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秦可卿:人前戴著面具強顏歡笑,人後獨處鬱鬱寡歡_賈珍

本文來源於:時光雕刻的蘿蔔花

秦可卿,她是一個被符號化了的人。

一提到她,讀者們恐怕滿腦子都是她的美貌嫋娜和風流韻事。

關於她的神祕身世,有心人們頗多探軼。倒是她的個性,很少有人去關注。

人們忽略了,僅憑美貌,如何能贏得兩府上下所有人心,以至於在她死後,人人悲嚎痛哭。

長輩想她的孝順,平輩想她的和睦親密,小輩想她的慈愛,連下人僕從們,都想她“憐貧惜賤,慈老愛幼之恩”,可見她為人處世之周全妥帖。

她的才幹也是首屈一指的。

否則成不了老人精賈母“重孫媳婦裡第一得意之人”,成不了眼高於頂的鳳姐惺惺相惜的閨蜜,她託夢給鳳姐的那一段囑託與提點,其見識已遠在鳳姐之上。

這無疑是一個美貌與聰明並舉的女子。

兼具了寶釵的明媚鮮妍與黛玉的風流嫋娜之美,情商見識都是一流。

除了眾所周知的那點桃色事件外,如果一定要說她的缺點,那就是她太過聰明。

聰明的人,都敏感。

別人看不出的她看得出,別人覺不到的她覺得到,她的心像一架高清攝像機,什麼也瞞不過她去。

最善於揣摩別人的心思,知道給別人搭臺階,留後路,說話辦事穩妥恭謹,討人喜歡。

秦可卿正是如此為人,所以才得到了闔府人心。

敏感的人,都心重。

她的感受太細膩豐富,他人的一個眼神,隨口而出的一句話,該在乎不該在乎的,她都在乎。

如果秦氏的身世真的大有來頭,因故寄身賈府心中便難免鬱郁。

人們若對她有些微的不恭,她會無限放大;而反過來,對她小心翼翼的體貼照顧,也會成為她的負擔。

她病了後,鳳姐來看時,她說:你們一大家子人沒有不疼我的,沒有不和我好的,可是看樣子我是沒機會報答你們了。

言下十分過意不去。真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

心重的人,都不容易健康快樂。

他們在乎的東西太多,內耗嚴重,時間一長,身心俱疲。

一件小事都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秦可卿,用今天的話說,是典型的“完美型人格”,這樣的人活得累,在別人眼裡光芒萬丈,而內心早已不堪重負。

人前戴著面具強顏歡笑,人後獨處時鬱鬱寡歡。

她病了後,婆婆尤氏曾這樣評價她:“雖則見了人有說有笑,會行事兒,他可心細,心又重,不拘聽見個什麼話兒,都要度量個三日五夜才罷。這病就是打這個秉性上頭思慮出來的。”

果然,給她看病的張友士也證實了這一點。

張友士臨走時說:這病也不是一天兩天得的了,吃了這藥也要看醫緣了。

聽起來高深,其實就是說“心病難醫”。

秦可卿也深知這一點,她自己說:哪怕是神仙來了,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內心十分悲觀脆弱。

她的敏感多思,比黛玉猶甚。那麼,對於感情的依賴,也應該比旁人嚴重。

所以,她和賈珍之間的感情,也不僅僅只是床笫之歡那麼簡單。

單看她死後,賈珍毫不遮掩的悲痛,“恨不能代秦氏之死”的不管不顧,就知道,他是結結實實愛她的。

可惜不倫之戀終究難有棲身之地,秦可卿唯有以死了結這段孽緣。

焦大醉罵那次,書裡已經明說焦大“越發把賈珍都說出來”了,可是大家的反應很奇怪,連賈蓉都能裝作沒聽見。

當時,秦可卿也在場,當焦大粗暴地撕下了她和賈珍的遮羞布時,她發現大家保持著奇怪的緘默,這比焦大罵出來的話更要命。

原來,自己與公公的醜事,早已不是什麼祕密------最要面子的秦可卿,那種驚恐程度,不難想象。

她很快就病了。連婆婆尤氏都說:“她這個病得的也奇。”

緊接著不久又發生了一件雪上加霜的事,弟弟秦鍾在學堂裡捱了打受了氣,又將夾雜著的不乾不淨的話,都如數告訴了她。

這又一次觸動了她的心病,又惱又氣,乾脆連飯都吃不下去了。

至少在字面上,她的病因與此類事情有關。

再有其它更深層次的原因,“前人之述備矣”,不做贅述。

秦可卿的判詞裡用的最多的字是“情”字,這個“情”即私情。

雖然大書特書她生病的全過程,她的原裝死法,應該是私情被撞破後羞憤自縊。

在紅樓夢中,秦可卿一以貫之的是她緊繃敏感的個性。

她要強到什麼地步?

賈敬壽辰時見她沒來,最瞭解她的鳳姐,就知道她病得不輕:“我說他不是十分支援不住,今日這樣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扎掙著上來。”

尤氏才說道:其實她上次出來參加聚會就是強撐著來的。

秦可卿是隻要有一分氣力,也不肯失了禮數叫人議論的人。

一直到最後,她“臉上身上的肉全瘦幹了”,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還跟前來探望的鳳姐說:

“嬸子回老太太、太太放心吧。昨日吃了老太太賞的棗泥餡的山藥糕,我倒吃了兩塊,倒像克化的動似的。”

這是個善意的謊言,那麼粘膩的東西,她怎麼可能有胃口吃?

即使吃了,恐怕也是為了不拂好意而已。

她永遠會顧及對方的感受,克己悅人。

以她的這種個性,即使不自縊,也難長壽,她最終會被自己的聰明內耗致死。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說的就是秦可卿這一類人。

她們頂著“聰明”的名號行走於世間,卻過於依賴外界給予的感情,太在意別人眼裡的自己,凡事要完美,不接受人生一點些微的破損,永遠悲觀。

這哪裡是聰明,充其量是庸人自擾的聰明。

真正的聰明,是看得寬,想得開,放得下,過得去。

如果這種境界達不到,那就寧可笨一點,遲鈍一點,秦可卿式的聰明,還是免了吧。

-------------------

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與我們聯絡,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謝謝!E-mail:[email protected],電話:0377-62751636。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