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股骨轉子間骨折內固定術後幾天可以下地負重?_進行

股骨轉子間骨折內固定術後幾天可以下地負重,這是一個讓人非常迷惑的問題。很多同行一直遵循骨折癒合之前不能下地負重的原則。國內學者在文獻中報道的下地時間從 4-12 周不等,是否可以更早下地,有沒有一致的意見?

早期完全負重是標準做法

Macheras 等 [1]2012 年在 CORR 發表研究,基於股骨轉子間骨折大量的文獻證據,總結認為,股骨轉子間骨折的治療應該以穩定的固定,術後早期完全負重活動作為標準 [1]。

PFNA 允許術後立即下地完全負重

Macheras 等 [1]在文章中強調,PFNA 由於螺旋刀片的設計以及良好的鎖定機制,不僅減少頭頸部骨質丟失,使螺旋刀片與骨骼形成以後牢固的整體結構,還對幹骺端骨折區域的塌陷移位有良好的控制。因此可以允許術後立即下地負重。

作者對 108 例不穩定的轉子間骨折分別採用 PFNA 和 PFNA II 進行治療,無論骨折型別和固定方式,只要患者能耐受,一律在術後第一天開始,支架保護下下地完全負重。臨床結果良好,PFNA II 外側壁破壞更小,手術操作更方便。

日本學者 Sawaguchi 等 [2]的研究也獲得了類似的結論

重建釘也可以

Makki 等 [3]2015 年發表在 Injury 上的研究,比較 PFNA 和重建釘治療股骨轉子間反斜行骨折,所有患者都在術後第二或第三天離開病床,坐到椅子上。只要有可能,只要患者能夠耐受,都鼓勵其在監管下開始負重練習。該研究顯示,對於反斜行骨折,重建釘可以獲得比 PFNA 更快的癒合,內固定失效率更低。

Gamma 釘也可以

義大利學者 Pascarella 等 [4]對 2144 例患者採用 Gamma 釘進行治療,術後常規臥床 2 天,進行被動活動。2 天后,只要患者身體狀況及骨折復位允許,即離床直接負重活動,術後各種併發症發生率僅 5.48%,而三代 Gamma 釘僅 2.92%。

DHS(包括滑動螺旋刀片)也可以

香港學者 Fang 等 [5]對 439 例轉子間骨折分別採用 DHS 和滑動螺旋刀片進行治療,所有患者術後均允許立即下地完全負重,兩組均獲得了良好的臨床結果。股骨頭穿出發生率均較低,分別為 2 例和 4 例。

PCCP 也可以

作為一種髓外固定系統,德國學者 Knobe 等 [6]將 PCCP 與 PFNA 進行了對照,術後康復計劃為,允許術後立即完全負重,術後第一天在康復師指導下在床邊活動,術後第二天開始在助步器保護下行走,每天兩次,每次 30 分鐘。

DCS 不可以早期負重

Sahin 等 [7]對 79 例不穩定轉子周圍骨折分別採用 PFNA(42 例)和動力髁螺釘(DCS,37 例)進行固定,術後儘早開始功能鍛鍊,只要患者能夠耐受,負重的程度不做限制。結果顯示,PFNA 組 37 例復位滿意者均可以早期負重,而 DCS 組雖然 32 例復位滿意,但僅有 12 例能夠耐受早期負重。並且 DCS 組股骨頭穿出的發生率也更高。

以上各種允許術後早期下地負重的內固定物,幾乎包括了目前臨床仍然常用的器械種類,均有大量文獻一致支援,僅選擇了一篇較新且直接描述了術後康復計劃的研究。

美國骨科醫師學會髖部骨折臨床指南中,對於老年穩定型股骨頸骨折推薦進行內固定。很多同行表示不解,認為內固定術後無法早期下地。然而與上文所述的股骨轉子間骨折類似,股骨頸骨折內固定術後也是可以在 3 天內下地負重的。

編輯|Seaweed

參看文獻

1. Macheras GA, Koutsostathis SD, Galanakos S, et al. Does PFNA II avoid lateral cortex impingement for unstable peritrochanteric fractures?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12;470(11):3067-76.

2. Sawaguchi T, Sakagoshi D, Shima Y, et al. Do design adaptations of a trochanteric nail make sense for Asian patients? Results of a multicenter study of the PFNA-II in Japan. Injury. 2014;45(10):1624-31.

3. Makki D, Matar HE, Jacob N, et al. Comparison of the reconstruction trochanteric antigrade nail (TAN) with the 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 (PFNA) in the management of reverse oblique intertrochanteric hip fractures. Injury. 2015;46(12):2389-93.

4. Pascarella R, Fantasia R, Maresca A, et al. How evolution of the nailing system improves results and reduces orthopedic complications: more than 2000 cases of trochanteric fractures treated with the Gamma Nail System. Musculoskelet Surg. 2016;100(1):1-8.

5. Fang C, Lau TW, Wong TM, et al. Sliding hip screw versus sliding helical blade for intertrochanteric fractures: a propensity score-matched case control study. Bone Joint J. 2015;97-B(3):398-404.

6. Knobe M, Drescher W, Heussen N, et al. Is helical blade nailing superior to locked minimally invasive plating in unstable pertrochanteric fractures?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12;470(8):2302-12.

7. Sahin EK, Imerci A, Kınık H, et al. Comparison of 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 (PFNA) with AO dynamic condylar screws (DCS) for the treatment for unstable peritrochanteric femoral fractures. Eur J Orthop Surg Traumatol. 2014;24(3):347-52.

責任編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