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專訪“高達設計之父”大河原邦男: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職工作

熟悉高達系列的朋友一定都知道大河原邦男這個名字,作為日本動畫產業最早以“機械設計”職務獨立署名的機械設計師,大河原邦男40餘年的工作生涯,創造了無數影響深遠的機甲形象,參與了數十部動畫的機甲設計工作。如高達系列的《機動戰士高達》《機動戰士高達 F91》《新機動戰記高達W》《機動戰士高達 SEED》等,另有《無敵鋼人泰坦3》《勇者王GaoGaiGar》等超級機器人作品,中國玩家童年熟悉的《小雙俠》《宇宙騎士》中的機甲設計也出自他手。

大河原邦男在廣州“大河原邦男日系機甲設計大展”現場手繪RX-78-2本週在廣州開幕的“大河原邦男日系機甲設計大展”請到了大河原邦男本人出席並籤售,遊研社在活動中對他進行了專訪。由於一些版權限制的原因,大河原邦男不方便回答一些具體作品相關的問題,所以我們主要圍繞他個人的一些喜好和對行業的看法、感受,和他進行了簡單的交流。

遊研社: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對機械感興趣的?

大河原:大概是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學校裡的老師在做一個機械相關的社團,我就是在那邊學到了一些機械相關的知識,也慢慢地有了興趣。那個時候我還小,像我出生的時候(1947年)二戰也才結束兩年左右,當時的日本處在戰後重建階段,製造行業並不發達。

所以小的時候在學校擺弄機械,是感覺很新鮮的——拆開來裝回去,再拆開來再裝回去,有這樣的興趣愛好。當時比起畫畫來講的話,我其實更喜歡擺弄這些機械零件,就像玩玩具一樣。

遊研社:您做機械設定這麼多年,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哪個?

大河原:(笑)這個問題要分兩部分來談。首先就我個人喜好來講,最喜歡的是《小雙俠》(ヤッターマン)裡面的設計,這個是我自己作為本人來講最喜歡的。

《小雙俠》中的“機械狗”(ヤッターワン)

(從專業角度來講)最成功的作品的話,我覺得應該是《裝甲騎兵》裡的設計。從“成功”角度的話,這個要更好。

《裝甲騎兵》系列中的代表機體“ATM-09-ST Scopedog”(攝於廣州“大河原邦男日系機甲設計大展”,下同)

遊研社:那麼您個人比較欣賞哪位同行的作品呢?

大河原:Macross(超時空要塞)。這個畫得相當好。

遊研社:您作品中有很多設計參考了現實中的工業設計,那麼您最喜歡的工業設計或者說工業製品是什麼?

大河原:我的話嘛,最喜歡的就是車子,速度很快、富有運動感的跑車。

遊研社:40多年前您做機設的時候,那時候的背景是日本製造業開始崛起並繁榮的年代,人們當時對機甲感興趣和這方面應該是有一定關係的。而現在這個時候,機甲依然能夠吸引現在的年輕人,主要靠的是哪方面的魅力?

大河原:是這樣沒錯,過去受歡迎和歷史有一定關係。另一方面,虛構的機械作品是有超越時代的魅力的。可能風格隨不同時期會有區別,但現實中沒有的東西,就容易成為小孩子的夢想、幻想,是一種憧憬。因為小孩子沒有看到過,他就會去想象,他會去憧憬。從年輕的時候就憧憬,然後會連同這個童心一直帶到成年。

高達F91設定圖

我們大家也是童年過來的,像機甲這一系列的話,肯定是相對來說容易被男孩子所接受。男孩子小的時候都是喜歡那種比較強的角色啊,有些強角色是現實當中沒有的,看上去很帥的、很酷的。

遊研社:今年有許多機器人動畫被改編成了真人電影,如果高達也被改編成真人電影,您會有怎樣的期待?

大河原我們當年都是動畫片,包括我的機甲系列,日本都是動畫片,那個年代並沒有真人的這種高質量的(機甲)電影。近期的這些真人的機甲類的電影,從某種角度來說是時代變遷的產物,交給喜歡這個型別的年輕人去發展吧。

對於我來說,我的習慣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真人電影這方面,因為並不是我的專業領域,所以不能輕率發表意見。

遊研社:40年前的日本,巨大機器人可以說是象徵日本的一個文化界的工業符號。那麼現在的日本,如果要用一個機械類的形象來表現的話,您覺得它應該是什麼,會有什麼特徵?同樣的,您眼中的中國,如果用一個機械形象來呈現的話,又會是什麼樣子?

大河原:過去的話,你剛剛說的的確是這麼回事。但是由於時代的變遷,我覺得現在的日本好像是沒有這種能代表它的虛構機械形象。因為日本社會整體還是比較條條框框的,現在這個時代的創新力不夠,大家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方方框框這樣做好,所以現在我也想不出一個能代表它的形象。

泰坦3設定圖

中國的話,我之前沒有想過中國各方面建設和發展如此迅速。相比日本來說,發展方面少了一些保守和剋制,像一部高速行駛的火車。能發展到什麼情況,我是看不清楚的。它今後各方面的發展,視野的話是很寬廣的,很多元的,不像日本就是專注一個兩個這樣的。所以我覺得很難用一個形象來形容。

遊研社:最後一個問題,近幾年您參加了一些關於您的展會,您有什麼感受?

大河原:最初進這個行業的時候,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為了自己的家庭、孩子,通俗點說就是“養家餬口”。行業認可我的工作,我也一門心思想把這個工作做好,這麼幾十年來就做這一個工作,專注於這個。一直做到退休,我覺得這個工作就結束了,我已經把這個任務完成了。

這些年設計出來的東西這麼受歡迎,我自己是沒想到的。從我退休之後,各個地方的活動也好,還有籤售儀式就經常叫我去,可以說是直觀瞭解了自己作品受歡迎的程度。這個當初是想不到的——本來只是想做好工作,然後就參加了各種各樣的活動,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

活動現場的強襲自由高達,目測約5米高

小時候的我很喜歡漫畫,但當時日本的教育很單純,就是讀書、讀書,大家都說你要好好學習不能總看漫畫。直到我後來做了這方面的工作,有一段時間都不好意思和周圍的鄰居、熟人說,好像做這個就和“玩物喪志”差不多,不是那麼體面的工作。

現在時代變了。我出來參加展覽,參加活動,能確實體會到時代變了,能體會到文化的包容和多元。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