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史上,廣西外向交通要道有哪些

摘 要:廣西交通發展歷史悠久。從現今考古發現的古人類遺址中可知,早在80萬年前廣西就已開始有人類居住了。自秦始皇統一嶺南後便在現今廣西地區分設桂林郡和象郡,此後歷經兩漢南北朝,到唐代時期桂、邕、柳、容州等重要市鎮已經興起;此後歷經五代、宋元明清等朝的建設,並最終形成了廣西現今的交通格局。古代這裡是越人活動的地區,也是中國古代對外交通比較發達的地區之一。

關鍵詞:廣西交通;絲綢之路;茶馬古道;中南半島

前言

廣西壯族自治區位於中國南部邊陲,南達北部灣,其他三面分別與國內的貴州、湖南、廣東、 雲南等省相鄰,西南則與越南毗鄰。各個朝代的廣西交通較前代均有發展,而隋唐以前廣西交通是形成階段,唐中後期,逐漸進入了成熟期。不論是陸路還是海路,廣西的交通在唐朝以後都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每條道路的走向基本都漸漸明朗起來。歷史上,廣西外向的交通要道主要有三條:第一條是海上絲綢之路(廣西段);第二條是茶馬古道和陸路絲綢之路向廣西的延伸路線;第三條是廣西與中南半島各國往來的通道。這三條路線在廣西的對外交通史甚至是在中國古代的交通史上都佔據著很重要的地位。

“海上絲綢之路”[](廣西段)

廣西東南部有天然的合浦、欽州兩大海港,這些港口西鄰交趾(今越南),東接廣東廉江、徐聞,東南面則是海南島,經瓊州海峽就可抵達湛江、廣州,地理位置十分優越,不僅具備了水深、避風以及便於停靠船舶的有利條件,而且還有以南流江水系構成的貨運通道,可以說是廣西的海上門戶和通道。從隋唐開始,南海諸國使者、商人都會通過合浦,欽州港登陸經廣西以北上到達各王朝的首都。

海上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國與外國交通貿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它主要有東海起航線和南海起航線兩條路線。海上絲綢之路形成於秦漢時期,發展於三國兩晉南北朝,繁榮於繼隋朝之後唐宋時期,明清時期因海禁政策而逐漸衰落,是已知的最為古老的海上航線。廣西北海合浦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港口之一,個朝代均有所變遷,到了今天,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開展,其又煥發出新的光輝。

海上絲綢之路始於漢代。據《漢書·地理志》記載:漢代對外航線有南海和印度洋兩條。中國海運貨物經中南半島沿岸,到達東南亞各國,後經馬六甲海峽抵達今天的斯里蘭卡,再經過印度向西轉運,輾轉至歐洲和地中海沿岸。海上絲綢之路是古代海道交通大動脈。特別是唐代之後,來往更加密切。海上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國海外貿易的連線延伸,可將其分三大航線,一是北部航線:由中國沿海港口至朝鮮、日本;二是南洋航線:由中國沿海港口至東南亞諸國;三為西洋航線:由中國沿海港口至南亞、阿拉伯和東非沿海諸國。廣西合浦、欽州兩港地理位置優越,具有重要的意義:

( 一) 合浦、欽州港是連結海上絲綢之路和西南絲綢之路的紐帶,是當時中國物資集散和對外貿易的重要口岸。

(二)合浦、欽州港中國海上對外交通的啟錨地,是漢代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港。

(三)促進了商品交流。

(四)文化交流。

就像“絲綢之路”的名稱那樣,海上絲綢與中國的瓷器一樣,成為當時一個東亞中原王朝強盛文明的象徵,中外經濟和文化的交流通過這一條海上通道得以完成,而廣西則擔任了中轉站的作用。

茶馬古道[]和陸路絲綢之路的延伸路線

一、陸路絲路的延伸路線。

西漢張騫出使西域各國後遠東中國傾國力向西拓展的機遇,通過絲路的交流與貿易在印度、東南亞、斯里蘭卡、中國、中東、非洲和歐洲之間迅速發展。無數新奇的商品、技術與思想來是源源不斷的歐亞非三洲的各個國家而促成了著名的絲綢之路。此後歷經數朝進入繁榮的唐代,西北絲綢之路再度引起了中國統治者的關注。絲綢之路新的商路支線被不斷開闢,“人們在青海一帶發現的波斯銀幣是目前中國境內最多的,這證明青海也隨著絲路的發展成為與河西走廊同等重要的地區,加上這一時期東羅馬帝國、波斯(7世紀中葉後阿拉伯帝國取代了波斯的中亞霸權)保持了相對的穩定,令這條商路再度迎來了繁榮時期”[]。此商路在唐中後期逐漸衰落,為南方的茶馬古代所替代。

陸路絲路發展到唐朝時可分為中、動、西三段:

東段是從洛陽、西安到玉門關、陽關,東段各線路的選擇,多考慮翻越六盤山以及渡黃河的安全性與便捷性;中段則從玉門關、陽關以西至蔥嶺;西段從蔥嶺往西經過中亞、西亞直到歐洲。三線均從長安出發,到武威、張掖匯合,再沿河西走廊至敦煌。

此時廣西有一條北上的交通線路,這是一條由“桂州(桂林)路北上長安(西安)的路程,即從桂州(今廣西桂林)北出永州(今湖南零陵)、衡州(今湖南衡陽)、潭州(今湖南長沙)、嶽州(今湖南嶽陽)再經江陵、襄州(今湖南襄樊)、鄧州(今河南鄧縣)等地,取道汝州(今河南臨汝)最終到達長安。”[]長安是陸路絲路的起點,因而廣西北上長安的路線就成為了陸路絲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茶馬古道的延伸路線

經過安史之亂後的唐朝開始衰落,西藏吐蕃越過崑崙山北進,侵佔了西域的大部;中國北方地區戰火連年,絲綢、瓷器的產量不斷下降,商人也唯求自保而不願遠行。唐以後中國經濟中心逐漸南移,因而相對穩定的南方對外貿易明顯增加,帶動了“茶馬古道”和海上絲綢之路的繁榮。

茶馬交易治邊制度從隋唐始,至清代止,歷經歲月滄桑近千年。其線路主要有兩條:“一條從四川雅安出發,經瀘定、康定、巴塘、昌都到西藏拉薩,再到尼泊爾、印度;另一條路線從雲南西雙版納、思茅等地出發,經大理、麗江、中旬、德欽,到西藏邦達、察隅或昌都、洛隆、工布江達、拉薩,然後再經江孜、亞東,分別到緬甸、尼泊爾、印度。”[]

據唐代商賈記載:“渝州(四川重慶)人侯弘仁自牂牁(貴州黃平)開道,經西趙(貴州遵義),出邕州(廣西田陽),以通交、桂”。[]唐朝之前廣西西部通夜郎大理等國的道路,在唐中晚期也得到了修繕。因此廣西在唐宋之際便已經形成了一條除了長安之外連線雲南、貴州以及四川的並與茶馬古道相連線的道路。這恰恰又是在南方茶馬古道興起和發展之時,因而邕州路的開闢,不僅加強了漢族與周邊三省少數民族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的交往,同時使其通過茶馬古道取得了西藏和中亞各國的聯絡。

廣西——中南半島諸國通道

秦始皇置象郡,其範圍包括今越南中部、北部及廣西西南部。按此,則當時廣西西南部與越南北部、中部地區已有路可通,廣西通往越南陸路交通已見端倪。 漢置九郡中交趾郡治龍編(今越南河內),九真郡治胥浦(今越南清華),南郡治西捲(今越南順化附近),三郡範圍大抵相當於今越南北部及中北部地區。交趾既成為漢王朝的一部分,則與中原的聯絡必不可少,而廣西則是其交流的一個重要的中轉站。唐朝以後歷朝廣西通往中南半島諸國的通道主要分為三條。

路線一:廣西境內出發經驩州(今越南榮市)-唐林州安遠縣(今越南廣平)-檀洞江(今越南廣治)。——朱崖(今越南承天)——王國城(今越南廣南)——小海(暹羅灣)——羅越國(今新加坡或柔佛)——大海。

路線二:廣西境內出發經自驩州西南——霧溫嶺(今越南河靜)——棠州(今寮國甘法)——文陽縣(今寮國卡帕一帶)——嫠嫠洞(今寮國境內湄南河)——內城(今寮國永珍)。

路線三、廣西境內出發經自驩州——陸真臘(柬埔寨)。

以上三條路線不僅是中國古代與中南半島各國交流的紐帶,同時為現今中國與東南亞各國的陸路交通路線奠定了重要基礎。

古代廣西是中國對外交通比較發達的地區,無論是海上對外交通,還是陸上對外交通,都有著獨具的自然和地理條件。廣西為作為邊疆省份,與東南亞各國進行交流和商貿活動,另外通過對海上絲綢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以及茶馬古道三條主要交通幹線的連線,不僅加強了內地與西南,西南與東南亞各國以及中亞南亞各國之間的聯絡,也為近代鐵路交通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參考文獻:

[1]班固(東漢):《漢書·地理志》。

[2]徐傑:《海上絲綢之路》,吉林文史出版社,2012年版。

[3]王炳華:《絲綢之路·考古研究》,新疆:新疆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4]金開誠:《千年茶馬古道》,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

[5]周去非(宋):《嶺外代答》。

[6]趙爾巽等:《清史稿》。

[7]廣西壯族自治區地方誌編纂委員會:

[8]盧葦:《中外關係史》,蘭州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