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高麗聖僧”的離去_InSec

對於InSec,國內大多數英雄聯盟玩家對他的印象幾乎都濃縮在了這張動圖裡:

草叢蹲伏,精準出Q,插眼W,神龍擺尾,整套操作發生於電光火石之間,行雲流水。

作為他職業生涯中的代表作,這一幕被大多數玩家譽為盲僧李青“迴旋踢”技巧的範本。在LOL中上至王者大神,下至青銅菜雞,無人不知不人不曉。

與玩家口中廣為流傳的”兩個劫”和“50血翻盤”一樣,它成為了LOL歷史上為數不多的“經典”,也為其中的主角Insec贏來了一系列稱號:

“世界第一打野”“迴旋踢鼻祖”,“盲僧代言人”,“高麗聖僧。”

——這些都是烙在他身上最鮮明的印記。

但與此同時,許多觀眾對他的記憶又似乎永遠停留在了那裡,除了2014年來華後率隊拿下S4全球總決賽亞軍以外,InSec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就再也沒有拿出過什麼像樣的成績。失利、替補、降級,傷病,跌落神壇,次級聯賽……這些職業選手大多避之不及的關鍵詞伴隨了他足足四年,直到他不久前下定決心徹底放棄。

2019年3月,InSec在韓國的一家咖啡廳裡接受媒體採訪。沒有任何包袱,只是輕鬆地面對鏡頭,一邊微笑,一邊說出在心中醞釀已久的那句話:“大家好,我是InSec,我現在希望能夠結束自己漫長的職業生涯。”

1

作為一名服役七年的電競職業選手,InSec接受採訪的次數很少,以至於無論你在網上如何翻查,都很難找到與他相關的詳盡資料。

只知道他是1993年出生,韓國人,本名崔仁石,擁有一串長長地職業履歷。而更多生活層面的資訊,包括但不限於他的家鄉、成長環境、童年經歷、興趣愛好…關於這些,我們幾乎一無所知。

對大多數觀眾而言,他的故事大概是從2013年開始的。

那年20歲的InSec經歷了兩件大事。結果一好一壞,不過以現在的視角來看,兩者無疑都是他職業生涯中最具畫面感的時間節點。

其中之一是5月在上海舉辦的英雄聯盟全明星賽。憑藉著上賽季帶領KT躋身冬季賽四強的出色發揮,InSec 力壓當時如日中天的CJ.Helios成為韓國代表隊的打野位。

由於隊員的選拔機制是通過網路投票,一開始還有不少人質疑他,認為剛轉型打野不久的他不足以代表韓國打野的最強實力。不曾想沒過多久,InSec便在上海一戰成名,攜手隊友以場場幾乎碾壓的姿態一路狂飈,直至斬獲冠軍。他本人也因為“迴旋踢”的經典操作(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吸粉無數,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被玩家公認為世界第一打野。

對於InSec而言,這是他成為“明星”選手的開端,也是他職業生涯中為數不多的高光時刻。

而相比之下,另一件事就沒那麼幸運了。

同年8月底的OGN夏季總決賽,InSec所在的KT B在與SKT T1 2的對局中慘遭讓二追三。最後一局裡隊友Ryu與Faker雙劫互秀結果被殘血反殺的畫面在那之後成為了“世界名畫”,幾乎年年都會被拿出來供世人瞻仰。

作為SKT王朝初建時的背景板,很少有人記得當時的InSec在那局BO5裡做了什麼,就連他自己在多年後參加節目時,也忍不住用這件事來自嘲。“後面兩局我只是待在上路對線而已,打著打著比賽就沒了。”

這段經歷給他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以至於在之後的日子裡,一旦比賽被拖入第五局,他的腦子裡都會一片空白,想著“不要啊,怎麼又是這樣?”然後精神崩潰,輸掉比賽。

與此同時,這也是他7年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遺憾,在他的退役採訪裡,InSec曾這樣告訴記者:“我加入的第一支職業隊伍是CJ戰隊,離開這支隊伍後我定下了三個目標,第一個是戰勝CJ戰隊,第二個是進入S系列賽,前兩個都已經達成了,最後一個就是拿下LCK的冠軍,可惜最終也沒能實現。”

2

與SKT一戰之後,InSec再也沒有率隊打進過OGN(LCK)決賽。

其中的原因一言難盡。外界有人猜測KTB全隊被打自閉了,也有人說最主要的原因是由於InSec與隊內的Ryu,Mafa,Score三人不和(三位選手在加入KT前同屬StarTale)反正無論怎樣,KTB在之後的一年裡狀態起起伏伏,成績越來越差。就算頻繁地進行陣容調整,也同樣無濟於事。

賽季結束後,被挫敗感折磨得身心俱疲的他向教練提出休假“我想休息一段時間。”這樣的要求在職業圈中並不少見,比如國內某個數字的代言人就時常做出類似操作。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教練組當時似乎會錯了意。

他們一邊爽快地答應了Insec的請求,一邊迅速物色好取代他的新成員。等到InSec休整完畢準備歸隊時,卻發現KT已經沒有自己的容身之所了。

“一說要休息,人家就讓你永遠休息下去了。”這種看上去像是造化弄人的案例在InSec之後的生涯中還會遇到很多,每次出現,都會讓他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比如這一次。以他那年的實力和名望,想要找一個不錯的東家並非難事,但倒黴的地方在於,當時新賽季轉會期已過,各大戰隊的首發名單基本已經確立。在韓國四處奔走無門的InSec無奈之下只能接受那個在他眼裡最不願意接受的選項——離開家鄉。

2014年五月,InSec與KT時期的隊友Zero攜手來到中國,加入了當時成績並不算理想的皇族俱樂部。他也因此成為了首個真正意義上在LPL聯賽服役的明星韓援,在國內備受矚目。

可是對InSec來說,當時的他似乎並沒有功夫去操心外界的目光。

初來中國,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很不習慣。比如飲食,中國飯菜使用的醬料較多,口味偏重,讓平時吃慣了韓餐的InSec曾多次對此表示完全不能適應。為此,遠在韓國的父親還專門給他寄來了成箱的方便麵,多少能讓他能在異國品嚐到一些家鄉的味道。

除此之外還有令人頭疼的隊內溝通。來之前他天真地以為只要會一點英語,就足以解決與隊友在比賽時的交流問題。沒想到實際操作起來,他卻發現完全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由於中韓兩方的隊員英文水平都不高,交流起來經常各種詞不達意,到最後,乾脆演變為同時使用兩種語言——他和zero用韓語,其他三人用中文。涉及到關鍵決策的,就用一連串易懂的地圖記號來代替。

在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InSec與他的隊員們面臨著數不清的麻煩事,其中許多完全找不到先例,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去嘗試解決。但即便如此,InSec還是沒讓期待他的人們失望。

短短一個賽季,原本在保級區邊緣遊蕩的皇族成績突飛猛進。先是在2014年夏季賽取得了季軍,隨後又在S4資格賽中擊敗OMG,以LPL2號種子的身份晉級世界賽。10月19日,皇族與SSW決戰於首爾上巖體育場,以1比3的最終比分遺憾落敗,拿下S4全球總決賽的亞軍頭銜。

在大多數人看來,皇族的2014年或許還是有些遺憾,但對於InSec以及這一支剛剛磨合不到1年的團隊來說,已經是相當不易了。

3

2014年,InSec在德瑪西亞杯頒獎典禮上榮膺年度最佳外援的稱號。西裝革履的他站在舞臺中央露出靦腆的笑容,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當時的他恐怕萬萬不會想到,這段在劇本里怎麼看都像是一個起點的畫面,對自己而言卻已經是故事的最高潮。在那以後,InSec的生涯軌跡便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下滑,一發不可收拾。

2015年,LCK賽區風起雲湧。生存空間的壓迫導致大批明星選手選擇尾隨InSec的腳步,出海來華。其規模之大,陣容之豪華,可以說是前所未有。一時間,整個LPL賽區驟然變得星光熠熠——對於此前賽區唯一“牌面”韓援的InSec而言,這並不是一個好訊息。

與此同時,為了應對韓援勢力的侵蝕,OMG戰隊打出了“最強全華班”的旗號,其中最關鍵的一招,便是從皇族挖走了他們的絕對核心:UZI。

失去團隊主心骨的皇族因此元氣大傷,S4期間積累下來的強隊風采頃刻間幾乎蕩然無存。整個2015賽季結束後,他們以5勝5平12負的戰績跌入保級區,不久後在保級戰中失利,從LPL聯賽中除名。

雖然隨後經歷了一系列借屍還魂的操作,戰隊得以用RNG的名稱留存於LPL,但在這個新老交替的過程中,更多的年輕選手被髮掘出來。再加上一次莫名其妙的意外令他摔斷了自己的腿,此消彼長,InSec開始漸漸地淡出一線。

著名的InSec斷腿事件

2016年5月,狀態始終不佳的InSec被下放二隊,開始在次級聯賽摸爬滾打。。

次級聯賽就像一個大熔爐,有的人進去了依然能夠依靠驚人的毅力與機遇掙扎出來,可這麼多年看來,擁有這個實力與機遇的選手終歸還是少數。更多的人在裡面被抹去鋒芒,時間一長,也就被人漸漸地遺忘了,本文的主角InSec屬於後者。

一晃兩年過去,已經25歲的他依舊沒能在次級聯賽中打出任何成績。對於一名曾經站上過世界舞臺的職業選手來說,這無疑是一段難熬的經歷。但與之相比,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對他心理防線的摧殘恐怕更加嚴重。

他的父親倒下了,癌症。

為了陪父親走過最後一段時光,他放下手中的一切,回到韓國,在病床邊守候了兩個多月。在那期間,歐洲次級聯賽的OG俱樂部像他丟擲橄欖枝,希望能夠聘請他作為主力打野。

“我也認為自己不能幾個月一直待在醫院裡。”徵得父親同意後,他在2018年3月底踏上了歐洲的征程。

環境的改變的確頗有成效,彙集了InSec,Froggen,Expect,Forgiven等眾多好手的OG在挑戰者聯賽中一騎絕塵,如果按照這個勢頭打下去,InSec或許有機會迎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二春,然而一件事情的到來卻讓這一切好轉的跡象戛然而止——父親去世了。

接到病危的通知後,他立即與戰隊協商歸國,但因為航空公司的失誤,InSec錯過了當天回家的航班,也正是在那一天,5月1日,他的父親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我當時就在想,真是這種不像話的電影劇情一般的事情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了。”身為人子,父親臨終之際沒能守候在身邊,殘酷而無奈的事實帶給他沉重的負罪感。從此之後他開始對英雄聯盟這款遊戲變得極度厭惡,操辦完喪事後,他將自己關在屋裡,什麼都不做。

4

2018年末,拳頭在香港舉辦了傳奇迴歸表演賽。一位朋友聯絡到了宅在家中的InSec,想讓他以此為契機重返賽場。對方不停地勸說,告訴他總不能這樣一直待在屋子裡,要不要和一些退役的選手去嘗試一下這種不用揹負壓力的比賽。

InSec同意了。

時隔許久,他再次站在了下面坐滿觀眾的舞臺上,與往年那些熟悉的面孔同臺競技。過程中,昔日的回憶開始在他頭腦中翻湧,粉絲們向自己發出的歡呼與應援聲不絕於耳。雖然比賽輸了,但就在那時,InSec又一次燃起了對賽場的渴望。

“我第一次希望能夠重新開始。”

2018年12月,InSec與韓國次級聯賽中的 Winners戰隊簽約,並參加了年初舉行的Kespa杯。“我十分享受那個過程,和四名韓國選手一同面對比賽,用韓語進行溝通,這本身就讓我覺得很棒。”

如果時間足夠,這位老將或許有機會在明年的某個時間重新亮相LCK,與平均小自己5、6歲的年輕選手們同場競技,繼續追逐他那仍未完成的目標——LCK聯賽冠軍。

然而現實卻又一次跟他開了個玩笑。因為年齡問題,93年出生的他即將在不久後收到入伍通知。

在InSec眼裡,一次又一次因為外部因素而遠離賽場無疑是一件殘忍的事情,可即便如此,他本人在接受退役採訪時,對此還是選擇了釋懷。

“雖然很遺憾,現在沒辦法繼續將我的職業生涯延續下去了,但幫助那個曾經倒下的我再次站起來的,是電子競技,以及粉絲們。

用國內舞臺的比賽來為我職業生涯畫上一個句點,這讓我感到十分幸運。”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