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貓眼3.9億牽手歡喜傳媒,流量平臺與導演天團的“實用經濟學”

從2018年7月到今年3月,貓眼與歡喜傳媒終於“牽手”成功,只是這大半年的時間裡,入股總價、佔股比例、戰略合作事項等均發生了變化,主題曲依舊是一首《成全》,兩個平臺,相遇江湖,做了一樁彼此需要的生意。

3月12日,貓眼娛樂與歡喜傳媒雙方宣佈達成戰略合作,貓眼將投入3.9億港元(約合3.327億元人民幣),以每股1.65港元的價格認購歡喜傳媒2.36億股股份,佔歡喜傳媒已發行總股本的8.11%,佔經認購事項擴大後已發行股本總數的7.5%。

交易完成後,董平持有的股份(包括Newwood Investments Limited、多樂有限公司)從19.55%下降至17.6%,甯浩和徐崢在歡喜傳媒的持股稀釋至13.9%,貓眼並不是主要股東。

而去年7月雙方協議擬定,貓眼將以9.53億港元(約合人民幣8.1億)認購歡喜傳媒約4.88億股股份,佔經擴大後股本約15.00%。若彼時以此協議完成交易,貓眼將成為歡喜傳媒除董平以外的單一第二大股東。

雖然認購資金與持股比例都出現大幅調整,但這場交易產生的實際效用仍然沒有發生變化。貓眼作為網際網路電影宣發的巨頭之一,擁有電影線上票務的半壁江山,在如今中國電影線上化率達到80%以上的大環境下,貓眼擁有絕對的流量資源與渠道優勢。歡喜傳媒則在一路“燒錢集郵”的過程中,綁定了包括張藝謀、王家衛、甯浩、徐崢等在內的“導演天團”,還與賈樟柯、王小帥等一批國內電影人達成了6年的合作關係,儲備了稀缺的內容資源。

兩者合作,錢、人合一,奔著皆大歡喜的結局飛馳。

貓眼的3億資金,能否建立起平臺內容“護城河”?

公告內容顯示,這次貓眼與歡喜傳媒戰略合作主要在三方面。第一,歡喜傳媒旗下電影、電視劇、網劇專案,貓眼獲得優先投資權及獨家宣發權,並有權將此權利轉讓給貓眼指定的聯署公司;第二,貓眼將與歡喜傳媒共同投資電影、電視劇、網劇等專案;第三,貓眼將在網站和APP內為歡喜傳媒的新媒體影視內容和服務提供入口,並利用自身的網際網路資源、技術,協助推廣歡喜傳媒的新媒體影視內容和服務。

與去年最初的協議變化不大,這依然是一場資源置換,貓眼得到影視市場上游內容資源,歡喜傳媒藉助網際網路宣發渠道,完成引流。雙方各取所需,協助互補,但這場“等價交換”都包含著各自更深遠的考慮。

從貓眼平臺的角度出發,這是深耕影視產業鏈上游的契機。從2015年的“票補大戰”到光線、騰訊投資、2017年貓眼微影合併,票務平臺大洗牌,再到2019年成功赴港IPO,貓眼早就從網際網路票務平臺,變成一個網際網路泛娛樂的生態平臺,並在電影內容市場、宣發市場上起到日益重要的作用。在電影產業內容資源普遍匱乏的情況下,貓眼繫結國內一線導演隊伍,對緩解平臺內容焦慮或將起到不小的作用。

從2015年至今,歡喜傳媒逐步把甯浩、徐崢、王家衛、陳可辛、顧長衛、張一白、張藝謀等7位國內一線導演歸攏到旗下,也與賈樟柯、王小帥、陳大明等電影人,達成長期合作。在未來6年內,歡喜傳媒獲得這些導演全部或部分影視作品的獨家或優先投資權。身懷寶藏的資源大佬,是電影產業各大平臺眼饞的物件。

對於貓眼而言,歡喜傳媒能夠彌補其作為一個內容平臺的剛需。目前,貓眼以“網際網路+娛樂”為戰略,在電影產業各個環節入孔不入。從電影出品發行、內容營銷、廣告服務到線上票務、口碑推廣等,貓眼與淘票票分割了如今的電影網際網路宣發市場,每到電影市場的大檔期,就幾乎是兩家平臺的車輪戰,而宣發渠道、票務銷售上二者各有千秋,上游內容就成了關鍵。

貓眼資料顯示,2018年貓眼以出品發行方身份參與了《捉妖記2》、《熊出沒·變形記》、《後來的我們》、《我不是藥神》、《一出好戲》、《西虹市首富》等電影,在春節檔、暑期檔、賀歲檔等重要檔期中均有押中爆款,2019年春節檔貓眼同樣參與了多部電影的出品發行,佔據了檔期的半壁江山。

資料顯示,2018年貓眼主要出品影片票房累計達到60.34億,排行上僅次於好萊塢漫威影業,2019年貓眼主出品影片票房達到32.23億,這個成績高於在春節檔低調避世的光線傳媒、博納、萬達等巨頭。

相比更偏向電影發行的淘票票,貓眼已經在電影出品方面迅速佈局,但是這種龐大的票房輸出裡帶著一點“以量取勝”的影子,貓眼在公眾印象中,比起電影公司,更像電影產業的服務推手,平臺並沒有進入電影上游內容的核心地帶。

今年1月,貓眼上市時招股書顯示,貓眼娛樂2018年前9個月營收30.6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4.34億元增長99.6%。線上電影票務收入營收佔比達到58.2%,雖然貓眼收入結構在日益多元化,擺脫主營業務單一的情況,但是平臺本身依然存在著業務壓力,2015年至2018年前九個月,貓眼經營虧損分別為12.98億元、5.08億元、7610萬元、1.44億元。

上市之後,貓眼需要找到更有有效的營收路徑,順利挺進下一輪競爭。這種情況下,貓眼平臺娛樂內容這類長線成長型業務有了更多可能,繫結歡喜傳媒的導演資源,解決上游內容的需求是平臺發展的必須手段。

同時,歡喜傳媒也在展現其優秀的內容產出能力。今年春節檔甯浩導演的《瘋狂的外星人》累計票房22億,參與投資的《我不是藥神》票房超過30億,成為2018年暑期檔的最大爆款。

歡喜傳媒的“流媒體之夢”

更重要的是,前期因“導演集郵”花費了不少成本的歡喜傳媒,現在迎來了收割期。今年2月歡喜傳媒釋出公告,公司已經全數收取由《瘋狂的外星人》帶來的7億元人民幣保底收入,該片成本為4億,保底帶來的利潤達到了3億。

同時,歡喜傳媒公佈了此後公司的主要專案資訊。在《泰囧》、《港囧》之後,同樣由徐崢主要把控的喜劇電影《囧媽》將開始拍攝,計劃於2020年1月份春節檔上映。《囧媽》將由徐崢擔任導演、主角、監製、編劇等工作,歡樂傳媒則將支付2.17億電影成本,其中包括徐崢個人各項職務的費用(1.17億),以及用於第三方支付的1億。

而相應的,歡喜傳媒旗下的流媒體平臺歡喜首映,將想有《囧媽》電影版權在全球範圍內的所有收益,包括電影票房、發行及出售所得利益、第三方新媒體獨播權等,並可全權酌情決定將新媒體獨家權轉讓予其他第三方。

除此之外,歡喜傳媒還將陸續推出張一白執導的劇集《瘋犬少年的天空》,以及高群書監製的電影《高階動物》,張藝謀導演的《一秒鐘》。

歡喜傳媒董事會主席董平2018年就曾對媒體透露,“2019年至少有4部電影會是10億以上的票房。”不能把鍋燒開了再滿世界去找米,米有了,捧鍋加柴的夥伴接踵而至。

一方面“導演天團”開始體現投資回報率,另一發方面,歡喜傳媒也對歡喜首映有了更多期待。3月6日《瘋狂的外星人》國內院線下映,3月7日影片登陸歡喜首映,無縫對接。這是繼賈樟柯《江湖兒女》之後,歡喜首映再一次實現院線熱門電影下映、平臺全網獨播。而這其中不難看出歡喜傳媒對流媒體市場的野望。

董平曾經比喻,歡喜首映是更加精品化Netflix。這次獲得貓眼3.9億港幣的入股,歡喜傳媒或將用1億港幣發展歡喜首映。

歡喜首映目前VIP15元包月,平臺內容採取獨家自制與外部採購模式,獨家自制內容依仗“導演天團”6年內的簽約作品,同時採購外部優秀的網劇/電影獨家版權等,現階段歡喜首映的獨家片庫包括《瘋狂的外星人》、《遇見你真好》、《江湖兒女》等歡喜傳媒出品的影片,還有《東成西就》、《重慶森林》等經典影片,《英倫謎案》、《如履薄冰》等海外作品。顯然,導演資源衍生出的獨家內容是歡喜首映的優勢,“如果你沒有繫結這些內容,你怎麼可能去跟騰訊、優酷、愛奇藝比?比錢,比流量,我們都比不過。”董平曾經感嘆。

在優愛騰三家視訊巨頭割據市場的局面下,歡喜首映一直被媒體視為是想成為中國的Netflix,衝擊目前國內視訊網站的格局。貓眼的出現是一個助力,通過貓眼網際網路大資料、平臺推廣渠道、宣發鏈條等方面,或許將發揮歡喜首映的內容優勢,完成平臺升級,使其成為流媒體領域的新生力量。

貓眼與歡喜傳媒的合作是一個新可能,不管是貓眼的內容佈局,還是歡喜傳媒的流媒體之夢,都是一種期許。“我們也許不能夠在一個約定的時日裡達到目的港,但我們總可以走在一條真正的航線上。”現在這條航線,已經開通了。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