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他是中共情報系統“黃埔軍校”的學生,畢業後迅速成為傅作義文膽

文 | 周明

中共方面對平津戰役的戰略方向是立足於戰,儘量爭取和,不戰而屈人之兵歷來是政治軍事鬥爭的最高境界。因此,對傅作義的策反工作,很早就開始佈局了。除了傅冬菊、李炳泉以公開的中共黨員和傅作義接觸外,在傅作義身邊還有一位潛伏很深的地下黨員——閻又文。

閻又文,傅作義的幕僚祕書

1938年,在傅作義部隊的中共地下黨員潘紀文將他祕密發展為中共地下黨員。1939年11月閻又文在延安七裡鋪訓練班(也就是中共情報系統的“黃埔軍校”)第二期結業後,被中共西北局社會部安排到國民黨西北軍閥馬鴻逵部隊,再找機會轉入傅作義部。閻又文與傅作義是山西榮河同鄉,逐步取得傅作義的信任後,在傅作義處擔任文書,祕書、升任少將新聞處長、《奮鬥日報》社長、華北“剿匪”總司令部政工處副處長。他是傅作義最信任最器重的幕僚,就連1946年10月傅作義攻佔張家口後在《奮鬥日報》上發表的那封著名的致毛澤東的公開信,都是閻又文起草的,堪稱是傅作義的文膽。同時他也是中共在傅作義系統內潛伏最深的地下黨員,他的臥底身份只有中共最高層的極少數人掌握,甚至到新中國成立以後他的地下黨員身份都始終沒有公開。

1949 年 1 月 16 日,北平(今北京)解放前夕,正在聯合巡邏的當地治安監督員、憲兵和警察

平津戰役時,天津解放後,閻又文接到了解傅作義動向的指示,報告了傅作義計劃的三條道路:一、南撤;二、西撤;三、固守北平。但究竟傾向哪一條路,決心難下。於是,閻又文力勸傅作義,我部非蔣介石嫡系,投靠蔣絕非上策,如今丟掉整個華北,老蔣怎能放過你。西撤道路又被解放軍切斷,固守更不可能抵抗解放軍的進攻,而且北平文化古城將遭到毀滅性破壞,將成為千古罪人。然後閻又文指出第四條道路——跟共產黨談判。

根據黨的指示,閻又文對傅作義展開了大力的攻心工作,最終成功爭取傅作義起義。後來,閻又文曾代表傅作義與中共和談。1949年1月22日下午6時30分,閻又文以華北“剿匪”總司令部政工處副處長的身份,正式宣佈北平和平協議和傅作義的文告。

直到2009年北平和平解放60週年,北京市檔案館舉辦“北平和平解放史料展”,閻又文的名字才第一次與劉厚同、何思源、傅冬菊三人並列為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他在北平和平解放過程中的貢獻才逐漸為人所知。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