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中國歷史上最軟弱的一個朝代

公元960年宋代興起,中國好像進入了現代,一種物質文化由此展開。貨幣的流通,比以前更普及了。

火藥的發明,火焰器的使用,航海用的指南針,天文時鐘,鼓風爐,水力紡織機,船隻使用不漏水艙壁等,都在宋代出現。

在11、12世紀內,中國大城市裡的生活程度可以與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比較而毫無遜色。

一,趙宋王朝的新氣象

宋代的創業之主趙匡胤是軍人出身,他沒有打算重新分配農業田地;也沒有設計徵兵,宋朝可以說是中國唯一以募兵解決軍事人員需要的主要朝代。

趙匡胤登基之後,就在國都開封的城南開掘了一座人造湖。他沒有經常向部下訓話或者聽儒臣講解經史,倒是花了很多時間在這人造湖上視察水師和陸戰的演習。

他也經常去船塢視察戰艦的製造情況。

趙匡胤深知,軍事上的力量需要經濟力量的支撐,他決心在庫房裡積絹二百萬匹當作自己財政上的儲蓄,以便和北邊半漢化的朝代交兵。

這一行政的重點,從傳統的抽象原則到腳踏實地,從重農政策到留意商業,從一種被動的形勢到爭取主動,給趙宋王朝帶來了一種新鮮感。

在許多方面,這些新氣象打破了傳統中國的沉悶作風而別開生面。

這新趨向,從政府的組織上來看,為保持門面上之前後一致,宋朝幾乎恢復了唐朝所有衙門職司,同時也創立了許多新機構,這些新機構功能上更具有彈性,在業務上超越舊有的組織,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樞密院(主軍事)和三司(總攬財政)。

有了這些新機構,朝廷就能以實際的做法去處理各種業務,而不是僅在儀式上裝門面了。

而且,趙匡胤曾經立志,絕不因臣下與他意見不合而置人於死地,並將此信誓納於太廟,傳及子孫。

同時為防止皇位的繼承出問題,趙匡胤也在生前安排,傳位於弟弟趙光義。在這方面,他比三百五十年前的李世民要高明得多了。

可是這一系列設施,只獲得區域性成功。

從經濟方面講,宋朝面臨中國有史以來最為顯著的進步:城市發展,內陸河流繁密,造船業也突飛猛進。中國內地與國際貿易都達到了空前的高峰。

銅錢的流通也創造了新紀錄,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朝代能打破。

另外,因政府提倡開礦與煉礦的進展極速,紡織業和釀酒業的發展也很好。

從歷史上講宋朝,扶植中國經濟的發展大約三百年,不可能說對中國的福利亳無貢獻。

二,宋代不振的原因

縱有萬般優點,可是趙宋在中國歷史上還是成為一個軟弱的朝代。

它的軍旗從未在北方草原地帶展開過,更用不著說向東北或西北角延伸到中亞的腹地裡去了。它也從沒有像漢、唐一樣,佔領今天越南的一角。

我們可以概括地指出,全宋朝319年的紀錄,無非就是軍事的挫敗和退卻,所有的例外則是以“歲幣”為名向北方少數民族購得的和平。

北宋的東北是契丹所成立的朝代遼。契丹屬於蒙古語系,他們的活躍已經有三百年,即使仿效中國朝代所成立的遼,也比宋朝早出現五十三年。

遼的國君精通文墨,他們的文字在公元920年就已出現,並曾接受過高麗、吐蕃的朝貢。在宋代出現之前,甚至在浙江稱為吳越王的錢家也曾向契丹的遼朝貢。

不僅契丹所佔的中原領土有漢人的官僚治理,而且遼境後方,據目擊者的報告,無數的官吏、文人、工匠、武術家和僧尼也都來自中土,可見受漢文化的影響很深。

這個半漢化國家的組織能力,比漢和唐對抗的單純遊牧民族要厲害多了。那些單純的遊牧民族所依靠的,不過疾風迅雷的衝鋒力量。

西夏也不是單純的野蠻人。他們組織的半漢化國家在初唐時就已活躍於它日後佔領的地區,當它在四百年後與宋人抗衡時,一個漢化的政府早已存在。

西夏文以藏語為基礎,重要的儒家經典早已翻譯成書。羌人則屬於藏族,這時多數已經操持農業。

所以在公元10世紀,這些少數民族顯然得到漢人指點,已經將他們的文化程度提高,以致於宋朝所面臨的邊防問題,與以前的朝代有所不同。

這些遊牧民族已有農業基地,他們已築城為防禦戰。北方地勢的艱難對他們有利,同時他們也儲存著動員的迅速和在戰場上的機動性,這些優勢與他們在草原上的生活習慣息息相通。

契丹人與羌人雖然常有衝突,但在對抗宋朝的時候卻彼此一致。

後來神宗時,王安石提倡新法,企圖以現代金融管制方式管理國事,其目的無非就是想借經濟力量支援國防軍備,以應付來自遼和西夏的威脅。

但當時社會發展,尚未達到足以支援這項改革試驗成功的程度,新法未能成功施行,宋朝成為中國歷史上最軟弱的一個朝代。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