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寫書法,是應該遵循法度守規矩,還是應該自由揮灑,不拘一格?_傳統

中國書法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它是講求法度的藝術。當世界上其他藝術都在訴諸於感覺、理念的時候,中國書法仍然是講究法度精神的,講究傳統的規律和藝術的,這也是這門存在有五千年曆史的古老藝術可貴之處。

所以,在日韓等國,他們的“書法”並不稱之為“書法”,而是說成“書藝”,或者說“書道”。

書藝,明顯偏向於藝術,偏向於將這門藝術進行現代藝術化;而書道,更加提倡“道”之所在,講究“道”這些虛無縹緲的古老哲學理念,因此有陷入虛無論的危險。

中國書法,著眼點在“法”,因此更加具體可感,更顯規矩和莊嚴。因而這就存在一個問題,古老的東西是不是要適應新時代?我們應不應該在追求新東西,表達新內容的同時,適當的修改“法度”,以適應我們表現的內容?

我想這是確定無疑的,是需要進步的,也需要與時俱進。書法界有這樣一句話,筆墨當隨時代。隨著時代發展,筆墨之事自然要有新的變化。只有不斷保持書法的新變,適應社會發展,才不至於被社會淘汰,才不至於成為“歷史前進的包袱”。

但是,與時俱進不是說只要是舊的東西,就要全部捨棄,只要是傳統的東西,就完全是壞的,是不合時宜的。中國書法之所以能綿延數千年,正因為有一個傳統的支柱在起作用。

所以,“法”的作用就是一個“圈”,它框住了書法家所能表現、書寫的物件。

一旦書法家發現,以前存在的“圈”並不能滿足當下表現社會,表現自我訴求的東西的時候,就必須要適當的拓展這個“圈”,以此來讓書法進步。

但是拓展這個法度“圈”,並不是意味著廢棄、拋棄這個圈。而是保有它,但是擴充套件它。之所以要拓展,就是因為要容納一些新質內容,增添其他內容。所以,它既不是“書藝”,也不是“書道”,而是書法。

因此,無論我們書法怎麼樣創新,怎麼樣發展,其實都離不開一個字,法。法是永恆的,是很少變化的。這個永恆是說它永遠存在,而不是一成不變。真正稱得上是永恆不變的,是書法的根本大法,筆法是永遠不變的。不過,現在看來,隨著毛筆等書寫工具的進步、演變,用筆的法則其實也會有所調整。但基本上不會變化太多。

因此,對於書法家來說,書法創新、書法發展、進步的動力,不應該通過拋棄法度,放棄約束來實現。有些書法家故意“一鳴驚人”,用各種千奇百怪的形式進行所謂的“書法創作”,實際上並不能稱之為書法,而只能限定於“行為藝術”之列罷了。

真正的書法,是承認法度,掌握法度,學會法度,在法度這個圈子內,進行情感的發揮,創作不一樣的審美正規化、風格,表達不一般的理想信念。這才應該成為書法家創新的源泉和動力。

實際上,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每一個人的思想、觀點、信仰包括其他的一切,也都應該不同於其他人。當我們能夠掌握書法的表現技巧,學會使用書法的工具,用毛筆寫真心,傳遞真情,這個時候,我們還愁什麼呢?書法自然而然就會不同了,就會自成一家了。

有人覺得,之所以書法創新不了,還是因為傳統的束縛,但是有些人認為,傳統的東西沒學好,才是導致書法不能創新的原因。

我認為這兩種說法並沒有觸及到本質。所謂藝術創新,就一定要實現藝術自由才可以。也就是說你要有足夠的書法技巧,足夠的書法學養,儲備足夠的造型字例,才能說懂得書法了。才能說我在創作書法的時候,可以儘可能順合我的心思,而不用考慮我到底這裡掌握的行不行,那裡寫的好不好。

而這樣創作自由的實現,只能由學習傳統書法才能獲得。但是學習傳統書法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不是說我傳統學的越多、越好就能寫好書法,而是要看你掌握了多少書法技巧、總結了多少書法規律。所以,即便傳統學習很少,如果可以做到通達規律,不也是很好的事情麼?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