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魯迅說史記是“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是誇司馬遷?我們都錯了

西漢史學家司馬遷花費14年時間撰寫的紀傳體史書《史記》,是我國曆史第一部紀傳體通史,記載著從上古傳說的黃帝部落時代,到漢武帝朝的封建帝王時代,共3000多年曆史。《史記》作為二十四史之首,對後世續寫後世史書有很大的影響,其寫作手法被歷代當作正統歷史寫作法。

有一句話相信大家都聽過都知道,那就是魯迅先生稱讚司馬遷老先生寫的《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先說“史家之絕唱”,講的是在司馬遷之前,並沒有一部科學性的且綜合完整的“中國史”,歷史不再僅僅是帝王將相的專屬,販夫走卒、刺客商賈、奇人異士都能寫入史書立傳了。

“無韻之離騷”,《離騷》是戰國屈原所作的奇異瑰麗的抒情詩,獨創“騷體”詩歌,而《史記》亦是如此,不過無韻律之美而已。這裡說的是《史記》文學價值極高,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一部優秀的文學著作,文學成就極高。劉向等許多文學家史學家都認為《史記》此書“善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

誇讚《史記》的人從古至今有很多,可謂是數不勝數,不過只有魯迅最為出名,一是因為魯迅評價得好,二是因為魯迅說出了個不同的觀點。這觀點在哪呢?“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的前面還有兩句,被人為地抹去了,很少人知道,這才是魯迅先生想表達的真正觀點。

雖背《春秋》之義,固不失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矣。——《漢文學史綱要·司馬相如與司馬遷》魯迅 何謂“背春秋之意”?春秋講史講事,講究微言大義,用含蓄微妙的言語,精深切要的義理,褒貶立足於大義,記事錄務秉筆直書,立足於信義。不用什麼美妙絕倫的敘事手法,就是簡簡單單地直述,不加修辭和自己主觀上的東西。

魯迅說“背春秋之義”,也就是寫的不真,不夠真實確卻,帶有主觀上的判斷(喜好)在裡面。司馬遷是怎樣的人?其父司馬談是漢初五大夫,建元年間和元封年間任太史令、太史公,司馬遷因言獲罪,因無錢贖罪,就只能受屈辱的宮刑,變成太監。

我們都知道,太監群體存在於我國的時間可以追溯到春秋戰國、乃至更前的時期,身體的不健全導致心理不健康、甚至有點變態的太監不知凡幾,司馬遷也有點如此。魯迅先生也這樣評論過他:“恨為弄臣,寄心櫧墨,感身世之戮辱,傳畸人於千秋。”

《史記》中,司馬遷把高祖劉邦的功績寥寥幾筆帶過,大敗而逃的悽慘狀況是大書特書,要多詳細有多詳細。直接給世人一種錯覺,劉邦這人不行,不過是個地痞流氓,沒什麼才能,都是靠蕭何曹參韓信樊噲張良等人幫的他。要推翻這一觀點很簡單,要你是蕭何曹參韓信樊噲張良等人,看著一個廢物做你老大,你會不哄他下來?你不會想著自己坐上去?劉邦身上可沒發生過這種事。

魯迅對《史記》的評價可謂是很透徹的,既肯定著也否定著,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觀點,而不是簡單的貶低或吹捧。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