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浮游浪子 :藤田嗣治_日本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象外(id:xiangwai_artha),如需二次轉載請與原公號聯絡,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藤 田 嗣 治

Tsuguharu Foujita

1886年11月27日 - 1968年1月29日

與常玉一樣,藤田嗣治亦是浪蕩子。

雖屬一中一日,但都是時隔多年後才備受世人追捧;他們的福地是法國的巴黎,而巴黎,也是他們夢斷故土的異鄉。

那時候,Paris是世界的中心,你能想到的現代文藝殿堂裡最璀璨的那些名字,都在為巴黎增添華彩:普魯斯特、喬伊斯、畢加索、里爾克、菲茨傑拉德……當然,也少不了在書中扉頁寫下那句著名題獻的海明威:

“假如你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麼你此後一生中不論去到哪裡,她都與你同在,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

1886年生於東京,軍醫之子、“日本西洋畫之父”黑田清輝的高足藤田嗣治1913年登上赴法求藝的輪船,時年26歲。

初抵巴黎,藤田嗣治與友人造訪畢加索的畫室,回去之後即決定革面洗心。他後來回憶道:

“繪畫,原來是如此自由的。只要把自己的思慮毫無遺憾地表現出來,自由地開拓什麼樣的道路都可以。我頓時開了竅。那天回家後,我立馬就把畫具箱擲在地板上——我決意要從頭來過。”

那是畫家最好的年代,巴黎也將在數年後迎來最好的時光——“一戰”的哀歌悄然遠去,人們忘掉悲傷,把青春和精力投擲在咖啡、酒精和舞池中。

歌舞昇平,長夜未央。詩人、作家、畫家、音樂家、攝影師、電影人、模特和舞女……是的,流動的盛宴開始了。

1922年,藤田嗣治參展法國春季沙龍的作品《裸臥的吉吉》引發巴黎畫界的巨大轟動。通過使用純白的底色,並融合了日本浮世繪和西方油畫的技法,藤田嗣治將“蒙帕納斯女王”吉吉(Kiki de Montparnasse)的酮體處理得潔白如雪,“乳白色的裸女”,也因此成為藤田嗣治最為人所知的標籤。

一鳴驚人的藤田嗣治從此躋身蒙帕納斯身價最高的畫家之列,訂單不斷,簽約金飆升。還有一個傳聞:畢加索曾在他的畫展上,流連了三個小時不肯離去。

這位巴黎畫派的代表畫家,在20年代後期帶著他當時的妻子兼繆斯“瑤姬”搬進蒙蘇熙公園附近的豪宅,養上十幾只名貴的貓,畫裸女,當然也畫貓。

“女人和貓是同樣的生物,到了晚上就眼睛放光。”他說。

他筆下的裸女,有著浮世繪神手刀刻的窈窕曲線,無論油畫還是水彩,肌膚都帶著日本歌舞伎的白;而他筆下的貓,或繾綣,或不羈,或可愛,或妖異,固然也是揉雜了思鄉情愫和色情投射的兩種目光。

1930年初,藤田嗣治遊歷旅居南美,並於1933年返回東京。美國經濟危機波及歐洲,巴黎已不是最好的藏身處。因家庭的軍隊背景,藤田在1937年後被裹挾入戰爭的漩渦,成為日本“筆部隊”的畫家,為日本創作戰爭宣傳畫。

這段經歷讓藤田嗣治飽受非議。日本美術界在“二戰”結束後集體對其展開批判,1949年失落的藤田嗣治取道紐約赴法,昔日的巴黎畫友也對他敬而遠之,更有猶太裔畫家宣告從此不再與他往來。

晚年藤田嗣治放棄日本國民身份,歸化法國,並在1959年皈依天主教,受洗的名字是列昂納多·嗣治·藤田(Léonard Tsugouharu Foujita),此後再未踏足故國的土地。

藤田嗣治是精彩的,因為那是個精彩的時代。初抵巴黎時,他因畫作無人問津、生活拮据,一度到了燒畫取暖的困境;日後時來運轉,他常常奇裝異服廁身名流場所,未免有譁眾取寵、求名博利的嫌疑。

在傳記電影《藤田嗣治與乳白色的裸女》中,藤田嗣治說:“我越是行事乖張,活得越是瘋狂,就越接近真實的自己。”

而晚年皈依天主教後,藤田嗣治筆下的裸女和貓漸漸淡出,宗教題材的作品明顯增多。去世之前的一年,他效仿馬蒂斯為自己設計和建造教堂,並獨自為教堂繪製壁畫。

巴黎的寵兒,祖國的棄子,曾經的流光溢彩和風流倜儻,最終歸於和平寂靜。

阿門。

如往常一樣,在後臺輸入“藤田嗣治”,提取藝術家的作品圖集。

以往發過的圖集,可通過輸入“博斯、梵高、塞尚、莫奈、席勒、克林特、威廉·布萊克、蒙克、前蘇聯”等關鍵詞提取。

祝大家晚安。

自畫像

據說藤田嗣治頗有為自己“留影”的自覺,他曾宣稱自己是最好的畫家,而留下自己的照片和創作自畫像,無疑是一種必不可少的營銷手段。但這些“立此存照”,也為觀眾提供了與他對視的可能——你看,不管處於何種姿勢,藤田嗣治總是將頭正對畫面的我們的,除非,他少有地睡著了。

裸女

藤田嗣治畫過相當多的裸女像——一代藝術家之間相互影響,相互滲透的痕跡多少能一窺究竟。因此你可以在藤田嗣治的畫裡,看到畢加索、莫迪裡阿尼包括一點學院派的影子,但最後這張“人魚裸女”確是相當少見,它是一個異類,鬼魅而豔俗。

藤田嗣治的貓,千姿百態,筆法和墨法都高超脫俗,是東方寫意傳統和西方寫實技巧的高度統一。貓是靈媒,是女人,是善變和難以捉摸的存在。他畫貓,想必也是入了神的。

小女孩

藤田嗣治的很多幅小女孩的肖像,都基於同一個模特。他終身無子嗣,畫小女孩,盡得其天真純潔,但冒天下之大不韙說一句我的私揣:葆其純潔之同時,似乎又有待其成熟的直白的窺視目光。

宗教畫

耶穌基督、聖母子、天使和人魚都不難理解,最後這張蠻特別的:畫的是佛陀。

花卉和靜物

藤田嗣治和常玉的花卉都強調輪廓線,並敷以純色,但兩者的風格又截然不同,前者工整,後者雅緻,相較之下,我當然選常玉。

其他作品

最後一張,讓大家看看藤田嗣治的畫框背後吧。似乎也是很好看的。

本文轉載自

象外(id:xiangwai_artha),一個

採訪奇奇怪怪藝術家然後告訴你藝術一點也不奇怪

的非典型藝術公號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