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進來,我要誇你_表揚

為記者量身打造的行業資訊平臺

作者 | 郝圓

進群就誇你,還有這種好事兒?

沒錯。最近,“誇誇群”火了,在這裡沒有槓精,沒有噴子,只有一群熱衷誇獎的好心群友,只要進群不管你遇到了什麼事兒,群友都能給你誇出花來。

“我太醜了,能誇嗎”

“只有你醜,大家都帥,說明你很特別!”

“大盤跌了,今天虧了,求誇”

“大盤跌了才有機會進去掃貨呀,當你看到喜歡的東西打折了,是不是會很開心,股市也一樣嘛”

“為中華崛起而接盤!中華好兒郎!”

一夜之間“誇誇群”不僅火成了一種社會現象,不少人甚至從中嗅到了商機。

從互相表揚小組到誇誇群

成立於2014年的豆瓣互相表揚小組一直默默無聞,今年2月27日這個小組的成員還只有4萬人,被網友發現後社交網站中一下子多了很多安利貼,“互相表揚小組太可愛了!太治癒了!像是被隔著螢幕摸了摸頭,大家快去圍觀~”由於沒有進組門檻,人數也在短時間內翻倍,截至目前已有105092位“馬屁精”互相誇獎。這裡支援溜鬚拍馬,鼓勵互相誇獎,即使遇到質疑聲依然用“誇獎”迴應,彷彿網際網路中的天堂。

很快互相表揚小組火到了高校,西安交大、復旦大學等紛紛建立了屬於自己的誇誇群,從豆瓣小組到微信群,雖然陣地發生了改變,但核心沒有改變:只能夸人,不能嘲諷。隨著誇誇群不斷出圈,各種奇葩“誇獎”也成為了大家的快樂源泉,網路上甚至開始流傳各種“彩虹屁”素材,有的文采飛揚,有的又尬又好笑,光是看看就能承包這一天的笑點。

有人說,誇誇群的這種低門檻的荒誕快樂與周星馳的無厘頭有些類似,膚淺又直接,雖然都是無意義的讚美,但卻讓人輕鬆地獲得一種快感,“某種程度上類似於沙雕視訊、土味視訊的效果,不過這種淺社交和互動究竟有沒有持續性還不知道,畢竟之前的互罵群也變成了死群。”

更多的參與者從中感受到了溫暖與滿足感,豆瓣網友風吹烏桕樹回憶道,自己三年前剛剛加入互相表揚小組的時候覺得大家相互拍馬屁看起來傻傻的,“後來到自己經歷到很多失敗和挫折時,又逛到了這個小組,發現受表揚真是一件非常溫暖又感動的事情,特別是在陷入自我懷疑和自我厭惡的時候。仔細想想在組裡好像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能分享的,好像都是可以被稱為一地雞毛的生活瑣事,只是普通人生活中太少能聽到表揚的話啦,所以容易被瑣事消磨情緒,可以互相表揚就很溫暖吶!

誇誇群火爆背後是一種陌生人淺社交下的壓力釋放,人們把自己相對負面/脆弱的情緒呈現在陌生人面前,獲得誇讚可以感受到認同感與正能量。

心理學者劉勇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誇誇群之所以受歡迎,一方面滿足了大家被認可的需要,同時也可能由於對個人價值的一種誤解。但長時間依賴誇誇群,可能會使自我評價出現偏差,應理性看待

當誇誇群變成一門生意

發掘需求便等於發現商機,當“求誇”這個需求被大家發現後,想用這個賺錢的人也多了起來。

藍鯨記者開啟淘寶搜尋“誇誇群”發現,目前已有許多相關業務,定價從幾塊錢到幾百塊錢不等,有的商品分為高校版、職場版、父母版,也有的打出了“一本高材生線上夸人”、“私人訂製群聊”等招牌,銷量最高的有近500人付款。

淘寶店主“許永恆”看到有相關淘寶業務後也打算湊個熱鬧,沒想到“彩虹屁”商品剛上線1個小時便接到了訂單,這時候她開始認真地考慮這門生意,“這就跟馬殺雞一樣,或者說內容付費,能讓你精神愉悅,”許永恆告訴藍鯨記者。

她將服務時長設定為3分鐘定價35元,下單後便拉客戶進群,而參與誇獎的“好評師”都是她的好朋友,來自各行各業被她包裝成了“資深媒體工作者”、“混跡國企多年的人脈王”、“韓劇高段位情場白條”……但“事實證明夸人門檻還是很高的,”為了正式接單的時候不至於措手不及,小X和朋友們先在群裡演習了一下,沒想到大家一人剛誇一句便詞窮了。

聯想起之前互懟群的速朽,“誇誇群”的熱度能持續多久,依然需要打一個問號。“我覺得社群終究是一個無法長久的事情,一群人因為什麼樣的主題能夠長期活躍呢?只有粉絲群才能持久活躍,”某網際網路從業者表示,“短期的巨大流量無法形成持久的商業模式,真·需求還需滿足強烈、普遍、頻繁等標準。”

不過無論是去年的互懟群,還是今年的誇誇群,本質上都是一場社交的狂歡,是娛樂時代的縮影,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啦!

專為記者打造的平臺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