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架空歷史的宮鬥劇會把觀眾拖離優秀傳統文化的場域_人物

  古裝劇在表現傳統文化、重鑄傳統美學、傳承民族歷史方面有著天然優勢,因此深受觀眾喜愛。然而需警惕的是,由於部分創作者缺失正確的歷史觀、文化觀,近期捲土重來的宮鬥劇熱潮,正在把觀眾拖離歷史現場,拖離優秀傳統文化的場域。

從去年夏天開始,先有《延禧攻略》從視訊網站刷屏到各大衛視,大半年內演了近十遍;後有《如懿傳》在“鉅額投資”“首播不利”“網播轉檯播”等營銷話題下不斷轟炸觀眾視線;眼下,由《延禧攻略》原班人馬製作的《皓鑭傳》又在視訊平臺強勢推播,劇集背景從清朝前置到先秦,劇方甚至公開打出“某某某某接著鬥”的推廣語。

值得反思的是,在創作者連續地、不知疲倦地、無休止地複製“後宮連軸鬥”的同時,歷史在跳不出的三尺宮牆裡被草草虛化,彷彿中華文明故事不過就是“一個宮闈爭鬥疊加一個宮闈爭鬥”的演進史。一連串的演繹背後,歷史被嚴重虛無化了,中華民族勤勞善良奮鬥不屈英傑輩出的浩蕩發展史被完全架空。

可事實上,無論戰國風雲還是清朝的世象百態,絕不只是帝王后妃的恩怨情仇,還包蘊著千里江山的治理智慧、朝代興衰的更迭邏輯、賢者志士的高義情操、市井鄉間的民風民俗等。以先秦為例,諸子百家能被解讀的內容不勝列舉,單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些警言背後,就值得深挖;又如《鄭伯克段於鄢》,它好似簡筆畫,告訴我們封建王朝的源頭何在,人性的慾望又出自何處。放眼清朝,豐沛的史料更為創作者提供了富礦。僅是廉吏于成龍、名相陳廷敬兩位賢臣身上,他們“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氣節,便大有文章可做。而視野狹窄、精神矮化的宮鬥劇,其人物如同井底之蛙,只看得到私慾和情愛,只關注爭權奪勢,中華民族演進中那些“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家國情懷,全部隱退。歷史完全空心化後的藝術創作只留下重複複製,失去了鮮活的故事邏輯和人物意義:多部宮鬥劇中的角色如果互換身份,故事竟然一樣可以往下說。

更讓人憂慮的是,歷史消隱的背後,歷史虛無主義在宮鬥劇裡悄然滋長。

有觀眾發現,史書上被明確差評的趙姬,竟在《皓鑭傳》中搖身變成揹負家國大義的復仇女子李皓鑭,並與呂不韋上演一段如泣如訴的愛情輓歌。此間透出的恰是許多宮鬥劇重複過的架空“創作手段”:只取一點因由,隨意點染,鋪成一篇。這樣的理念下,歷史事件被剝離歷史語境恣意發揮,歷史人物被胡亂篡改,似乎“藝術”只是幌子,“創作”淪為擋箭牌。

如此套路中的宮鬥劇,罔顧史實與常識的現象時有發生。《延禧攻略》裡,現代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名段《貴妃醉酒》穿越到了乾隆年間;《如懿傳》裡,身處深宮的皇后可以操縱時局,與皇帝爭權。至於銀針試毒、麝香墮胎等宮鬥劇老掉牙的橋段,反覆上演,讓歷史越發面目模糊。凡此種種,潛移默化中影響著人們的認知判斷。前段時間,某網遊篡改歷史人物,將荊軻設定為女性,讓不少小學生深信不疑。再往前,屈原被描繪為談情說愛的紈絝子弟,唐三藏被歪曲為花花公子,孔夫子成了情聖,杜甫被“再創作”為雜耍混混……褻瀆先人、褻瀆經典,莫此為甚。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鑑可以明得失”。作為五千年從未斷流的寶貴精神財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包含極其豐富的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等,可以為人們認識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啟迪,可以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也可以為社會道德建設提供有益啟發。

若熒屏被宮鬥劇承包,我們的文化立場和歷史觀終究會流於一紙空談。歷史虛無主義的危害,不僅僅是知識的欠缺。不知來路之艱難險阻,便只能孤立地認識當下現象,易從一種理想化的概念出發建立認知,每每把不合水土的烏托邦,當成自己的桃花源。如此,我們怎能指望青年人深刻理解中國的歷史,洞見中國的未來?

作者:王彥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