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終於有一檔為了唱歌而唱歌的綜藝了,梅溪湖36子歌聲裡的美好

近日,一檔《聲入人心》節目爆紅,梅溪湖36子成熱議話題。他們究竟是何方神聖?竟有如此魄力,深入人心?

聽到男團,你的第一反應是不是——

然而,其實他們是這樣的——

他們在音樂這條蜿蜒的路上走得曲折坎坷。

畢竟,誰都不能輕輕鬆鬆成為實力派。

2006年

王晰22歲,參加了《快樂男聲》,最終只獲得廣州唱區四強。

王晰後來說:“剛比完賽,我們還會在一起吃飯、唱歌、聚會,但後來我發現每個人的狀態不一樣,話題越來越少,他們整天忙演出、上通告、錄單曲、出專輯,而我什麼都沒有……”

2008年

18歲的鄭雲龍被母親帶著從山東青島到北京學習聲樂和舞蹈,準備考北京的藝術院校。

鄭雲龍的媽媽是戲曲演員,他從小就在劇院後臺玩耍,“那個時候便對舞臺有熟悉感,所以那個時候就開始喜歡舞臺。”

2009年

鄭雲龍順利考上了北京舞蹈學院。在宿舍裡,他遇見了草原少年阿雲嘎。

阿雲嘎比鄭雲龍大一歲,長相老成。阿雲嘎的爸爸是一個民間音樂人,“會三絃、二胡,還會做馬頭琴,他很英俊,可惜我不記得他的樣子了。”阿雲嘎3歲時,爸爸就去世了,給他留下了一臺錄音機。阿雲嘎就抱著這臺錄音機學會了騰格爾老師的所有歌曲,一邊在草原上放羊,一邊放聲歌唱。

阿雲嘎7歲時,媽媽去世,這幾乎奪走了少年阿雲嘎全部的快樂,他變得自閉,憂傷。後來,阿雲嘎為了考北京舞蹈學院準備了四年,他要攢錢啊!在北京的這四年裡他住地下室,在飯店裡伴舞,在酒吧裡唱歌……無數次被親戚朋友勸放棄,又無數次地鼓勵自己堅持了下來。

2011年

王晰去中央戲劇學院看一個朋友演出的話劇,在那裡第一次見到了金宴竹(現在的妻子),金宴竹是這部話劇的演員之一。王晰當時很餓,在後臺到處找吃的,金宴竹就給他遞了一盒牛奶。金宴竹對王晰最大的影響就是鼓勵他參加各種音樂類的比賽。

在困境之中,身邊人的鼓勵彷彿是沙漠之泉。王晰在那一年獲得了“第八屆中國音樂金鐘獎流行音樂大賽”男子組金獎。

2013年

鄭雲龍和阿雲嘎面臨畢業了。

音樂劇班的學生畢業感覺前途一片渺茫,自己既不是專業學表演的,也不是專業學音樂的,而音樂劇當時在中國的市場非常狹小。阿雲嘎因為比他們年紀都大,早早就開始考慮就業問題,幸運的是,他在機緣巧合下出演了田沁鑫的音樂劇《天橋》。

阿雲嘎這樣說:

我以前跳舞也不愛說話,但是從演戲開始慢慢樂觀起來了,其實這都是田沁鑫導演給我的理念,就是在舞臺上永遠都要有燦爛的精神,演員一定要把樂觀的面貌展現給大家。

田沁鑫導演這樣的一種樂觀向上的理念讓我記憶猶新,也是我人生當中特別重要的一課。

2016年

王晰以第二位踢館歌手的身份登上第四季《我是歌手》的舞臺。節目中,李谷一老師表示時很喜歡王晰與眾不同的音質。在參加了《我是歌手》後,王晰終於迎來了遲到的走紅,他的名字和低音終於被更多人熟知。

這一年6月6日,一年前已經領證的王晰、金宴竹舉行了婚禮。

2017年

百老匯音樂劇《變身怪醫》在北京為中文版招募演員,鄭雲龍知道了這個訊息非常激動。而且面試演員的地點就在他演出的劇院,簡直就是天註定,“本來韓方在北京要放棄找人了,導演說我進去唱完之後,製作組說‘他是最合適的’。”

鄭雲龍成為了《變身怪醫》的男主角。

2018年

就在這一年年底,王晰、阿雲嘎、鄭雲龍、周深……36位音樂人蔘加了湖南衛視的綜藝節目《聲入人心》,被喜歡他們的觀眾稱之為“梅溪湖36子”。

這檔節目,因為沒有淘汰,所以也沒有撕來撕去,大家就是好好唱歌。唱不好坐不了首席位,就在替補位坐著看別人演唱讚歎鼓掌學習,好好等待下一次自己上臺:獨唱、二重唱、三重唱、四重唱……總有機會上臺唱歌。就是好好唱歌。這裡面唱歌的人也都沒有綜藝咖,沒有電視節目老油子,大家都眼神清澈,聲音乾淨,形象好,氣質佳。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