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千禧一代選擇這樣離婚:以數字方式處理分手事宜_羅西娜·博斯科

參考訊息網2月12日報道美國《今日美國報》網站2月8日刊登題為《臉書狀態:離異。為什麼千禧一代在數字時代“終結”你的分手方式》文章,文章摘編如下:

羅西娜·博斯科和她當時的丈夫就像臉書網站上許多情侶一樣,經常晒出度假、聽音樂會和一起活動的照片。

博斯科的社交媒體動態裡總是充斥著朋友們結婚生子的畫面。她說:“你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盡是婚禮和寶寶。”因此,當離婚後更新個人資料時,她“極其痛苦”。

34歲的博斯科說:“忽然之間,我不得不拋棄自己的半個世界。我們五年來的關係都在臉書網站上。你能怎麼辦?”

如今,像博斯科這樣的人(離異的千禧一代)越來越少。2018年9月,千禧一代因為“終結”離婚而成為新聞焦點。當時有研究發現,2008年至2017年,美國離婚率出現下降,是年輕夫婦推動了這一趨勢。

即便如此,也有像博斯科這樣的千禧一代“逆流而上”,仍然選擇離婚。這樣一來,他們就面臨一系列在數字時代分手的轉變——在社交媒體上解除關係、瀏覽約會軟體以及使用線上法律服務。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社交媒體上“分手”

博斯科說:“社交媒體可以是一把刀,戳進你的傷口,讓它更疼。”

處理她在社交媒體上的存在是開始新生活最困難的部分之一。她說,希望有一份離異者在網路的101條指南。

紐約離婚律師布賴恩·戈德斯坦自己也是千禧一代,他說,他親眼目睹了社交媒體如何對他的客戶造成了影響。

35歲的戈德斯坦說,不管是刪除賬戶,還是看到前任釋出的帖子,剛分手時使用這些平臺或許很有挑戰性。

約會軟體也出現新障礙。博斯科說,結束一段長期關係後,瀏覽這些軟體讓她感覺非常陌生。

然而,戈德斯坦說,在人們做好準備以後,這些軟體可以讓他們更快“走出來”。

線上律師事務所

新型數字工具可以幫助人們處理棘手、過時的法律分手程式。

55歲的斯托麗·瓊斯創立了dtour.life,這是一個在數字時代為離婚提供便利的平臺。它的一個目標是:解決與離婚相關的財務壓力。

瓊斯說:“關於(離婚)是怎麼一回事,有很多混亂之處,不夠明晰。它變成黑色的恐懼漩渦。”

在dtour.life這個平臺上,使用者可以建立一個報表,以掌控檔案和財務記錄。他們輸入銀行賬戶資訊,記錄資產和債務、追蹤開支,並以數字方式管理離婚的其他方面。

瓊斯知道,僅靠技術並不能讓夫妻在感情上更輕鬆地應對離婚,但她希望該產品能讓離婚過程變得更簡單。

瓊斯說:“很多‘仇恨’和敵意其實出於不知道自己最終會怎樣的恐懼。”

瓊斯和一些離婚律師說,以數字方式處理分手對千禧一代來說必不可少。瓊斯說,例如,法律費用減少是因為律師減少了篩選書面檔案的時間,客戶可以與律師度過“高效率的一小時”。

戈德斯坦說:“這無疑使我的工作變得更輕鬆。”

達拉斯的離婚律師伊麗莎白·亨特說:“不需要打電話,一個數字平臺讓他們能夠隨時根據自己的時間安排進行溝通。律師也同樣。”

另一方面,千禧一代也在網上為結婚做準備。例如,寫一份婚前協議。

LegalShield的戴夫·科菲說:“我不用去某間辦公室,坐在一張大皮椅上,在休息室等候。我可以和(即將結婚的)新人坐下來討論,開啟應用程式,然後說:‘我們一起來完成這件事吧。’”

LegalShield將客戶與律師聯絡起來,提供各種法律服務,使用者可以填寫調查表,以啟動婚前協議和離婚程式。

離婚態度更開明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對選擇結婚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往往會等到事業更進一步並接受更高等的教育後再結婚。

科菲說,在過去一年裡,LegalShield應用程式上啟用婚前協議的使用者增加了7倍,千禧一代對這一增長的貢獻達到40%。

近年來,因為千禧一代步入婚姻時擁有更多財富,戈德斯坦也見到更多婚前協議。為什麼?與過去幾代人相比,年輕客戶以更平等的方式看待配偶。

戈德斯坦說:“他們看待配偶的方式與我們的祖父母不同。”

雖然離婚對千禧一代來說更加罕見,但他們不會覺得離婚那麼恥辱。

亨特的一個客戶在社交媒體上釋出了一張與前夫的合影,他們拿著最後敲定的離婚協議書,面帶微笑。

亨特說:“(千禧一代)想要與眾不同,想要更好。如果他們最終離婚,那麼他們不會像前幾代人那樣對待彼此。”

【延伸閱讀】送巧克力不是表達愛意?日本情人節畫風變了——

參考訊息網2月12日報道日媒稱,2月14日是情人節。在日本,從1月下旬開始,百貨商店、蛋糕店、超市和專賣店等就大張旗鼓地設定了巧克力專櫃,熱鬧非凡。

為迎接情人節,日本東京銀座一家百貨店推出“高跟鞋”造型巧克力。新華社記者 任正來 攝

據日本《經濟新聞》網站2月11日報道,情人節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羅馬帝國時代。在歐洲,情人節時戀人之間附上卡片贈送葡萄酒和香檳,以示愛意。據稱,英國的甜點商家抓住這一商機,開始銷售用於贈送的巧克力,這似乎成為情人節的開端。

在日本,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女性向男性贈送巧克力的習慣流行起來,到上世紀70年代在日本社會全面固定下來。

情人節臨近,日本東京的一家百貨商店的巧克力熱賣。新華社記者 孫巍 攝

據報道,一些巧克力商家為了促銷,開始積極採取行動。在日本情人節也因此變成贈送巧克力的日子,每年在1月底至2月14日之間,大量巧克力被出售。

在日本,女性給喜歡的男性(比如丈夫、戀人或希望之後成為戀人的人)贈送的巧克力被稱為“本命巧克力”。與此相對,向公司裡並無戀愛關係的男同事和在工作中打交道的男性贈送的巧克力,則被稱為“義理巧克力”。贈送“義理巧克力”的物件並非喜歡的男性,而是存在工作關係的男性,屬於“不得已才贈送”、“看起來可憐才贈送”。在日本經濟泡沫時期,很多女性購買20盒、30盒乃至更多這種“義理巧克力”送給男性。

為營造情人節的浪漫氣氛,位於箱根的一家溫泉度假村推出“巧克力溫泉”。新華社記者 任正來 攝

報道稱,最近幾年來,贈送“義理巧克力”的女性逐漸減少,一方面,正在增加的是“友情巧克力”(送給朋友的巧克力)和“自己巧克力”(買來自己吃的巧克力)。此外,送給父親、母親和有恩於自己的人的巧克力也在增加。

也就是說,在過去帶著緊張和羞澀的心情將巧克力送給喜歡的人(送巧克力=表達愛意)是情人節的最主要目的,但如今已經徹底改變,成為2月的一項季節性活動。

因此,以前一到這個日子,男性就會心怦怦跳,但如今似乎已找不到這樣的感覺(有些公司甚至禁止在公司裡向同事贈送巧克力)。

(2019-02-12 00:16:02)

【延伸閱讀】文化?政治?宗教?農業?來看看世界各國曆法蘊含豐富資訊——

參考訊息網2月11日報道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月5日刊登題為《慶祝農曆新年和世界各國日曆的多樣性》的文章,文章摘編如下:

農曆新年從2月5日開始,這是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最重要的節日之一。通常,它開始於冬至之後的第二個月份。

和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使用的日曆——陽曆——不同,農曆新年的日期每年都在變化,猶太新年、排燈節和齋月等節日的日期也是如此。

來源:視覺中國

人們很容易把日曆看做是科學給定的,或者是宇宙法則的反映。事實上,正如這些節日提醒我們的那樣,追蹤時間的方法非常多,就像豐富多彩的文化和語言。每一部日曆都揭示了創造它們的人們是如何既與周圍的世界聯絡在一起,同時又儲存著豐富的文化身份和歷史記憶的。

大多數計時傳統都會追蹤太陽、月亮和恆星的運動,其他考慮的則是季節性事件。

美國皇后學院人類學教授凱文·比爾特說,日曆“總是歸結為文化選擇”,因此,用一種計時系統取代另一種計時系統,最終其實是一種社會契約,無論一種日曆在科學上多麼準確或複雜。

一個太陽年——即地球繞太陽公轉的時間——大約持續365天,而一個農曆年,即12個完整的月球週期,大約是354天。由於這種差異,純粹的農曆或者伊斯蘭教曆法並不能與季節保持同步。伊斯蘭教神聖的齋月一年可能會在夏季,另一年可能會在冬季。

陽曆對於需要提前為一年中的特定時期制訂計劃的農業、漁業和覓食社會是有用的,但純粹的陽曆並沒有告訴你月球的各個階段。

傳統的伊斯蘭教曆法要求觀測早期新月來開啟新的一月,因而鼓勵關注宇宙。倫敦大學學院從事希伯來和猶太研究的薩夏·斯特恩教授說,無法在天空中對陽曆進行追蹤,這可能是許多西方人對月球和其他自然現象瞭解較少的原因。

日曆上的重大事件塑造了文化認同。比爾特說,當全世界的猶太人慶祝收穫季住棚節時,他們在觀察以色列獲得豐收的時機,並在整個移民群體中保持一種聯絡。

假期也構建個人和歷史敘事。美國的一些世俗節日以戰爭遺留問題為中心。中國的節日通常強調家庭團聚和孝敬祖先,這與孝道的重要性是一致的。

北美洲印第安人的一支——阿茲特克人,記錄時間的工具——阿茲臺剋日歷。(視覺中國)

許多古老的日曆,比如中國和中美洲的日曆,都是建立在占卜的基礎上,規定什麼時候蓋房子、結婚、舉辦葬禮和其他生活活動。類似的日曆為今天的人們提供了生活的結構性和舒適感。位於費城的占星家布里特·哈特說,她認為人們可以被以占星術為基礎的歷法所吸引,因為他們正在尋找宇宙中更偉大的時間感和秩序。

在歷史背景下,與另一種日曆保持聯絡也可以是一種抵制主流,或者在主流之外保持一種身份的形式。當一部日曆強加於一個社會時,它通常與政治和權力有關。斯特恩教授表示,“說一年將何時開始,或者決定某個宗教節日應該在某個特定的時間慶祝”,這種權力對政治家來說非常有用。

比爾特說,陽曆作為全球標準僅使用了大約一個世紀,“它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歐洲的商業和殖民主義。它現在已經被植入計算機架構中,但這並不意味著另一種日曆有朝一日不會佔據主導地位”。

(2019-02-11 12:07:57)

【延伸閱讀】沉迷虛擬世界無法自拔 外媒:社交網路掩蓋真實人際關係

參考訊息網2月3日報道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1月31日刊登題為《臉書的十五年和社交網路的爆炸式發展——數字平臺對人際關係的影響》的文章,文章摘要如下:

2004年馬克·扎克伯格和他在哈佛大學的同學攜手締造了臉書帝國。最初的臉書網站雛形只允許哈佛本校學生註冊,扎克伯格希望它能成為學生們展開虛擬聯絡的工具。很快網站就向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學生開放註冊。同年9月扎克伯格又推出了塗鴉牆,這是每個使用者資料頁面上的一個空間,可以讓朋友在上面張貼訊息,而塗鴉牆最終也成為臉書網站的標誌之一。

臉書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在一次研發者會議上發言。新華社/法新

第二年,這個雛形平臺又增加了800個大學網路,並正式命名為“臉書網站”。隨後臉書網站又開發了分享照片的功能,而使用者群體也呈現不斷擴大的趨勢。在不到一年時間內,臉書網站的使用者就達到600萬。

此後,臉書的使用者呈指數級增長,最終達到了23億活躍使用者。據統計,大約有27億使用者每月至少使用臉書公司的一項產品,如臉書網站、WhatsApp或Instagram。

如此高的受歡迎程度對臉書而言就意味著真金白銀。2018年第四季度臉書的收入高達169.14億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6.74元——本網注),同比增長30%。即便是近期的洩露使用者資訊醜聞也沒能阻止這一增長趨勢。

在臉書蓬勃發展的背後有諸多因素。最顯而易見的一個原因就是,臉書率先推出了一個能讓普通人通過數字渠道參與人際溝通的產品。它搶佔先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使用者群體,並增強了使用者粘性,還通過收購WhatsApp和Instagram等網站不斷自我壯大。

社交網站讓人們對虛擬世界充滿好奇,在滿足人際交流的基本需求之外,甚至可以滿足某些人的“偷窺癖”。

社交網站的設計初衷就是讓使用者沉迷其中無法自拔,在不知不覺中對其產生依賴性。(視覺中國)

虛擬世界的吸引力讓許多人慾罷不能。專家認為,社交網站的設計初衷就是讓使用者沉迷其中無法自拔,在不知不覺中對其產生依賴性。新通知如雪片般飛來,自己製作的小視訊其樂無窮,炫目的色彩讓使用者無法將眼睛從手機螢幕上移開。假如一段時間不檢視社交網站上的新通知,就會有種悵然若失之感。

讓人產生依賴的同時社交網站也滋生了使用者強烈的焦慮感。看到自己慘淡的生活與別人多姿多彩的生活形成強烈反差,有些敏感的使用者甚至從焦慮演變為抑鬱症。因此,專家建議科技公司從倫理道德角度重新審視自己的設計產品,不應一味追求抓住使用者眼球,而應幫助他們建立健康、平衡的人際關係。

為此,蘋果和安卓系統都在新版本中加入了提醒使用者將通知靜音、幫助使用者瞭解使用手機時間等功能。這些新變化表明,科技公司正在努力幫助使用者更加合理地使用裝置,或者至少已經認識到自己的產品具有成癮性。

此外我們還應認識到,人們在社交網站上展現的往往是自己最光鮮亮麗的一面。專家認為,時代的發展讓外貌在人際關係中佔據重要地位,而這一趨勢或將導致真實生活被掩蓋在虛幻之下。但有些人卻信以為真,甚至開始與社交網站上的其他人進行比較。如果其心理素質較脆弱,就會產生心理問題,感到自己的真實生活不如那些通過電子裝置構建出來的“太虛幻境”。

專家認為,時代的發展讓外貌在人際關係中佔據重要地位,而這一趨勢或將導致真實生活被掩蓋在虛幻之下。(視覺中國)

然而,這些人並沒有想到,看似過著幸福生活的人其實在隱瞞真相。調查顯示,在2000名受訪的英國人中有43%的人承認自己在社交網站上的個人情況表述存在虛假資訊。

臉書網站、Instagram和推特網站都為我們帶來了便利的溝通方式,但同時也在人際關係中埋下了不安的種子。專家認為,要想構建一種健康的人際關係就要認清一點:生活不只有眼前的電子裝置,還有實實在在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2019-02-03 10:43:37)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