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沉默,才是關係疏遠的開始

所有關係變淡的原因:
一個不說,一個不問。
很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
很多感情,處著處著就淡了,一個轉身兩個世界。

生活總愛把很多差異橫在人與人之間,
這些差異也許來自地域、也許來自金錢、也許來自身份地位。
但只要感情還在,
走在前頭的人別忘了等一等,
走在後面的人別放棄追趕,
彼此的距離就不會遠,這份感情就不會淡。

01
你不問,我不說,就走散了
有些人,
就是在不言不語裡漸行漸遠,
最後成為彼此的可有可無。

曾經看到一組「公式」:
我不問 + 你不說 = 誤會
我問了 + 你不說 = 隔閡
我問了 + 你說了 = 尊重
你想說 + 我想問 = 默契
我不問 +你說了 = 信任

我們見面無言以對,我們相隔兩地,
嫌少聯繫,從前我們以為會相伴一生,
為彼此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哪知道,原來時間和距離,真的能打敗一切。

青年作家彭湃在《當我們的青春漸行漸遠》一書中寫過一段話:
我們匆忙趕路,卻逃不掉孤獨疲憊;
我們豪情萬丈,卻藏不住遍體鱗傷;
我們回頭想念,朋友已各自走遠。
你以為青春的旅途是殊途同歸,
誰知道它名叫後會無期。

是啊,從前的朋友,
不知道怎麼的就走散了,
從前喜歡的那個人,
也不知道怎麼就愛不下去了。

或許都是因為,
當我有意見,有隔閡,有誤會,
沒選擇主動開口問,而你也沒選擇主動來解釋。

你等我來問候,我等你來關心,
時間一點點流逝,我們彼此失望著,
然後放掉了這段感情。

作為朋友,你不說你的近況,
我也不過問你的現在,
從前玩得再熱火朝天,也早晚一拍兩散。
作為伴侶,我有心事你不關懷,
你在賭氣我不安撫,
從前再怎麼海誓山盟,也早晚貌合神離。
我們的關係,就是這樣變淡的,
你不問,我不說,然後一拍兩散。

02
我要走,你不留,就錯過了
大家或許都聽過這句話:
你若要走,我定不留。

而其實你心裡未必是這樣想的。
如果那個人走了,
你或許還會一步三回頭地看看他還在不在。

堅強懂事的你告訴自己,
沒了誰你都能好好活,
但那個躲在角落裡哭的人,也是你。
但你的心聲是:
拜託你挽留我吧,我真的很在乎你。

你知道,確實沒了誰,你都得好好活下去,
但那一刻的失落,不是因為失去了誰,
而是你發現,你原來不是真正被在乎的,
你不挽留,他們就真的沒留。

不論是友情還是愛情,
必然有一方付出更多一些,
也必然有一方更主動。

只不過長久的感情,
會隨著一方的主動,慢慢讓雙方都主動付出,
而變淡了的感情,
往往會主動的那一方,付出得不到回報。

有些人試圖用「離開」去試探人心,
最後發現,原來人心涼薄,
這個世界上最無法直視的,
除了太陽,就是人心。

有些人選擇離你而去,
是長久的決定,並不是臨時起意,
你不能沉湎其中,你要重新出發。

「別再為錯過了什麼而懊悔。
你錯過的人和事,別人才有機會遇見,
別人錯過了,你才有機會擁有。
人人都會錯過,
人人都曾經錯過,
真正屬於你的,永遠不會錯過。

03
你不服軟,我不低頭,就不復從前了
著名作家朱生豪為妻子宋清如寫過一首《鷓鴣天》,最後一句是:
「不須耳鬢常廝伴,一笑低頭意已傾。」

從前覺得,這句詞的意思是,
宋清如低頭莞爾一笑,甚是讓他心動,
但如果你知道他們的愛情故事,就不會這麼解讀「低頭」了。

宋清如也是民國時期的才女,獨立,有才情。
邂逅朱生豪後,朱生豪和宋清如以詩詞書信傳情,
朱生豪一接到她的信,就倍感幸福。
他給宋清如寫的情書裡,對其稱呼多達七十餘種,
可見對她的愛慕和寵溺。

他每每都會對宋清如表達,他會永遠對她好,言出必行。
結婚後,宋清如由才女轉身為主婦,
一日三餐,柴米油鹽,樣樣操心,
而朱生豪專注於翻譯「莎士比亞」,
那個年代的知識女青年多寶貴,
但是她願意為愛人做出犧牲。

他們相濡以沫,相當大的一部分原因,
就是他們願意為了彼此「低頭」。
願意把自己在感情裡的地位放低,因為深愛,所以願意做出讓步。
男人要會服軟,女人要會低頭。
所有的關係,互相服軟,
輪流低頭,就不會散。

04
感謝遇見,不負遇見
最後陪你在一起的人,
或許不是感情最濃烈的,
但一定最合適的,最舒服的,最值得的。

人這一生,鮮少有人能陪你走過幾十載春秋,
絕大多數的人,不過是和你順路走了一段,
我們要做好隨時失去的準備,
這樣才不會在失去的時候,如此難過。

多年不聯繫的老朋友,你還好嗎?
我挺好的,
謝謝你曾經陪我走過一段日子,
感謝遇見,不負遇見。

從前愛過的人,你還好嗎?
或許曾經愛過,
但此刻我只希望你過得好,
然後我比你過得更好。

時光經不起等待,趁著歲月未老,晚風未涼,
該說清的說清,該挽留的挽留,
該服軟的服軟,趁著你我都還在。
願所有的漸行漸遠,
都是為了久別能重逢、下一站幸福。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