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文字通關GTA5(3):吉米·迪聖塔

我需要買一輛車,我們家其他人都有車,我父親,我母親,還有我姐,一家人應該整整齊齊的,只有我沒有車,那豈不是太不整齊了。我多次向我老爸提起要車的事情,他總說還沒到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他所謂的到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

老姐從來不讓我動他的車,我老爹那個古董的車居然不是自動擋,我只能偶爾開老媽的車出來兜風。不過老媽的車前幾天發動機冒煙,由於我手頭可支配財富不多,所以我只做了簡單處理,等老媽自己發現問題後,只會認為是車子老化導致,根本不會懷疑到我頭上。

現在我要用我手頭上剩下的錢,去買一輛車,一輛能配得上我氣質的車,像個爺們一樣的車。由於預算有限,在窮人生活區開的這家車店應該勉強能找到符合我氣質的車,我的男子氣概。

就像這輛寬大的黃色SUV,是時候展現出我的氣概了。

這個店主居然質疑我缺錢,如果你見過我家的房子,你就會打消這個疑慮了。通過不那麼愉快的交涉,我最終通過每週償還1250美金的價格拿到了這輛符合我氣質的黃色SUV。

“什麼?每月要還5000美金,這破車根本不值得每月的5000美金。”

看到車之後,老爸依舊像往常一樣在發脾氣,雖然很討厭,但也習慣了,他總是在為任何事情發脾氣。他想砸,但好像又不捨。還好母親替我說話,這才過去,但我父親拒絕為我償還每週1250的貸款。為了不讓我的車被收回,我只得自己想辦法。

老爸的遊艇已經落了很多灰了,看來他應該很久沒見過他的遊艇了,也許我幫他賣個好價錢,他會對我另眼相看。

找了好幾家之後,終於遇到城北的機車幫派願意出高出市面上的價錢購買老爸的遊艇,明天就可以進行交易,這樣我不僅可以跟老爸有個交代,還能一口氣還清我的所有貸款,我真是太機智了。現在我要打一會我的電子遊戲《正義殺手》,講述的是一個廢柴老爸被黑幫暗殺,他英勇的兒子在為父報仇期間,幫助窮人,的英勇事蹟,這個角色太像我了,也許我們的區別就是他老爸被殺了。如果我老爸被殺了,我也許不會為他報仇,但報仇這個噱頭好像能讓我很酷。

“吉米!!!!!”

喔!是老姐的聲音,我帶著耳機都能聽到他殺豬一樣的嚎叫。一定是因為我把她拍不良電影的事告訴媽媽。這個白痴,我要快點把我的屋門鎖上。

“吉米!!!”

靠,來不及了!!!

她頂住了我的門,但他那瘦小的身體怎麼可能擠的過我。

“嘿,老姐,你是被X的沒力氣了麼。”

“吉米!!!”

“嘿,老姐,我帶上耳機了。我聽不到的。我要打遊戲了,我建議你可以先去幫媽媽還有她的網球教練做飯。你這個碧池。”

“去你碼的,死基佬。你死定了,爸爸,吉米說我是碧池。”

笨蛋特雷茜,只知道跟老爸告狀。從聲音上來判斷,他應該沒有找到老爸,這個白痴還在喊叫。但我聽到了一些別的聲音,這個聲音好像是車庫的聲音,老爸跟特蕾西的車停在停車場,老媽的車停在院子裡,今天車庫裡停著的,是我的車。靠,特蕾西,你要對我的車怎麼樣。

我趕緊跑出來,但我只看到我的車已經到了我家院子門口。

“特蕾西,你這個碧池,你要對我的車做什麼!!!”

我大喊著,但聲音是從樓下傳來。

“吉米!!!!你這基佬!!!”

不是特蕾西,那是誰。我的車,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爸爸!!爸爸!!!”該死,為什麼這個時候找不到老爸,老爸居然不在,算了,明天賣了船再買一輛。

------------------------------------------------------------

我是吉米·迪聖塔,我在我老爸麥克·迪聖塔的遊艇上在西部高速公路飛馳。當然不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船,我是想賣掉船,給自己買輛車,但好像被騙了,我正躲在船上,給我老爸打電話。

“老爸!謝天謝地你接電話了,我正在咱加的船上,正沿著西部告訴公路走。它被偷走了。”

“啊?遊艇被偷走了?”

這個謊話太奇怪了,但現在遊艇也許沒那麼重要,得快點讓老爸來救我。

“其實,是我想賣了它,我知道你不想賣了它,但我需要錢,真的需要。但他們並不想買,只想搶走。。。。。我躲在船頭!”

我在說什麼,我只想讓他快點來救我。

“我靠!行了,我知道了,我這就來把船搶回來!”

“嘟嘟····”

掛了?,搶船,他真的不在乎我的死活?算了,反正他會過來。

砰!

有東西上船了,不要發現我啊。打鬥聲,有人在打鬥。

“好了,現在去找我兒子!!!”

嗯?老爸的聲音?

“老爸!你?你是之前車店的那個。”不敢相信,這不是之前那家車店的當時穿藍色襯衣的黑鬼麼。

“是的,這說來話長了,兄弟。”

“吉米!!小心帆杆!!帆杆!!!”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帆杆的繩索鬆開,將我吊在了馬路上,這個速度掉下去,我一定會捲到車下面去的。

“我靠,老爸,老爸,救命,救命,老爸。”

“堅持住!”

船上又上來一個人,還帶著槍,太可怕了。

“吉米,跳下來。”

老爸已經開車在下面,我平穩落在了車上,那個黑鬼已經制服了船上那個帶槍的人。

不妙的事情發生了,老爸開的是老媽的車,而老媽的車又發動機又冒煙了。這樣可能追不上我們的船了。但老爸突然又踩緊了油門,老媽的車還能堅持麼。

“小混蛋,你最好祈禱我的船還能出海。”

但已經冒煙的車已經無法維持速度了。

“喂,快讓我離開這。”那個黑鬼還在船上,老爸再一次踩緊了油門。頂住卡車後面,黑鬼也跳回老媽的車裡。老媽的車應該是沒辦法再加速了。

“記得提醒我去找你,去聽你的育兒建議。”黑鬼上車後說到。

一聲發動機拋錨的聲音,車子再也沒辦法加速了。

“聽這個聲音,好像是發動機夥計。開著這車,我們追不上的。”黑鬼說道。

“不,不要壞掉,現在不要,還沒到時候。”老爸像唸咒語一樣說著。

最終車停在了告訴公路上,老爸爆發一樣的吼道:“啊!我的船!”

“嘿,老爸,只是艘船而已!至少你兒子還在······”

“夥計,機場旁邊有個修車廠,你把我送到那裡,我又熟人,可以在那裡把你的車子修好。”

老爸則按住方向盤一副要爆發前的火山神態,用非常剋制的噁心心語氣唸叨著:"我的船!"

“老爸,只是艘船而已。”

“我的船!!”

“老爸,你別這樣,我是搞砸了,很抱歉,是我不會看人,但我也差點死了,你真的只關心船麼?”

“不,當然不是。”

“可我們就只是這樣朝對方大吼大叫···我找不到工作也怪你,我只想在你面前表現一下,想得到你的認可。”

“得到我的認可?靠把我的船賣給黑幫?”

“按你這麼說,聽上去確實很傻。但你成天不是做白日夢,就是亂生氣,我要怎證明自己?”

“好,聽我說,吉米。老爸當然不會不在乎你,但你真的很混蛋。我的船逐漸消失在地平線,而我只是坐在這裡看著。”

老爸說完嘆了口氣,接著說道:“富蘭克林,幫我叫計程車。我要先走,找個安靜的地方一頭撞死。等車修好了,你幫我把這小子送回家。”

“什麼?你讓我跟這個搶劫犯待在一起?”我無法相信我父親居然讓我跟這個搶劫犯待在一起,他在想什麼,他真的不在乎我的安全,我可剛從生死邊緣回來。

“我會辦妥的,兄弟。”

那黑人好像很聽我父親的話。

我還是無法接受。但父親打斷了我。

黑人說:“夥計,也許我們還能找到那艘船。”

父親:“我們找不到了,它已經消失了。”

黑人:“我可以四處打聽一下”

父親:“不用擔心。船不見了,我會給保險公司打電話。”

黑人:“你買了火災險和偷竊險是麼?”

父親:“我猜,這種船再大洋高速公路上被搶走的索賠應該不太常見。哎,我討厭亂七八糟的檔案。”老爸說這話的時候從後視鏡看了我一眼。

黑人:“你經常開船出海麼?”

父親:“我已經不會再去想這件事了。”

黑人:“夥計,我說的是以前。”

父親:“也不是,這小兔崽子整體躲在自己房間,也沒其他人跟我一起出海,我只是喜歡在碼頭的停靠區,坐在碼頭上給自己倒上一杯,然後靜靜的看著她。”

黑人:“她?”

父親:“是的,她叫傑奎琳。我看著她,放空我的頭腦,可以讓我做個好夢。”

黑人:“好吧,傑奎琳。你可以做些別的事情來打發時間,做其他夢,夥計。”

父親:“是的,以後我會找到別的打發時間的辦法的。”

黑人:“好了,我們到了,在這裡可以把車修好。”

父親:“好的,副駕口袋裡有幾千塊錢,夠麼?”

黑人:“是的 ,當然夠了。我會把車修好,然後把他送回家,你去靜靜吧,找個地方喝一杯,放鬆一下。”

父親深呼吸說了句:“好的,謝謝了。”

父親上了計程車,並對我說:“我到家,我們再談這件事。”

可以從父親的語氣中聽出失落,他應該已經沒有力氣再罵我了。父親上了計程車離開。

而我想起了母親的車發動機是我之前搞出問題的,既然我的車也沒找落了,只能趁著這次把母親的車好好修一修,先給我用。我想改一下車,但老爸給的錢也只夠修車而已,而且這個黑人好像很聽老爸的話。也許我可以收買他,或者看看有沒有什麼活計。

修好車後,我們開往回家的路上。

“你叫富蘭克林?”

“是的,富蘭克林。你也可以叫我搞敲詐的,入室搶劫的。你想怎麼叫都行,我無所謂的。”

“不,不,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他好像記仇了,我還是跟他搞好關係,搞明白他為什麼能跟我老爸說上話。

“吉米?還是詹姆斯?”

“吉米。或者吉澤爾。”

“好,我就叫你吉米好了,兄弟。”

“好的,兄弟,你們是什麼關係?你和我老爸?我在車店見過你,然後有人偷了我的車。後來老爸好像去找你們理論了。”

“是的,你老爸可不只是動動嘴理論而已。”

“那他還做了什麼?”

他瞟了我一眼,然後說道:“如果你老爸自己不告訴你的話,我也不會告訴你的。但我因為那件事,丟了工作,我也許可以讓你老爸幫我找份新工作。”

“那你可能白想了,我老爸已經退休了。是那種完全退休的,他每天做的事就只是看電視和喝酒”

“哦,是麼,在我看來,他剛救了你的小命。他還身手了得。”

“是你救了我。是你在船上跟他們搏鬥,他只是開車在下面接應你而已。”

“不,這你就錯了,我們在一起才能把事情做好,單打獨鬥是不行的。”

“如果這能讓他別成天我在家裡,我就還好。我很抱歉我老爸讓你丟了工作,現在混社會可不容易啊。其實我也遇到了職場問題。”

“噢,是麼,你被炒魷魚了麼,那真的很慘。”

“沒有,沒有被炒魷魚,我是沒工作。”

“我經歷過這種事,你一直投簡歷,但沒人鳥你是麼?”

“不,我從沒找過工作,所以我從沒有工作。每一天,就那麼消失了。”我在說什麼,我要說服他,讓他跟我做一些事情,做一些讓老爸刮目相看的事情。我應該跟他找找共同的愛好。

“喂,兄弟,你玩《正義殺手》麼?”

“沒有,玩過一會,就沒再玩過。”

“好吧!”連遊戲都不玩,那你的日常都在做什麼啊。

“好了,你到家了,有什麼問題,直接問你父親。還有,最好對你父親好一點”

“當然!我會的。”

----------------------------------------------

“爸,為什麼你不讓他跟著你,他看上去好像有點能力,而且他好像很敬仰你。”

“吉米,這種人我見多了,他們要的不是那麼一點,而是很多。我已經退休了,我已經沒辦法給他很多,這種情況下,如果把他帶在身邊,他會吃了我們。”

“老爸,也許你可以重出江湖。”

“算了,我已經老了。”

那天老爸回來的很晚,沒有再罵我,這是那天我們最後的對話。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