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構建網路保護基本法律框架 保護“小小原住民”

隨著網際網路的高速發展,首次“觸網”年齡的走低,未成年人成為了網路世界的“小小原住民”。但是對於辨別能力差、模仿能力強的未成年人來說,網路世界既有“詩與遠方”,也有“劍拔弩張”,不總是那麼友好,甚至危險潛伏。

如何為未成年人營造一個乾淨、晴朗的網路空間,成為今年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的共同關切。他們呼籲,要儘快構建並完善未成年人網路保護法律制度,加強未成年人網路保護監管力度,絕不能讓網路空間變成未成年人保護的“法外之地”。

據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CNNIC)釋出的第42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為8.02億。其中10到19歲的網民佔比18.2%。中國網民中學生群體最多,佔比達 24.8% 。

“有研究表明,12歲到16歲的青少年是網路成癮的高危人群。”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趙皖平擔憂地說,目前,一些網站以及網路電影、網路視訊等包涵刺激、暴力、色情內容,正在潛移默化地“涵化”和“同化”青少年。他們辨別能力較差,容易混淆虛擬與現實,而且長期沉迷網路還會導致孩子出現焦慮、抑鬱等健康問題,逐漸喪失社會溝通功能,危害極大。

“隨著網際網路高速發展、手機APP迅速崛起,日益豐富多彩的網路傳播內容對處在‘三觀’形成關鍵時期的青少年,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全國人大代表、共青團安徽省委書記孔濤將關注目光聚焦到了治理手機APP上。

孔濤對當前手機APP亂象進行了分析,發現部分APP實際註冊不設限制,可以直接下載註冊並完成應用,把使用者直接視同於成年人。部分APP的隱私政策未提及對未成年人資訊保護,存在洩露未成年人資訊的現象。還有部分APP走低俗化的路線,給青少年身心健康帶來不良影響。

全國政協青聯界別認為,網路直播也有類似問題,尤其是直播平臺門檻較低,湧現出一大批依靠低俗內容賺取流量、牟取利益的主播。青少年觀看這類直播會誤認為這些行為可以成名、獲利,甚至還會效仿。

“對比近年來的資料,可以發現未成年人首次觸網年齡持續走低,青少年沉迷網路的現象屢見不鮮。”趙皖平說,要保護未成年人網路安全,必須要找準病灶。

趙皖平認為,部分企業責任缺失是導致未成年人沉迷網路的重要原因。從技術上看,企業完全可以對未成年人採取實名認證、超時下線等管控措施,但為了吸引更多使用者、獲取更大利潤,部分企業對未成年人開了“半扇門”,讓未成年人很容易下載、使用產品。

“社會保護也不到位,很多的未成年人接觸不良資訊是被動而非主動尋找,有統計顯示,在瀏覽網頁的時候,彈出的不良資訊佔比達70%以上。”孔濤說,這時候未成年人就會遇到一個選擇的問題,他是關掉還是看?是自己解決還是告訴家長?對於沒有成熟價值觀和思辨能力的未成年人來說,極易做出錯誤的選擇。

全國人大代表、蚌埠第一實驗學校校長崔建梅從事多年教育工作。在她看來,有些家長對孩子的監管不利和放任,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家長的陪伴是對孩子最好的關愛,但是有的家長忙於工作,陪伴孩子的時間太少,造成孩子心裡空虛,還有的家長教育方法簡單粗暴,容易引發孩子的不滿和逆反心理,這就會導致孩子在網路中尋找另外一種保護和安慰。”崔建梅說,孩子沉迷網路大多和家庭教育有關,要把教育重心前移,不能等發現孩子出了問題後再去管,那樣往往就晚了。

網路對未成年人來說是一把“雙刃劍”。採訪中,不少代表委員告訴記者,既要警惕網路世界“埋伏”的危險,也要考慮網路在提供海量知識、放鬆休閒方面的益處,不能一刀切“斷網”,關鍵要保護好未成年人網路安全,引導好未成年人正確上網。

趙皖平等多名代表委員不約而同的將立法作為解決問題的利器,建議抓緊開展相關立法調查和研究,儘快推動《未成年人網路保護條例》出臺實施,並對未成年人保護法進行修訂,增設專章對網路保護作出規定,構建起我國未成年人網路保護的基本法律框架,明確監管職責、保護措施和處罰措施。

“對監管部門而言,要實行手機APP、網路影視作品等稽核制,根據內容劃分不同年齡等級,嚴禁不達等級的受眾使用,嚴禁含有暴力、色情的內容面向未成年人開放。”趙皖平建議,對於企業來說,要落實未成年人實名認證制,要求未成年人實名註冊、“刷臉”認證,資訊不相符的嚴禁註冊登陸。要加強行業自律,確保企業提供的資訊和服務是健康的,做到自覺阻斷不良資訊。

針對網路直播問題,青聯界別建議,對未成年人擔任網路主播作出明確的禁止性規定;明確規定主播准入條件,制定合理的申請測評,完善主播資質稽核;加大對審查監管不力、不及時處理違規內容直播平臺的查處力度;暢通網民檢舉不良資訊的渠道。

隨著現代化的教學手段發展,“網際網路+教育”以及人工智慧走進了學生課堂。崔建梅說,學校應當教育、引導學生正確使用網路,加強學生的網路素養教育。在給學生搭建學習平臺時,要對干擾元素進行有力的排除,給學生建立一個純粹的學習環境。同時充分發揮法治副校長的作用,對學生、家長和教師進行培訓,提高他們的法治意識和運用法治思維解決網上遇到問題的能力,預防和矯正學生不當網路行為。

孔濤建議,還可以設定並利用好“家長監護模式”“防沉迷設定”,鼓勵更多平臺推出更多針對未成年人保護的特殊設計,為他們打造綠色上網空間。同時,家長可以跟孩子一起制定上網公約,幫助孩子合理地分配上網時間,更重要的是,應教導孩子上網時保持警惕,不輕信網友,受到騷擾時及時告知家長。

文章來源 法制日報(記者 範天嬌)

本期編輯 席鋒宇 常煜 朱嬋嬋 嶽錸 李金鳳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