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80後律師的危機_臺灣

飛往臺北的航班

大家好,新年快樂!

我是法律先生,今天是己亥豬年上班的第一天,我沒有辦法回來陪大家上班,我還在臺灣旅行。

四川話總把旅行講成“耍”,而我一直把旅行當成自己學習的一種方式,用心且認真地對待,從不馬虎。

我一直都堅信一件事情:突破自己認知邊界,不僅需要天馬行空的思考,更需要走出自己從前的世界。你行走過的世界有多遠,你的世界觀就有多大。然後,你才會有然後,不是嗎?

行走與思考,是對自己認知邊界的一種突破。人要成長,就是需要不斷突破這一認知邊界,不斷探索到自己未知的事物。

所以,這一次在臺灣也一樣,你們開始認真工作,不要緊,我沒有負罪感,我也是在認真旅行。

就像100多年前,吳經熊在巴黎寫下的那句話:我所能地讀與寫,儘可能深刻地觀察和思考。

那這次在臺灣,我有什麼觸動呢?我會找時間陸續寫下我的觀察與思考,但今天,我先來談一個話題,那就是:

我們80後律師的危機在哪裡?

臺灣大學文學院外景

01.

我們80後律師的美好歲月

我們80後律師,看起來是漸漸鼎盛起來,但危機也潛伏在那裡。說真的,這一次到臺灣,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臺灣這個社會很厲害,拿我們最喜歡的GDP資料,臺灣人均GDP是25977美元,全球排名28,這個資料一般?那中國大陸呢?人均GDP是8826美元,全球排名第81。

很多到臺灣旅行的人,總喜歡說臺灣的經濟不行了,其實不是不行,只是經濟的增速不如如今的我們。(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會一直持續嗎?)

但是,臺灣也有問題,從60年代的亞種四小龍之一開始,高速發展了30多年,在98年才開始平緩。而今又過去了20年,經濟增速放緩,社會結構開始固化。

社會機構的固化,就意味著,對年輕人的機會不夠好了。市場就那麼大,工作的崗位有限,年輕人要往上升,就會遭遇老同志的阻力,你必須很緩慢地上升,才能找到機會。

花蓮夜市,烤生蠔的帥小夥

另闢蹊徑?創新創意,當然很好,但是很難。因為市場沒有多大的容身之處,你必須接受這種緩慢的進步之路。這不僅是臺灣,在新加坡、日本都是如此。

你看韓劇,為什麼韓國人一升職,就需要馬上慶祝。就是因為這個機會,其實太難得了,有可能已經熬了好多年。

而中國呢?升職不會帶來多大的感覺,就像阿里巴巴集團,一個90後,可能掌控的資金就是數十億。這在臺灣,不是富二代,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如果拋棄政治的因素,我們這個時代,對我們的年輕人而言,是最黃金的時代。不管是工作的機會,還是創業的機會,都很多,我們的自由度太大。

對80後律師而言呢?30歲到39歲,年富力強,有經驗、技能,又有了基本的資源,是黃金得不能再黃金的時代!

而且,全國律師36萬人,除去年輕的90後,以及漸漸遠去的60後,這一批最強悍的80後律師,不會超過10萬,以10萬律師的面對諾大的中國經濟體量,這不是等於撿錢嗎?

只要你不懶不笨,這日子簡直美好得不得了。

臺灣東部,花蓮的海邊

02.

80後律師的危機

所以,對80後律師而言,這是最好的歷史機會。當年秦朝末年,蒯通對韓信說了一句話: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

就是這樣的好時代,如果我們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壯大且做出一番改變,那我們就是在辜負這個時代,可能還會為自己,甚至這個行業埋下禍根。

臺灣經濟的今天,可能就是我們的明天。我們也要面臨,或許已經開始面對經濟增速放緩,我們的社會結構也要開始固化,一固化,競爭就會白熱化。

但我們與臺灣的80後律師有個不同,就是我們的教育背景有所欠缺。80後差不多是大學擴招的第一批,又是司法考試改革的第一批,所以,我們這一代的特點就是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從事法律工作,博士畢業的鳳毛麟角。

而臺灣的,很多都是博士,尤其是很多人有國際教育背景。就拿去美國留學的資料來講,中國大陸13億人,2017年到2018年間,美國留學的36萬人,而臺灣呢?2000多萬人,同期的留學快3萬人。

這意味著什麼?他們的教育背景高,臺灣的90後要去PK時,就很難PK過,所以,臺灣的80後律師,比上或許沒有競爭力,但是對新生代的律師,他們還是有很強的競爭力的。

而我們呢?我們的競爭力會減弱。現在90後,特別是00後,教育背景普遍比較高,研究生、博士越來越多,而且留學背景的律師也多起來,意味著,往後發展,他們的競爭力很快會超越我們。

所以,80後的律師的尷尬之處就是:我們總拿自己的創新度,去跟70、60後比;又拿自己的經驗值,去跟90後、00後比。

比較的結果,就是感覺很美好,而不知道危機四伏。再過10年,這個問題,會更加突出。

臺灣東部,蘇花公路

03.

我們有什麼?又缺什麼?

來假設一個狀況,(好吧,這個狀況其實也只敢去假設),就是假如我們的經濟開始惡化,我們80後律師該怎麼辦?

之前賺取的存款會貶值,投資又會遭遇漫長熊市,60、70後會更牢牢抓住自己的資源,而90後會開始以全新的路數,參與到競爭,00後也即將加入到這場混戰。

做律師最重要的三大要素是什麼?知識、經驗、資源。三個要素缺一不可,要讓自己有競爭力,其實不外就是這三大要素。但你回頭一想,這三個要素,我們真的如此有競爭力?

我們此刻的春風得意,是來源於這三大要素,還是踩了這個好時代的狗屎運?!

我們捫心自問3個問題:我們的知識真的如此精湛,且與時俱進?我們處理的法律問題,絕大部分真的有那麼複雜嗎?我們的資源真的牢不可破?

我感覺到有一個不好的現象:就是我們身處最好的時代,卻不想成為最好的自己,太忙碌於掙錢了。所以,這個行業80後的最大的主題是什麼?忙!忙!忙!

太忙了,停不下了。機會很多,我們必須去接下一個又一個的case。這是好事,但危機也在這裡:忙碌會妨礙我們對未來進行眺望。我們沒有時間去旅行,我們沒有時間去陪伴家人,我們沒有時間去脫產讀書,甚至10天的學習時間都很難抽出來。

我們想到的科技,不過就是提高自己的效率,讓自己更能忙碌一下。這種狀態是很恐怖的。林肯說過一句話:如果8小時內要砍倒一棵樹,我會花6小時磨利我的斧頭。

而我們的這種忙,是沒有時間去磨利斧頭,而是不斷不斷去砍樹的過程,這意味著?一把鈍斧頭,可以勝在砍第一棵樹,而第二棵樹,第三棵樹呢?

我們不管!我們只惦記著此刻的忙碌。以忙碌為榮,其實是一種悲哀,不管對個人,還是對社會。

臺灣大學的夕陽

04.

競爭很漫長,不要急於勝在一時

這一次在臺北,鍾基立博士約了幾個朋友請我吃飯。我很感慨:基立兄比我大不了多少歲,他本科在臺灣大學讀的工科,回大陸在北大讀法律博士,還去美國UCLA讀了博士。

他做過宸鴻科技集團的法務長,又做了北京、香港高盛證券的執行董事,但這樣的大咖,卻選擇脫產去MIT讀了一年的書。

競爭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目光長遠,不要急於勝在一時。這樣的人,其實會勝在隨時隨地。

這一次,不是廣告,我不是勸你參加我們的第3屆中美法律經濟論壇!我只是想說,其實不必那麼忙,把時間留出來,儘可能多走,多思,多學,也是一種自我的成全。

最後,以一句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的一句話,與大家共勉,並祝大家豬年大吉,能快樂而美好地工作與生活:

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時,剩下三小時是用來沉思的。

重點提示

如果,這是一次

是對自己未來30年的最好投資!

當我邀請你跟我一起走,

一起深刻地觀察與思考,

你會告訴我,你有時間的!

對吧?

詳情掃碼

新增客服

在更大的世界裡,

發現更好的自己。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