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教師李紅軍:那些年,我的手機夢_美女

我第一次見到手機是在上世紀90年代的港臺片裡。那種厚厚的像半塊窄磚頭、頭上有根天線的手機,在片中大哥的手裡,端的是好高階大氣上檔次。

嚴格來說這種俗稱“大哥大”的手機,應該叫手提電話,與我們現在普遍用的手機(行動電話)不可同日而語:它不僅笨重,而且只有一個接打電話的功能。不像現在的手機,什麼上網、什麼視訊、什麼拍照、什麼發郵件,林林總總,功能多了去了。可是在當時,有一部這樣的手機,那可是富有、奢侈、豪華、有地位的象徵,是很多人心馳神往、夢寐以求的。

當然,還在讀書的我,連做夢都不敢動擁有一部手機的念頭,因為它實在太昂貴了:只是手機就得要一萬多兩萬元,還不說幾千塊的入網費和一分鐘一元錢的話費。此對於我這個認為“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就是共產主義社會的農村娃來說,就像是長出一對翅膀飛上天一樣遙不可及,屬於異想天開,是想都不敢想的。

買不起奧迪,總可以擁有迪奧吧。在參加工作後的第一年——1999年,儘管每月工資才四百多塊,但是為了工作需要(也有虛榮心作祟),我咬咬牙節衣縮食大半年,好不容易攢錢買了個漢顯BP機。就是這個BP機,讓我在一眾沒有或者只有數顯BP機的同事中間成了風雲人物,暗自嘚瑟顯擺了好久。我逢人就講,得意之情溢於言表,嘿,這個是漢字顯示的喲,人家發來啥訊息一看就清楚,不用回電話的,安逸嘛。安逸,安逸得板,最開始大家還是很配合,上來擺弄一番,讚許幾句。時間長了,同事們開始像躲避祥林嫂一樣躲著我,每個人閃爍的眼裡都寫出一個字:煩!錦衣夜行無人欣賞,把我鬱悶得直慨嘆,唉,人啊,就見不得別個比你好嗎?

人倒黴了喝水都嵌牙齒,估計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幾天後,我更受到了最起碼力度是十萬加的“傷害”和“打擊”。

作為單位的團支書,我受邀參加團市委組織的一次會議。當我彆著BP機雄赳赳氣昂昂找到自己位置上時,發現左鄰右舍居然是幾位美女,於是老毛病又犯了。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負,蒲松齡老先生說得好有道理啊。在我有意拿著BP機看了N多次資訊後,終於引起了幾位美女的注意。一番攀談,幾句介紹,美女們愉快地留下了我的傳呼號9090980,說是要和我交朋友。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要不是臺上的領導正在進行重要講話,我真想高歌一曲來表達內心的激動和喜悅。正值我心裡美滋滋地遐想時,一陣“叮鈴鈴”的聲音不適時宜地將我拉回會場。

只見前排某學院的一位教授慢慢地站起來,向臺上的諸位領導揮手致意後,拿出放在老闆包的東西向外走去。天啦,竟然是部“大哥大”,一時譁然。多少年以後,我仍清楚地記得這位梳著大背頭、抹著髮膠、穿著揹帶褲、夾著老闆包的教授,他那非凡的氣度和挺拔的身姿彰顯出無比的高貴,讓人印象深刻。更忘不了他接電話的情形:他拉出手機上長長的天線,在周圍人群那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大聲喊:“喂,喂,我在開會聽不清,你再說一遍。”不僅會場的人清風雅靜,臺上的領導也很給面子,主動停下講話,靜候該教授通話完畢。

眾目睽睽之下,教授在門外接完電話施施然返回會場,領導的講話得以繼續。可是此後,我的心情再也美麗不起來,領導講的什麼根本就是右耳進左耳出。瞧瞧那幾個美女不爭氣的樣子,心裡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不就是一部手機嘛,不好好開會,悄悄地爭先恐後地去認識那個教授,要什麼號碼,至於嗎?

散會後我主動和幾位美女告別,提醒多聯絡。可是人家理都不理我,只顧一窩蜂地簇擁在教授周圍笑靨如花、鶯鶯燕燕。都是些什麼人哪?蒼天啊,大地啊,手機重要嗎?現實告訴我兩個字:重要!不,三個字:很重要!我暗暗發誓,總有一天我也要買部手機。既然日落西山你不理,那我就讓爾等勢利之人旭日東昇高攀不起。

現在說起來好笑,但我當時就是這麼個想法。年輕氣盛,還沒有女朋友,面對美女向另外一個更優秀更有錢的同性獻寵,有如此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嘛。寫到這裡,我的老臉止不住一紅,這個話題就此打住,下面翻篇了哈。

貧窮並沒有限制我的想象力,那次打擊讓我更加勤奮地工作,更加拼命地省錢。經過兩年多的艱苦奮鬥,在2002年秋天,我終於擁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機:愛立信398,價值二千多元,加上辦卡入網八百元,共花去了三千多塊“大洋”。當天,心情極好,廣而告之,把手機號碼告訴了每一個認識的人。每當清脆的鈴聲響起,就像中了五百萬,高興得本人渾身一哆嗦,那種美妙的心情簡直無與倫比。

後來的後來,我又入手了十多部手機,卻再也沒有得到第一部手機時的興奮勁了。時至今日,隨著經濟和科技的發展,手機的功能和款式越來越多,其價格也越來越親民,外國的、國產的、功能機、智慧機任君選購。現在手機早已“飛”入千萬尋常百姓家,成為人們生活的一種必需品。它早就不是身份、地位和財富的象徵,只是一種最普通的通訊工具罷了。

有時閒下來,端詳抽屜裡躺著的十幾部舊手機,我忍不住感慨:現在的人們真幸福,生活在一個蓬勃發展、日新月異的時代,肯定不會再鬧出類似我當年的笑話了。

李紅軍,筆名風月郎,南充技師學院教師,四川省散文學會會員。在微信平臺已發表80多篇(首)文章,偶有文章見諸報刊雜誌,曾有文章獲得市級徵文比賽2等獎。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