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朝多昏君,而清朝鮮有昏君」這種說法是否正確?

明朝多昏君來源於兩個方面:1、言官真敢罵。只要皇帝幹過的,我就敢罵;即使皇帝沒幹過的,我也敢罵。反正是你老祖宗讓我們“風聞奏事”。例如被罵成“嘉靖,家家淨也”的明世宗、被罵“酒色財氣”的明神宗,講真,世宗和神宗還算湊合的,家家淨和酒色財氣實在有點冤枉。嘉靖想修一個宮殿,被人指著鼻子罵集天下民脂民膏侍奉一人(富有四海不曰民之脂膏在是也,而侈興土木。)。至於他前一個皇帝武宗,豹房的名聲簡直快等同於紂王的酒池肉林外加炮烙活人的鹿臺了。

明神宗

2、文官真敢寫。和現在一樣,明朝文官退休之後老喜歡出書,可能是被立功立德立言的“三立”口號給荼毒的。到了明朝後期,法網是越來越寬了,讀書人日常黑一下先帝們實屬正常。例如《七修類稿》日常黑一下朱元璋,說元末明初的高僧守仁寫了一首感懷詩《題翡翠》,就被朱元璋興了文字獄,罪之不以善終。實際上別人守仁活的好好的。再比如仁宗又日常被黑,什麼仁宗死於後宮爭寵,一個妃子下毒害另外一個,沒想到被仁宗誤飲而亡。再比如萬貴妃在後宮大殺四方的就更不用說了。

嘉靖皇帝畫像

在清朝,文官敢罵“康麻子”嗎?文官敢寫一個“牛皮癬乾隆”嗎?種種在明朝的常規操作,在清朝基本就是墳頭蹦迪。我常常在想,如果把乾隆這種極端自戀型人格的皇帝放到明朝,會不會像仁宗一樣被言官們罵得生活不能自理?為什麼清朝這麼多明君呢?掩耳盜鈴罷了。康熙叫聖祖,乾隆叫高宗,還順便加了個十全老人,這一個個的都是被清朝“奴才”們慣的,一個人長期生活在阿諛奉承中,天天被叫做“主子”,不膨脹是不可能的。清朝有木蘭圍場避暑山莊,還有從康熙修到第二次鴉片戰爭的圓明園,直到慈禧了還有寧可修頤和園也不把錢花在海軍自強禦敵上邊。清朝為了修宮殿,找不到合用的百年老木把明朝皇陵拆了,最後又怎麼樣,只不過貢獻了一個撂地攤說相聲歌頌君臣相和的段子“偷墳掘墓斬立決,但是拿墳地上邊的東西不在此列”就是這個段子還是我大清行將就木的時候才有的,換了乾隆朝敢這麼說的早就抄家滅族了。(《君臣鬥》成書大約是在萬人迷之後,萬人迷是光緒年間人士。一般認為,相聲最早的祖宗在同治年間前後出現。相聲的歷史其實比一般人想象中短多了。乾隆都死了快一百年民間才敢大搖大擺的說調侃他的段子,乾隆朝氣氛如何,不言而喻。)

康熙畫像

明武宗想去南方玩,結果身體健壯精通騎射的小夥莫名其妙就落水身亡了,嚇得嘉靖半輩子不敢住皇宮萬曆一輩子不敢出北京城,你敢去南方看一看富庶江南是什麼樣,那好,大不了換個皇帝唄。

康熙乾隆屢次下江南有人敢問過勞民傷財嗎?清初三大案整的就是江南,對於滿清來說治國一定要多殺人,殺的越多越聖名,而且清朝比大明更具現代意識,鬼頭刀面前人人平等,不光平頭百姓要殺,讀書人的腦殼也一樣得砍了。換了大明,除了開國皇帝朱元璋誰敢隨便對讀書人下手,再看明朝天啟年間的發生的《五人墓碑記》背景是什麼,南方的士紳已經開始公然對抗北京政府了。明朝士大夫這個階層,皇帝都是惹不起的。但是,到了順治皇帝,江南三大案辦的真叫殘忍啊,這可是明朝一定做不出的。(順便說一下清初三大案,奏銷案、哭廟案、通海案。奏銷案是要把不掏錢納稅的士紳都收拾了,明亡就亡在士紳不納稅;哭廟案把士紳妄圖以孔孟大義之名把持中央政策的幻想都打絕了,從此“平時負手談心性”的清流掀不起風浪;通海案確實很冤,藉著私通鄭成功的名義又殺了一大批人。)

明朝昏君多,因為皇家把讀書人當人,讀書人不踩朱家兩腳都對不起聖賢書。

清朝的主子都是聖明的,因為清朝只有滿人才配當奴才,漢人連奴才都不如。漢人讀書人為了能競爭奴才,這個高階崗位擠破了頭,誰還敢說主子的長短。

乾隆畫像

十全老人有句名言:“太平盛世,既無奸臣又無名臣”。這老先生可是變著法兒,要把張廷玉這個三朝元老挫骨揚灰啊(乾隆收拾人最狠的一招就是抄家時追查文字,基本上只要不是文盲,都能從字縫裡都能找出罪來,乾隆追查張廷玉的文字基本就是奔著將他9置於死地的目的而去的)。張廷玉本人也是應了十全老人的那句話,張廷玉作為清朝唯一一個進了太廟的漢臣,一輩子留下的是什麼?被抄家的時候發現所有的文字無一紕漏,連一點對朝廷的評論都沒有,因為他當官這麼多年有關於朝廷政策的事居然啥都沒寫只有忠實的記錄下每一次朝廷對自己的恩賞,沒寫東西自然沒有紕漏,這就是在清朝取得為官最厲害成就的漢臣的一生。

曾國藩立像

而被近年來尊為“中國最後一個聖人”的曾國藩,在取得人生最大成就(平了太平天國)之後,面對區區一個天津教案束手束腳,曾公在天津教案面前最怕的是什麼?是損害了士人清譽沒法給皇上交代。這就是清朝為官成就最大的漢人名臣和“中國最後的聖人”的一輩子的尷尬,臣子都是這樣。所以說清朝不用黑,直接擺出事實來比一比就知道了。同樣的事,清朝做的和明朝對比差了幾個層次,不言而喻。大明還需要錦衣衛檢查百官,康雍乾三帝的時候,基本滿朝臣子都是皇帝的眼線,搶著給皇帝打小報告,密摺這個事的本質,就是督察百官讓滿朝文武人人自危,互相舉報。

再抖個機靈:

乾隆一生作詩4萬多首,居然沒有一首讓背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