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海上鏖戰:群狼利齒,二戰德軍潛艇魚雷危機

要問二戰潛艇哪家強?滿世界還得數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西洋戰場,魚雷可以說是德國潛艇最主要的攻擊武器,併為U型潛艇取得赫赫戰功,名滿天下,一度曾將大英帝國海軍逼入了絕境。但從1939年9月大戰爆發到1942年底,德軍的潛艇部隊一直在為沒有合適的魚雷使用所苦,一度甚至不得不將海上部署的所有潛艇悉數召回。德軍這一由於魚雷引信失靈所引起的魚雷危機,不僅直接影響了潛艇的作戰行動,而且對整個二戰都造成了重大影響。

一、魚雷危機的出現

二戰爆發後,德軍潛艇實施“群狼戰術”,不斷在海上襲擊英國艦船,取得了很多的戰果。最為突出的是下面兩次作戰:1939年9月17日,“U-29”號潛艇在海上擊沉了英國“勇敢”號航空母艦;10月14日夜,“U-47”號潛艇依靠卓越的航海技能潛入英國斯卡帕灣,擊沉了停泊中的英國老式戰列艦“皇家橡樹”號。此外,納粹潛艇更大肆地打擊了英國的海上交通線,大量商船被截擊在海上,使英國感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機。

在這些勝利的背後,納粹潛艇卻正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嚴重危機。自戰爭爆發以來,在海上作戰的潛艇不斷遇到因為魚雷失靈而使攻擊失利的情況。這不僅使攻擊目標輕易逃脫,寶貴戰機喪失,而且還經常地將潛艇置於死地。如,1939年9月14日,“U-39”號潛艇向正在海上游弋的英國“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發射了3枚磁性魚雷,但魚雷全部提前爆炸,不僅沒有傷及目標,反而由於暴露自己而遭到了被英國護航艦艇擊沉的命運。

在挪威戰役中,由於挪威海區磁場異常,納粹德軍的潛艇魚雷危機達到了最高潮。納粹德軍為了獲得挪威的海岸,建立潛艇的基地和保證瑞典鐵礦石航線的安全,於1940年3月,在海軍司令雷德爾的建議下,希特勒批准發起了入侵挪威的戰役。

為完成賦予潛艇部隊的作戰任務,雷德爾命令在航的31艘潛艇全部參加入侵挪威的作戰行動,甚至將正在波羅的海執行訓練任務的6艘小型教練潛艇調到前線參戰,將正在試航的兩艘新型潛艇也調往前線執行任務。根據挪威周圍海區特殊的地理條件,時任納粹德軍潛艇司令的鄧尼茨對潛艇兵力進行精心的部署,為英軍艦船設下了各種陷阱,誘使大量英國艦船進入潛艇的伏擊範圍。

然而,在鄧尼茨得到的大量戰果彙報的電報中,內容卻都是魚雷攻擊的屢次失敗經過。如“U-47”號潛艇艇長普里恩海軍上尉報告:“4月15日晚上,發現3艘特大型運輸艦(每艘30000噸)、3艘大型運輸艦和2艘巡洋艦在海上停泊,彼此之間距離很近;22時,潛艇在水下實施首次攻擊,方法是對巡洋艦、特大型運輸艦、大型運輸艦各發射1枚魚雷,然後再進行裝填,實施第2次攻擊,最近發射距離為750米,最遠發射距離為1500米;魚雷攻擊均無成效,敵未察覺行動,然後再裝填;午夜後在水面重新發動攻擊,艇長和第一值更官對所有校正工作都進行了極仔細的檢查,發射諸元相當準確,發射4枚魚雷,仍沒有戰果”

類似的電報不斷到達指揮所,鄧尼茨嚴令各潛艇對魚雷進行仔細的核查,並採取了很多煩瑣的補救措施,但是卻毫無成效。至4月18日,魚雷部門通知鄧尼茨,魚雷確實存在問題。對此,鄧尼茨悲哀地說:“這實際上等於當時的潛艇沒有裝備武器”。由於出現了魚雷危機,潛艇在海上缺少攻擊敵艦船的必要武器,鄧尼茨不得不將潛艇從戰場上全部調回港口。

這樣,儘管挪威附近水域正在進行激戰,但潛艇在挪威沿岸海區的作戰行動卻宣告結束,甚至在其它海區活動的潛艇也接到了海戰指揮部有關撤退的命令。戰後,鄧尼茨在其回憶錄中記述道:“在形勢對潛艇戰有利的那幾年中,由於魚雷引信效能上的缺陷,大量敵艦船未能被擊沉。”

二、魚雷危機對德軍作戰的影響

實際上,鄧尼茨僅闡述了魚雷危機導致的直接後果,那些逃脫的艦船對以後戰爭產生的巨大影響他還沒有說,而這是更為重要的。

(一)使大量英軍艦船逃脫被擊沉的命運

截至1940年4月,魚雷引信失靈問題的屢次出現,沉重地打擊了納粹潛艇艇員的自信心,引起了他們的滿腹憤恨。許多消滅英國艦隊主力戰艦的寶貴戰機失去了,有大量英國艦船因此輕易避免了沉沒的命運。

根據《鄧尼茨元帥戰爭回憶錄》統計,如僅在挪威戰役中,納粹潛艇共對“厭戰”號戰列艦進行了4次攻擊,對巡洋艦進行了14次攻擊,對驅逐艦進行了10次攻擊,對運輸艦進行了10次攻擊。根據作戰經驗:“攻擊戰列艦4次可命中1次,攻擊巡洋艦12次可命中7次,攻擊驅逐艦10次可命中7次,攻擊運輸艦5次可命中5次”。

以上還僅是根據對航行狀態的艦艇進行魚雷攻擊統計的經驗資料,而在挪威戰役期間,潛艇有大量的機會對停泊狀態艦艇攻擊,其命中概率應該還要高很多。如果根據大戰前納粹潛艇部隊提出的並得到技術部門認可的標準——使用1枚魚雷就能炸斷1艘戰列艦的“脊樑骨”並使其沉沒來衡量,那麼僅僅在挪威戰役期間,英軍至少應該有1艘戰列艦、8艘巡洋艦、7艘驅逐艦和10艘運輸船沉沒。

而實際上,由於魚雷失靈,德軍潛艇僅僅擊沉了1艘運輸船!可以設想,這些遭到打擊的艦船都被摧毀的話,那麼不論在力量對比上,還是在作戰士氣上,都可能出現如1940年5月西歐陸上戰場的情況。而由於魚雷失靈,使得納粹海軍失去了一次沉重打擊英國海軍的大好機會。鄧尼茨曾沉痛地說:當時,英國還沒有找到對付潛艇的辦法,是潛艇作戰的黃金時機,但由於魚雷的問題,這樣的機會就錯失了。

(二)使德、意海軍遭到嚴重報復

二戰初期,納粹潛艇魚雷攻擊的屢屢失敗,不僅使英國艦隊儲存了實力,保持住了英國海上傳統優勢地位,避免瞭如後來的陸上戰場那樣快速崩潰局面的出現,也為英國艦艇報復德、意海軍提供了機會。

最為典型的是對“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的攻擊未果而遭到慘重報復的戰例。二戰爆發時,英國皇家海軍裝備有7艘各種型號的航空母艦,其中“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效能最為先進,是其海軍的核心艦隻。但戰爭爆發後僅十餘天,“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就遭到潛艇的攻擊,只是由於魚雷失靈,才成功逃過這一劫難。

劫後餘生的“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參加了大西洋、北海和地中海上的各次重大作戰行動,沉重地打擊了德國和義大利的海軍力量,被譽為“英國海軍作戰效率最高的作戰艦艇”。

首先,在戰爭初期,成功地圍剿了在大西洋上破壞英國海上交通線的幾艘德軍艦艇。隨後,當挪威戰役打響後,“皇家方舟”號積極投入作戰,不僅直接參加了對德軍艦船的攻擊,而且還為前線輸送了15架“大鷗”式戰鬥俯衝轟炸機,這批飛機後來用炸彈擊沉了納粹德軍“柯尼斯堡”號輕巡洋艦,在歷史上,這是第一個“飛機單獨擊沉大艦”的戰例。

挪威戰役後,“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迅速駛往地中海,在襲擊法國艦隊、打擊躲避到塔蘭託港的義大利艦隊、破壞義大利通向非洲的海上交通線、支援保衛馬耳他島等若干次重大的海上軍事行動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在這些行動中,有可能被德軍利用的法國艦隊被毀滅,在地中海上規模巨大的義大利艦隊被嚴重削弱,更為重要的是,大量滿載作戰物資開往非洲的艦船被擊沉。1941年5月26日,“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參加了對排水量達4.2萬噸“俾斯麥”號戰列艦的圍剿作戰,在這次作戰行動中,雖然大量的英軍艦艇參加了圍堵,但都因懼其駭人的作戰能力,只能尾追,而不敢逼近,最後,是“皇家方舟”號搭載飛機投放的魚雷擊中了“俾斯麥”號戰列艦的舵葉,致使其無法操縱,而最終被擊沉的。

(三)是導致德國非洲軍覆滅的主要原因

隆美爾在非洲戰場距離成功曾僅有一步之遙。1942年6月21日,隆美爾率領非洲軍攻陷北非重鎮託卜魯克。丘吉爾說:“託卜魯克的陷落,對於他是一生所受最重大的打擊之一”。盟國許多政界人士也大為震驚,認為現在已經幾乎無法阻擋隆美爾給予英國一次致命的打擊了:“征服埃及,然後在得到增援的條件下,向東北推進,席捲中東的大油田,再與俄國境內的德軍會師於高加索”。實際上,這也正是隆美爾設想和計劃中的下一步行動。

美國著名作家威廉·夏伊勒說:“這是盟國在戰爭中最黑暗的時刻之一,相對來說,是軸心國方面最光明的時刻之一”。果然,兩天以後,隆美爾率領部隊進入了埃及,6月底,到達距離亞歷山大港65英里的阿拉曼。可以說,到這時,至少埃及和蘇伊士運河這個大戰利品已經在望了。

然而,隆美爾的好運到這時卻嘎然而止。他不僅沒有能獲得看似唾手可得的勝利,反而逐步敗退,最終在突尼西亞遭到了全軍覆沒的命運。其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如果進行深入的分析,我們將發現,魚雷危機也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隆美爾在非洲作戰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物資匱乏。這一問題出現的原因主要是隆美爾的補給艦隊在地中海經常遭到英國皇家海軍的攔截,大部分的物資沉沒在了地中海海底。時任義大利外交部長的齊亞諾曾在日記中記述:“每一次嘗試都付出了很高的代價……今晚我們再作嘗試。7艘輪船出發了,護航的有兩艘萬噸級巡洋艦和10艘驅逐艦……我們的船隻全部——我說的是全部——被擊沉了……英國人在葬送我們的船隻之後,返回在馬耳他的港口。”

雖然隆美爾有著高超的作戰藝術和勇氣,但在海上交通線被切斷、作戰能力日漸枯竭的情況下,也只能不斷地敗退,並且這種敗退不斷地重複著,一直到突尼西亞被徹底擊敗為止。

雖然,現在我們沒有更多的資料來證實還有多少的盟軍艦船由於德軍潛艇魚雷失靈而得以逃脫,而這些逃脫的艦船對海上戰場和陸上戰場的影響,我們更是難以定量的計算。我們不能說,沒有魚雷危機,隆美爾就能打敗英軍、征服中東並與另一路的德軍在高加索會合。但我們從可以找到的史料中能清楚地看到,由於魚雷危機,在大西洋、在北海以及在地中海的戰場上,非常明顯地產生了對英軍有利而對德軍不利的影響。而這種影響到底有多大,對整個戰爭的程序產生了多大的推動力,很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