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獨家 | 辣媽創業拿下2000萬投資 靠一碗補品做社交電商 十天吸引200位代理_鍾瀟瀟

為了節省時間,鍾瀟瀟剪了個寸頭。

文 | 鉛筆道 記者 李小默

“對創業者來說,睡不著覺是常態。產品不好睡不著,銷量不好睡不著,被客戶投訴也睡不著……”一方品創始人鍾瀟瀟笑著說道。從2016年成立一方品專案以來,她儘可能地不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為此,她將自己原本的短髮剪成男性那樣的寸頭,省去了很多打理和洗頭的時間。

一方品是一個珍稀食用菌滋補品牌,目前的主要產品為雪膠。雪膠生長在4000米左右的藏區喜馬拉雅山脈之上,被譽為植物膠質之最。一方品合作的專家團隊前後投入一千多萬元,研發了雪膠的培育技術。除了可以燉煮食補外,熬好的雪膠還可以用來做面膜。鍾瀟瀟介紹,雪膠適合各類人群食用,一方品的使用者主要以28~50歲的女性為主。

今年3月,一方品推出了社交電商的銷售方式,選擇創業者和行業KOL作為代理來售賣產品。轉型10天,一方品已吸引約200位代理。至今,一方品累計使用者在6萬人左右。本月,一方品獲得2000萬元A輪融資,資方為哆啦資本。

注:鍾瀟瀟承諾文中資料無誤,為內容真實性負責。鉛筆道作客觀真實記錄,已備份速記錄音。

美女辣媽愛雪膠

“媽媽最愛誰呀?”

“媽媽最愛雪膠。”

鍾瀟瀟經常跟兩個孩子開玩笑,問她們媽媽最愛誰。創立一方品以來,孩子們常玩笑地回答她,媽媽最愛的是工作,其次才是她們。

去年雙十一期間,因為人手不夠,鍾瀟瀟也和團隊一起去打包、發貨,每天忙到晚上十二點。女兒沒人帶,只好跟著她一起熬夜。“那段時間,小孩一個星期都沒洗澡。”

雖然心裡有些內疚,但鍾瀟瀟也希望用自身行動教育兩個女兒,女性也要獨立。

她所創立的一方品是一個珍稀食用菌滋補品牌。在眾多的珍稀菌類中,她選擇雪膠作為主打產品。據她介紹,雪膠來自雪域高原,天然安全,營養成分高,且食用便捷,還可以作為面膜使用。

在創辦一方品之前,鍾瀟瀟在做一個火鍋品牌。當時,她剛生完小女兒不久,由於經常在廚房幫忙,以及不時陪朋友吃火鍋,大半年下來,她的身體狀況出現了問題。後來又遇到父親生病,在考慮過後,她退出了這個專案,並有了做一個健康品牌的想法。

彼時,鍾瀟瀟丈夫的公司投資了一個農業特色小鎮專案,在全球收購了多項農業技術,其中就有一項菌類培育技術。然而,當專案正要起步時,因為政策調整,這一專案便被擱置了。考慮到前期已經投了不少資金建立廠房、實驗室,專家和技術也都在重慶,鍾瀟瀟覺得專案擱置下去很可惜。

基地曾培育了許多菌類分發給工作人員試吃,大家的反饋普遍不錯,這讓她從中看到了機會。於是,她與丈夫的團隊溝通過後,決定把菌類培育技術拿出來,單獨成立一家公司運營。

2016年中,鍾瀟瀟正式啟動一方品專案,菌類培育專家技術入股。起初,她們培育的品種除了雪膠,還有其他珍稀菌類。

但因為在試吃、試賣過程中,雪膠的反饋普遍較好。鍾瀟瀟決定以雪膠作為公司的主打產品。2017年5月,一方品與香港最大的高階食材供應商“聯記號”達成合作,雪膠作為甜品進入香港星級酒店和米其林餐廳。

10天吸引200位代理

菌類的培育跟其他蔬果不同,越珍稀的菌類,對培育環境、水質的要求越高。雪膠雖然和銀耳同屬一種科目,但培育難度相差巨大。普通的銀耳用尿素、麩皮等即可培育,但雪膠不行,“菌包、水源、溫度、環境等稍有不合格都導致培育的失敗。”

此外,雪膠的烘乾也是個技術活。烘乾銀耳時,將溫度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即可;但是對雪膠來說,需要匹配室內外的溫度、溼度等多項因素。

鍾瀟瀟回憶,在批量烘乾雪膠的實驗過程中,團隊曾經沒有匹配好室內外的溫度、溼度等,導致烘乾的雪膠很黃很硬,口感差。“當時都是一批一批地倒掉,每次都是幾萬、十幾萬砸出去。”

由於前期的產品質量不穩定,公司沒少收到客戶的投訴。後來,團隊換裝置、換配方,經過一次次的實驗,大半年之後,雪膠的質量才趨於穩定。“從團隊最開始培育雪膠到現在,累計投入了一千多萬元。”

燉煮的雪膠還可以搭配紅糖、牛奶等食用。

鍾瀟瀟介紹,雪膠的使用者主要以28~50歲的女性為主,這類人群一般有孩子、有家庭,並對自身和家庭的健康關注程度較高。

前些年,微商的口碑不太好,所以鍾瀟瀟並未想過要走代理的路線。但是,不斷有一方品的老客戶找到她,向她諮詢能否做代理。

針對客戶的要求,一方品推出了一種簡單方案,使用者一次性購買多少雪膠,會得到幾折的優惠。於是,從2017年開始,產品還在研發時,一方品便有了零散的代理。

鍾瀟瀟表示,當時,這些使用者是以自己食用為主,偶爾將其推薦給身邊的朋友。她將她們稱為“佛系代理”。“但代理們的成績還是挺漂亮的,一個月也能有幾千上萬的收入。”

“知識層次越高的人對雪膠的接受程度越大。”鍾瀟瀟發現,一方品的代理一般為生活品質較高、在事業上比較優秀的女性,不少都在事業單位和相關職能部門任職。

專案啟動初期,一方品的銷售渠道比較偏線下,曾與母嬰店、藥房、禮品公司、銀行、高階餐飲店等合作過。

今年3月,一方品開始走社交電商KOL的代理路線。其代理模式由之前的“消費型”代理轉變為“創業型”代理,代理除了KOL,還有餐飲店、美容院、藥店等有自己門店的老闆,她認為,這就是“微商”實體化的趨勢。

此外,在定位上,一方品也由之前的產品思維向平臺思維轉變,在培養代理銷售產品的同時,還能幫代理賺到錢。鍾瀟瀟補充,一方品在電商平臺的企業店鋪只是作為展式,主要的銷售渠道是還是通過代理。

這種模式推出10天,一方品便吸引了約200位代理。至今,一方品累計使用者數在6萬左右,客單價約為1500元,6個月以上長期復購客戶的復購率在30%以上,月增長率為30% 。從2月中旬至今,一方品的流水為200萬~300萬。鍾瀟瀟預計,今年一方品的營業額能做到5000萬元左右。

今年3月,一方品獲得2000萬元A輪融資,資方為哆啦資本,本輪資金將主要用於市場拓展和產品研發方面。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