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她是包衣女子,是乾隆的“白月光”,孝賢皇后愛她超過自己的生命

清朝的乾隆是中國歷史上擁有最豪華合葬團隊的皇帝,他打破歷來帝后合葬嫡庶有別的慣例,除了孝賢皇后富察氏,又將四位寵妃慧賢皇貴妃高氏、令懿皇貴妃魏氏、哲憫皇貴妃富察氏、淑嘉皇貴妃金氏一同帶入地宮同穴合葬。其中令懿皇貴妃為嘉慶皇帝的生母,後被乾隆追封為孝儀皇后,而慧賢皇貴妃高氏是合葬團隊中唯一沒有生育的側室,但她深受乾隆的寵愛,故享受如此殊榮。

慧賢皇貴妃的家世淵源

貴妃家族高氏本是奉天長白人,明末時期祖先高名選歸附努爾哈赤,編入滿洲鑲黃旗下包衣。清代的內務府包衣,是由皇帝親領的鑲黃旗、正黃旗、正白旗三旗包衣組成,為皇室的奴僕,可見出身卑微。但是包衣一般世代為皇室家奴,關係較他人更為特殊,所以皇帝寵幸的包衣,又是能力出眾者,也會被擢升為內務府大臣、大學士,外任織造、監督、總督、將軍等高官。而高名選的後人在清朝多擔任四五六品的中等官職,高名選的曾孫即慧賢皇貴妃之父高斌,他能力出眾,經驗豐富,擅長治水,以淺洪澤之水入黃河,河道十年都沒有出問題,因此被雍正擢升為江南河道總督。

清朝選秀分為大小選,大選的物件是出身八旗的女子,被選中則成為皇帝的妃嬪或賜婚給宗室,小選的物件則是包衣女子,入選大多是成為宮女。雖然貴妃之父高斌身居高位,但還是卑微的包衣身份,所以貴妃以小選入宮,被雍正賜給還是四阿哥的乾隆為使女(阿哥使女即侍妾,也稱格格,地位低於側福晉)。

貴妃生於書香門第,她祖母李氏就是一位才華出眾的才女,高斌幼時,由於父親高衍中“綜理內府事務,監修暢春園,職任繁劇,夙夜在公”,所以他的開蒙學業完全由母親李氏負責,“每夜紡燈課讀”,李氏能“口授長篇不遺一字”。高斌也是乾隆時期著名的文人,他的作品《固哉草亭詩文集》曾為乾隆所嘉許,又“擅書法,得趙(趙孟頫)、董(董其昌)兩文敏之神”。貴妃的伯父高述明“喜與文士遊,唱和極富”,有詩集《積翠軒詩集》。叔叔高鈺亦“能通文義”。姐姐嫁給了內務府正黃旗漢軍旗旗人韓錦,韓家顯然也是詩書之家,姨侄女韓氏是“五歲喜讀宋五子書,十三通經史”的才女。貴妃自幼耳濡目染頗知書達理,尤耽文翰,與乾隆情投意合,得到乾隆特殊的寵愛,後被超拔為側福晉,地位僅次於嫡福晉富察氏。

皇貴妃寵冠後宮,乾隆為她頗多破制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雍正皇帝去世,生前曾祕密立儲四阿哥,四阿哥因此繼位即乾隆皇帝。同年八月二十五,貴妃被封為貴妃,同時高家因為貴妃外戚的緣故被抬入鑲黃旗滿洲,在乾隆朝,妃嬪因為得寵而得到家族抬旗滿洲八旗殊榮的只有貴妃和嘉慶皇帝生母令懿皇貴妃兩個。乾隆元年,乾隆命著名宮廷畫家郎世寧等為后妃們畫像,因為《乾隆會典》於乾隆十二年才開始修撰,所以在乾隆元年通用的是《雍正會典》,在《雍正會典》中對皇后服飾的規定為:黃色秋香色隨時酌量服御。對貴妃服飾的規定為:黃色秋香色不許服用。但是乾隆特別寵愛貴妃,特許她以貴妃的身份穿上從未被允許服用的皇后規格的明黃色吉服與皇后一同入畫《心寫治平》,貴妃這幅明黃色的吉服像也是一個個例。

乾隆二年十二月,雍正皇帝三年喪期已過,乾隆為后妃們舉行了隆重的冊封典禮,為了特別抬舉貴妃,讓貴妃和皇后一起享受命婦行禮的待遇,後面冊封貴妃時,乾隆整出了“初封貴妃”的名號,取消了命婦向貴妃行禮的榮耀,貴妃因此成為清朝入關後唯一一個接受過命婦行禮的妃嬪

乾隆在圓明園中對后妃宮殿的分配也能看出他對貴妃的關注,孝賢皇后為日夜侍奉陪居皇太后,與皇太后同住長春仙館,諸多妃嬪則共居九州清晏區的天地一家春,而貴妃則獨居於乾隆在圓明園“時溫舊學”收藏書畫的茹古涵今之韶景軒,乾隆御製詩又稱貴妃“頻進徐妃箴”“囑我為君難”,可見貴妃文學修養之高。

生榮死哀,乾隆痛失故侶,孝賢皇后親自哭討她的諡號

乾隆十年正月,貴妃病重,乾隆非常關注,將她晉升為皇貴妃,希望以此留住她的生命,但僅僅過了兩天,貴妃便去世。乾隆非常悲痛,親定諡號為慧賢皇貴妃,並在皇貴妃三十五件儀仗規格的基礎上增加十八件儀仗,僅僅比皇后的五十九件儀仗少六件,又將她車轎顏色從金黃色升級為明黃色。皇后當時正好在乾隆的身邊,哭著和乾隆說:“我朝皇后諡號都是以孝字開頭,等我死了,能不能賜我孝賢的諡號,我保證會終身努力,不會辜負這兩個字。”乾隆當即就覺得非常不吉利,三年後皇后服侍太后去世於德州,乾隆想起這件事,於是滿足其生前的願望,賜諡孝賢,並命令大臣將孝賢皇后生前哭討慧賢皇貴妃諡號一事寫入皇后的祭文。根據滿文翻譯,慧賢皇貴妃諡號中的“賢”和孝賢皇后諡號中的賢都是:erdemungge

乾隆對慧賢皇貴妃非常懷念,為她親制輓詩述說貴妃生前點滴,“嘗經陪曲宴”“憂農予悒欝”,稱“傷逝之感不能釋於情”。特旨令章嘉呼圖克圖攜二十名喇嘛為她誦經,又為她額外增加雍和宮和栢齡寺的超度道場,於雍和宮念發願文經,令五百名喇嘛唸經九日,上述唸經畢至滿百天,於綏成殿繼續令五十四名喇嘛唸經。皇貴妃去世一週年,又於六股道席子涼棚先請一百零八名喇嘛唸經一百二十天,而後請一百零八名禪僧唸經一百二十天。後又修建長春宮集體紀念館,將皇后和皇貴妃們的畫像一同掛在長春宮,貴妃的一套飾品也被乾隆儲存在長春宮,每逢她的忌日,乾隆命令宮女在長春宮供奉她的畫像並焚香為她祈福。又將她和孝賢皇后、哲憫皇貴妃一同葬入裕陵地宮,乾隆很欣慰從此“參昴共千年”,等自己長命百歲之後依然能夠實現一家歡。

姐妹情深,同心益友,孝賢皇后愛貴妃超過自己的生命

貴妃和孝賢皇后年齡相仿,又差不多時候入侍乾隆,所以孝賢皇后對貴妃的感情非常深。孝賢皇后所生嫡子二阿哥夭折後,正值青春年華卻七八年沒有再懷孕,壓力非常大,貴妃也經常“以嫡子未獲未憂”,貴妃去世後,皇后生下嫡子七阿哥,不久卻夭折,乾隆寫詩說他愧對貴妃。貴妃去世後,乾隆悲傷難以忘懷,曾在孝賢皇后的床上夢到貴妃,孝賢皇后非常賢惠安慰乾隆,所以孝賢皇后去世後,乾隆寫詩說以後再夢到貴妃誰還能安慰我?

孝賢皇后幼子七阿哥在除夕之夜因為出痘失敗而夭折,皇后生怕影響宮中過年的氣氛,忍住悲傷不敢哭,甚至強顏歡笑正常履行皇后的禮儀義務,不久因為喪子之痛加上伺候太后爬泰山得風寒,病逝於德州船次。可見七阿哥的夭折給予年近四十、很難再生育嫡子的孝賢皇后極大的心理打擊,甚至是壓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乾隆十年貴妃去世的時候,孝賢皇后曾大大方方向乾隆表示自己“痛失同心之益友”,並且在乾隆面前哭泣,求討貴妃的“賢”字諡號,可見七阿哥的夭折還能讓孝賢皇后壓制住自己悲傷的情緒,而貴妃的去世卻讓她無法壓制悲傷,顯然她對貴妃的感情更深。如果七阿哥代表孝賢皇后生命的延續,那可以理解為孝賢皇后愛貴妃超過自己的生命,這是古代後宮非常難得的姐妹深情。

慧賢皇貴妃是一個美麗嫻雅,擁有才學和智慧的妃嬪,得益於家學教養的傳承和自身的努力與上進,和乾隆情趣相投,成為乾隆早期最得寵的妃嬪。她孝敬性成,成為後宮的風向標,不僅得到了乾隆的認可和懷念,也得到了孝賢皇后最真摯的感情,成為孝賢皇后終身努力的榜樣。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