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冤案當事人黃家光洗冤四年後涉盜竊案,警方:已投案,正調查

四年前,曾遭羈押17年的海口人黃家光被海南高院宣告無罪,而近日因涉嫌一起盜竊耕牛案被抓。

黃家光被抓現場 海南特區報 圖

據海南當地媒體報道,12月5日,海口市秀英區東山派出所接警後現場抓獲三名盜牛嫌疑人。當天下午,又有一名盜牛嫌疑人投案自首,這個人是當地家喻戶曉的“名人”黃家光。

12月7日,東山派出所所長邱榮標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證實了黃家光投案的訊息,並表示該案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1994年,東山鎮新嶺衝村發生一起鬥毆事件,導致隔壁村一村民死亡。後來,黃家光被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直至2014年9月,海南高院宣佈黃家光無罪,之後他獲得160萬元的國家賠償金。

獲釋後,黃家光回到東山鎮新嶺衝村,修建樓房,迎娶新娘,當上了農莊的總經理……令人意外的是,僅四年光景,他再一次被抓。

得知黃家光涉嫌盜竊的訊息,首發黃家光冤案的前《海南特區報》記者凌利生痛心不已,他感慨:被冤入獄的17年,黃家光感染了很多不正確的人生觀,加之他長期與社會脫軌,“昭雪後突然變成財大氣粗的土豪”,一些社會閒雜人員整日捧著他,為此沾染了酗酒賭博等惡習。錢財揮霍後,他就與這些社會閒雜人員結夥作案。

“第三次作案”

12月5日早上,新嶺衝村村民黃家勇送孩子去幼兒園回來,準備去山上放牛。他走到牛圈,發現剛買幾天的鐵鎖被撬開,裡面兩頭大牛和一頭小牛全都不見了。

村民黃家勇家的牛圈鐵鎖被撬開。

澎湃新聞記者 明鵲 攝

此前半個月,新嶺衝村不少牛陸續被盜,有些牛在山坡上被找了回來,但黃家勇找遍了整個村子也沒找到。

上午11點,在靠近G224國道往三亞方向的42公里處,距離約100米遠的一條小道上,黃家勇看見了一輛卡車和一輛小車。他躲在灌木叢裡,發現了他家的三頭牛,正在被幾個男人趕上卡車——三四個外村人,以及本村的黃家光。

黃家勇打電話報警後,跑過去阻攔。黃家光看到黃家勇衝過來,偷偷地溜到小車後面,很快逃走了。當民警來到現場時,只剩三個買牛的外村人,他們隨後被帶到東山派出所。

當天下午3點多,黃家光知道逃不掉,打電話投案自首。據《海南特區報》報道,黃家光向派出所民警供述稱,這是他第三次作案,一次偷兩頭牛,三次共六頭牛。 他負責將牛牽到約定地點,讓聯絡好的同夥用車將牛運走。他的作案地點都選擇在村子裡,白天閒逛踩點,後半夜去牽牛。

黃家光新修的樓房。偷牛的當天晚上,有村民看到二樓深夜還亮著燈。 澎湃新聞記者 明鵲 攝

《海南特區報》報道稱,6日上午,民警押著黃家光以及3名同夥前往案發現場進行指認,接下來將按法律程式辦理。

“村裡的富人”

黃家勇說起黃家光,稱他是村裡的“富人”。2014年9月,黃家光無罪獲釋後,國家賠償金160萬元,村裡一時沸沸揚揚。

黃家勇也是新嶺衝村村長,他告訴澎湃新聞,村裡四百多口人,有些外出打工,有些在家裡種蔬菜瓜果,“多數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剛開始回來時,黃家光抽中華煙,脖子上的金項鍊閃閃發光。經常有人找他去玩、賭,很多人請他吃飯,其實是想向他借錢。但黃家光都不借,唯一借出的一筆錢是2015年春天給了大哥黃家達蓋房子的42萬。

2016年10月,黃家光與小他15歲的女子杜文結婚。在家裡擺了二十桌酒席,請全村的人都來喝喜酒,酒席一直襬到了隔壁“黃氏祠堂”門口。

談起這場婚姻,黃家光大嫂認為夫妻倆有些疏離。她說,結婚兩年來,杜文待在家裡的時間很少,經常住一個晚上就走。她問杜文為什麼不回家,杜文說家裡太冷清,她孃家熱鬧一些。

結婚後,夫妻倆在前媒體人凌利生的農莊上班,併入股十幾萬元。黃家光當時出任總經理,夫妻倆每個月工資6000元。但到2017年4月,夫妻倆都離開了農莊。凌利生說,黃家光上班時間曾連續半個月在鎮上打麻將,甚至下班後用紙箱裝走過農莊的幾隻雞。

離開農莊不久,黃家光脖子上的金項鍊,手上的金戒指,包括平時開的電動摩托車都不見了。大哥黃家達至今不知道,弟弟何時把錢用完了。他對黃家光很失望,早前曾勸他把錢存到銀行,但黃家光就是不聽。

12月3日,黃家達還問過弟弟黃家光,“村裡丟的牛是不是你偷的?”

黃家光回答說,“不是,神經病才去偷牛。”

“鼓勵他改過自新”

黃家光投案的前五天,新嶺衝村民黃舉山的牛也被偷了。他在後山的樹林裡找到他家的牛,拴在一棵乾枯的小樹墩上。三天過後,隔壁嶺尾村村長的兩頭牛也被栓在這顆小樹墩不遠的地方。

村民都無法理解:怎麼會有這麼笨的偷牛賊?

12月8日,黃舉山坐在小賣部,說起黃家光情緒激動。他說黃家光被宣佈無罪以前,他多次陪同其父親黃舉志申訴,並當他無罪辯護的證人。

黃舉山記得,1994年案發前,他和黃家光都是小工,他們一起幹活時,黃家光活幹得很好。他沒想到如今變成這樣。

10月5日中午,得知黃家光跑了後,黃家達夫婦打電話給弟弟,說他逃不掉的,讓他趕緊回來自首。黃家光自首前,跟大嫂說身上的衣服髒了,讓哥哥送幾件衣服過去。

10月8日,黃家達坐在凳子上,頹喪著臉對澎湃新聞記者說,“我們都沒臉見人”。

曾多次幫助黃家光的凌利生得知他涉案的訊息後,非常痛心,痛心之餘又覺得他太可憐。他呼籲媒體和公眾“本著治病救人的目的,尋找他劣根所在原因”,鼓勵黃家光改過自新,過好自己的下半生。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