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老鼴鼠| 萊維詩選(一)_詩歌

編者按:今年是普里莫·萊維誕辰100週年。

1919年7月31日早晨,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停息的那一年,普里莫·萊維在位於都靈翁貝託國家大街75號的家中誕生了。按照猶太習俗,他在出生後第八天接受了割禮,並在脣上沾一滴葡萄酒以示祝福。

此後,萊維在都靈度過了自己的大部分人生。猶太人的身份和都靈的城市氣質深刻地烙印在萊維的生命裡,影響著他的化學工作,以及他面對奧斯維辛時那種出於本能的言說和寫作。

我們想從對萊維的詩歌的分享開始,邁出通往新的一年的腳步。普里莫·萊維這樣形容道自己對詩歌的感知:“在所有文明中,即使是無文字的文明,有許多人,或有名或無名,自感需要用詩歌表達自身並委身其中,於是他們分泌出詩的物質,對自己、鄰人和宇宙說話。”於是,在詩歌中,他審視一群受難者的苦難心靈,展現對猶太人大屠殺的記憶與反思,亦將目光和思緒轉向更為廣闊的自然和人生。

今天推送的這篇詩歌題為《老鼴鼠》,收錄於三輝圖書近期出版的《不定的時刻:萊維詩選》。輕鬆詼諧的筆調或與我們印象中的萊維或有些距離,但他所具的敏銳的洞察力和精準的語言,也同樣在該篇詩作中被儲存下來。

老鼴鼠

文/普里莫·萊維

節選自《不定的時刻:萊維詩選》

這有什麼奇怪?我不喜歡天空,

所以選擇在黑暗中獨自生活。

我生就一雙挖掘的利爪,

內凹,帶鉤,卻靈敏而堅韌。

此時我在草地下

無眠地穿行,無人發覺,

我從來感覺不到冷和熱,

感覺不到風霜雨雪和晝夜,

眼睛對我不再有用。

我挖到多汁的根,

塊莖、朽木、蘑菇絲,

若有大石擋道,

我就繞過,很辛苦卻不慌不忙,

因為我總知道自己想去哪兒。

我挖到蚯蚓、幼蟲、蠑螈,

時而一棵松露,

時而一條毒蛇,一頓美餐,

還有不知誰埋的寶貝。

過去我跟蹤母鼴鼠,

一聽到挖土聲,

我就挖出一條道尋找她:

如今不再了;假如現在聽到,我就調頭遠離。

可當新月初升,我就興奮異常。

有時為了好玩我會突然跳出來嚇狗一跳。

1962年9月22日

《不定的時刻》

副書名:萊維詩選

[意]普里莫·萊維 著

武忠明 譯

ISBN : 978-7-5086-8734-6

已上架

《不定的時刻:萊維詩選》是義大利國寶級作家、大屠殺見證者普里莫·萊維的詩歌結集,共收錄萊維畢生寫作的84首詩歌。在這本詩集中,萊維以飽滿的感情,鍛造了堪稱經典的奧斯維辛詩歌——它們將真、善、美融為一體,既以最深邃的目光審視了一個倖存者、見證者乃至一群受難者的苦難心靈,又以最凝練的方式展現了這位20世紀文學巨擘對猶太人大屠殺的記憶與反思。此外,萊維也思考人生、關注自然,展現出他文學的另一面。

購買《不定的時刻》

編輯 | 咬咬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