手辦。

或許,愛與恨之間本來就沒有那麼界限分明。

對於清姬而言,愛也生恨,恨也因愛。

如果不能和心愛的人不能同生,那就同死好了。

她的愛幾乎完全出於本能,不加剋制,終成病態。

後世常把道成寺鐘當成懷春少女的象徵,雖然這在我看來有點瘮得慌。

至於動畫的表現手法,首先其採用木偶戲的方式來展現道成寺的故事是絕妙的。

臺灣的動畫專家和電影教授餘為政,曾經評價川本道:

“其作品題材大都採自佛教故事,意境高深,有濃烈的宿命色彩,悲劇性強又充滿張力,木偶角色的演技生動,扣人心絃。

除了本身動畫技巧的發揮到極致外,更在電影語言的運用上爐火純青,令人歎為觀止。”

在欣賞《道成寺》的過程中,觀眾被引導著全身心地浸入到那種陰冷淒厲的氛圍中,感受通過木偶單一的表情傳達出的人物的內心世界。

動畫在細節上做得也非常到位。

比如清姬的服飾上,一開始是沒有鱗紋的,化蛇之前則出現了鱗紋,這都是經過作者精心設計過的。

另外比較有意思的一幕在於,動畫中一開始要表現清姬對安珍一見鍾情,而此時清姬的表情是這樣的:

確認眼神、暗生情緒,說的就是上面這位,你敢信?

所以,也不怪有人把《道成寺》當成恐怖片來看了。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道成寺》的故事刻畫的是一個悲劇,在這個悲劇中沒有贏家。

表面上,它告訴世人,“白娘子”和“法海”是不能在一起的,但是在日本文化的語境下,故事還多了一曾“寂滅之美”。

清姬之死猶如櫻花剎那凋零,環繞大鐘的熊熊烈火仿若來自陰間,卻又轉瞬即逝,空留一地寂靜。

相信看過《道成寺》後的你,也會有這樣的感受的吧。

編:暴走兔

“閱讀原文”就能直接看啦!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