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以新《倚天》為例,談談經典翻拍突圍的兩條路

作者| 李小歪

編輯| 吳懟懟

1961年,金庸先生不惑之年,小說《倚天屠龍記》問世。在隨後的六十年裡,作為射鵰三部曲之一的《倚天》,翻拍和改編超過十次。

2018年,金庸先生千古。次年,新版《倚天屠龍記》登上小銀幕。和過去一樣,它的命運,就是不斷地被討論,被鄙視,或讚譽,或詆譭。

處於風波之中的工作團隊被突如其來的指責淹沒,演員們也百思不得其解。粉絲們搶著抱走中槍的偶像們,他們有點不開心莫名其妙:好好拍個戲,怎麼就千夫所指了呢?

01

如何處理慢鏡頭

2017年,蔣家駿導演的新版《射鵰英雄傳》表現可圈可點。首先尊重原著,情節的還原度和連貫度較好,同時部分打戲慢鏡頭的運用,高手過招,不動聲色的感覺被詮釋得恰到好處。豆瓣7.9的評分算是證實了該劇的口碑,名副其實的翻拍劇裡的種子選手。

最新版《倚天》又是蔣家駿把關。對比幾乎沒有存在感的鄧超版《倚天屠龍記》,觀眾對新版《倚天》和蔣家駿寄予厚望是事實。但起初期待過高開局失望越大。

慢鏡頭用得少而精是好事,用多了就不靈了。比如抹脖子的情節,鏡頭持續10秒,觀眾看得也很糾結了。 又比如,各路好漢凌厲而迅疾的武打招式,太過緩慢就影響打戲的美感了。

所以,我看的時候是這麼做的:這裡要打了,好的,我去切個菠蘿。菠蘿吃完了回來,咦,怎麼還沒結束?好的,我去煲個電話粥,尬聊了許久之後,怎麼打戲還在繼續。。

退一步講,青菜蘿蔔各有所愛。肯定有偏愛慢鏡頭的觀眾,自然也有覺得觀看體驗嚴重受損的觀眾。不過可愛的工作團隊也是很有誠意了,把觀眾這些意見都默默地放在心上。

十集之後,令人詬病的武打戲已經修改了大部分鏡頭,剔除了人物動作表情的尷尬,恢復了事件緊密的節奏感,保留了場景的巨集大和壯闊,勾畫出一個蕩氣迴腸的江湖。這個時候你再去看《倚天》,一不小心走了個神,打個哈欠,就會發現已經主角卒、全劇終了……

一秒鏡頭24幀,高清一秒48幀。修改這些鏡頭,團隊大概要禿頭。這裡大概可以聽到導演面對00後的聲聲哀嚎:聽你的,都聽你的。我們每天都在改了,少男少女們,求放過。

02

經典or翻拍,這是個問題

經典影視和經典翻拍本來就是對立面,沒有幾個翻拍劇有好下場。

翻拍的新版本,不僅要被原著粉按在地上摩擦,還要接受各版影視粉的吐沫星子。越經典的原著,會產生越多的翻拍版本。越晚的翻拍版本,會出現越多的改編和創新,也擁有越多的可比較物件。

這種改編和創新是創作者面臨的重要難題。

如何在保留原作的精神核心基礎上,使情節符合當下的流行元素和文化語境,並獲得廣泛受眾?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無比接近原著,吸納原始粉絲;要麼無限創新,頂著老粉絲的罵聲,爭取年輕的受眾。

原始受眾的群體畢竟有限,在高成本大製作的商業環境下,不出圈就是虧本。因此,通常經典翻拍會選擇創新這條路。

一旦創新,原始粉絲就開始高呼“受不了”。當原著粉和劇粉抱著固有成見和自我標準去衡量新的版本時,往往來不及細細品味,就輕易扣上“褻瀆經典”、“粗製濫造”的帽子。這導致該劇口碑根本來不及發酵,就被一腳踩到地底。

惡性評價一旦產生,傳播更為活躍廣泛。心理學家研究發現,比起分享積極資訊,人們更願意共享負面資訊。同時,認可相同負面資訊的人群更容易親近。

值得注意的是,越晚翻拍的作品越容易吃虧。錨定效應認為,人們在對事件進行決策時,會把某些已經獲知的資訊作為基準資訊。事情並不存在絕對的好壞,只看你的基點定位如何。

在原著粉眼裡,小說《倚天》的地位千秋萬代,自然無法超越,不管怎麼拍都是搗亂。但要是和鄧超那樣邪魅一笑的張無忌比起來,曾舜晞的大眼睛就順眼多了。畢竟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好歹張無忌通人情世故之前,是有著純真無公害的心靈的。

Z世代對偶像藝人的態度,大多充滿母性光輝,用充滿愛憐和保護的眼神為偶像戰鬥。他們團結在一起,像母雞護崽一樣,保護自己喜歡的藝人,生怕他收到惡評的攻擊。

大眾對某個鏡頭的表演方式稍有微詞,或者對某個演員不滿,粉絲就在群組控訴:這些可怕的成年人,都是騙子。每日雞湯說著人不要跟別人比,跟自己比就好了,抱抱我們的xx寶寶。部分不合理的粉絲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大眾對該劇的反感,導致惡評的大面積擴散。

如此看來,《倚天》翻拍一定會被大眾吐槽,就像張無忌一定要經歷磨難才會成長。

03

審美不同,彆強求

坦誠而言,這一版《倚天》還是比較尊重原著的。對關鍵情節的還原度較高,是蔣家駿一直以來的翻拍原則。劇組工作態度也很誠懇,大畫幅寬場景中,風景真實,色調自然,沒有明顯的摳圖痕跡。其中,涉及冰火島的場景情節,劇組遠赴新疆拍攝實景。

以新《倚天》為例,談談經典翻拍突圍的兩條路

回頭再來看一些情節的細節處理,也不是沒有動人之處。武當六俠陪伴小無忌成長的那一段,用草編蟈蟈和看星星等幾個切換鏡頭帶過,對人物之間情誼的刻畫,簡單溫馨。我比較喜歡的是,新的版本拍攝了一個之前的影視版本從未出現過的鏡頭,張三丰拿著小人懷念郭襄。

一個小人,一段隱藏的心事,另一代人的糾葛,突然就串聯起了射鵰三部曲的前世今生。這本是原著裡一個很感人的小細節,要是不留心也就錯過了。

此外,一些細節如影視音樂上,選取了94版周華健的《刀劍如夢》,也算是致敬經典了。

80、90後的我們,通常沉醉在朱茵眨眼一笑的少女明媚裡,心動在賈靜雯式趙敏的熱烈張揚裡,自然是不懂新世代為什麼迷戀錐子臉和鵝蛋眼。這種對下一代審美的鄙夷,就好像爸媽看著晚上死活不睡、早上死活不起的我們,不爽的情緒是一樣的。

這種審美優越,不過是來源於“我年紀比你大,見過的美女比你多”而已。但憑什麼就認為,我們的審美一定優於下一代呢。畢竟,我們每個人可能都是下一代人眼中的「滅絕師太」。

一代的審美取決於某一時期的文化和社會環境。上個世紀對於女性美的定義,還停留在掀起劉海的光潔額頭,女效能頂半邊天的英姿颯爽裡。

隨後,我們迎來了自然素顏的高光年代,也必然會進入“微調整容”的公式美時代。社會動態平衡,一旦美得千篇一律,自會觸底反彈,自動優化調整,進入多元審美階段。

我們心裡的硃砂痣和白月光,不過是孩子們眼中的飯粒子和蚊子血。不必強求共鳴,各自相安就成。若是過分吐槽指責,就像固執強求的滅絕師太,為了門派規矩,定要親手毀了愛徒一條性命才好。

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充分討論經典翻拍的正確路徑,而不是為吐槽而吐槽。引導新一代思考為什麼“乾瞪眼”的演技有問題,為什麼“小鹿般無辜”的張無忌不符合原著,為什麼慢鏡頭的運用打破了事件節奏感,為什麼雜亂無章的剪輯影響整體格局的呈現,才是正確要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的本色是俠義和情腸。金先生的小說格局,縱橫天地,穿透古今。各路招式不分高下,各有千秋。經典IP要在新的時代綻放光芒,必然會被賦予新的要義,做出一些改變。與其在社交網路江湖口水爭霸,不如好好挑刺,客觀點評。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